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大陆委员会

自由时报专访

  • 日期:108-01-13

自由时报专访全文连结
2016-10-17

记者邹景雯/专访

蔡英文总统十月十日讲话续以「尊重一九九二年两岸两会会谈的历史事实」回应中国「九二共识」要求,台大国发所教授、前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受访指出,「九二香港会谈」的核心争议是北京要「一个中国原则」,我方要「一中各表」,各表的「一中」就是中华民国,否则接受「一中」就等於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治,最後双方无法达成共识。他认为,北京至今仍不愿意面对中华民国的存在,才造成两岸今天的僵局,这个责任在北京。面对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是北京当局无法回避的考题。
陈明通主委接受《星期专访》之访问(记者方宾照摄)
(记者方宾照摄)

 

问:自五二○政党轮替至今,中国仍纠结於所谓的「九二共识」,坚持以此做为今後两岸能否重续对话的前提,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今年七月十二日中共中央台办网站刊登〈「九二共识」的由来〉一文,这是个人印象中,中共官方第一次比较详细的说明他们为什麽认为有所谓的「九二共识」。站在理性讨论的立场,我们欢迎这样的说明,不过我必须明确的指出其中的结论「至此,双方都认为经过协商达成了共识。这一共识後来被称为『九二共识』。」是错误的,不符合当初的历史事实。

这一结论是依据该文前一段的陈述:「十一月十六日,海协会致函海基会,……并提出海协会口头表述的意见为:『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努力谋求国家统一。但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一个中国的涵义。本此精神,对两岸公证书(或其他商谈事务)加以妥善解决。』该函以附件的方式,将海基会在香港提出的第八种表述方案附在函後,作为双方彼此接受的共识内容。十二月三日,海基会回函对此未表示任何异议。」所归结得来的。

但是,这一段陈述提到十一月十六日,海协会致函海基会,提出了口头表述「一中原则」的上述新方案,这一方案是有别於海协会在香港所提出的五个方案,可以简称为第六方案;同时附上海基会在香港所提的第八方案,希望我方能够「确认这是台湾方面的正式意见」。

假如我方海基会十二月三日的回函,对此真的未表示任何异议,或进一步加以确认,那或许可以说双方达到如何各自表述「一中原则」,即我方表达海基会在香港所提第八方案,对方表达海协会来函所提第六方案的共识。但事实是十二月三日海基会的回函,虽未明确表示是否接受海协会提出的第六方案,却重申我方要以十一月三日海基会新闻稿所提出的第九个方案来表示,即「我方将根据『国家统一纲领』及国家统一委员会本年八月一日对於『一个中国』涵义所作决定,加以表达」,而且强调「我方此项立场及说明亦迭次阐明」,台港及大陆媒体都有报导。

二回合谈判不了了之 哪来九二共识

你可以说你认为我方对海协会的第六方案没有表示意见,是「对此未表示任何异议」;但怎麽可以说你要我方确认第八方案,我方没有表示意见?并进而推论是确认的意思?事实上,我方怎会没有表示意见呢?我方回函表示要以第九方案来表述,就是否定了来函要求确认的第八方案。理论上海协会应该针对海基会十二月三日的回函,再来函表示是否同意我方的第九方案表述,或坚持我方需采第八方案,但结果没有,整个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这如何能说「至此,双方都认为经过协商达成了共识」,而认为有「九二共识」的存在?

问:所以十一月十六日、十二月三日双方书信往返,应该算是第二回合的谈判?

答:是的,你可以这样说,第一回合是双方在香港面对面的谈判,第二回合谈判是後来双方书信的往来。所以有第二回合的谈判,是因为第一回合谈判破裂。既然第一回合谈判破裂,双方都没有接受彼此所提出的表述方案,第二回合谈判只好一切归零重新议价,重新提出新方案。所以十一月十六日海协会来函提第六方案,我方十二月三日回函提第九方案,取代对方属意的第八方案。结果双方都未加以确认表示接受,整个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我们才会因此认为没有「九二共识」。

至於对方为什麽没有接受我方新提出的第九方案?个人猜测第九个方案我方要以「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华民国,其主权及於整个中国,但目前之治权,则仅及於台澎金马。台湾固为中国之一部分,但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来表述「一个中国」,北京无法接受。这就是我日前在一项研讨会所说的,北京不愿面对中华民国的存在,所以才没有「九二共识」的原因。

问:您日前曾在研讨会上提到「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就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请进一步说明。

答:我当时的本意是,就中共而言,「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北京一直坚持有所谓的「九二共识」,但事实是我前面所说的没有共识;北京想退一步认为,一九九二年双方对如何表述「一个中国原则」讨论过,各自也提出如何表述的方案,这是事实,因此即使各自表述的方案最後没有达到共识,但是讨论要如何表述「一个中国原则」,前提是有「一个中国」在那里,所以北京认为「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只要确认这个核心意涵就好了,不要在如何各自表述、有无各自表述上缠斗。

正视中华民国存在 才能打破僵局

问题是我方认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国际社会普遍认知的「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这个「中国」,我们如果不加异议就接受这个「中国」,那等於承认我们属於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上代表我们。这是绝大多数台湾人民所无法接受的,这也是国民党内部对有没有「一中各表」,要不要「一中各表」发生争议的原因。换句话说,即便国民党认为有「九二共识」,认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像吴敦义、郝龙斌这些人都坚持它的前提必须是「一中各表」,而我方要表的「一中」就是中华民国;也就是,没有「一中各表」就不能接受北京所提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更反对「一中同表」,因为北京不会跟你同表「中华民国」。

问:问题是北京也不会让你「一中各表」,或让你把「一中」表成中华民国的?

答:是的。前述我方所提的第九方案就是要将「一中」表述为中华民国,而为北京所拒绝。北京充其量只让你「各表一中」,而且仅止於表达对一中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不能对一中的内涵有具体提法,也就是只能提第八方案。前述国台办〈「九二共识」的由来〉一文就明白指出,「海协会研究了海基会的第八种表述方案,认为这个方案表明了台湾方面谋求统一、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虽然海基会提出『对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但没有具体论述台湾方面的看法,因此,可以考虑与海基会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达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

所以我说没有「九二共识」。国民党坚持「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一中」就是中华民国,北京从来没有同意过,只沦为国民党在「自说自话」。不过我觉得这个责任在北京,北京至今不愿意面对中华民国的存在,才造成两岸今天的僵局。而国内对中华民国有一定程度的共识,蔡总统在其就职演说中已表明,「新政府会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两岸事务。」因此,北京如果愿意面对中华民国的存在,我相信两岸应该可以走出一番共存共荣的美好未来。

北京回应态度 数十年都没进步

问:总统今年双十讲话,也特别呼吁北京当局正视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两岸应该尽快坐下来谈。可是,国台办透过新闻稿的回应,好像并不领情,您怎麽看?

答:我看过国台办这篇新闻稿,北京好像气急败坏似的,一听到我们要其正视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就急着转移话题,指责我们「搞台独」。这更证明他们没有办法面对中华民国,跟数十年前「九二香港会谈」时的态度如出一辙,这麽多年来都没有进步。「九二香港会谈」的核心争议是北京要「一个中国原则」,我方要「一中各表」,各表的「一中」就是中华民国,否则接受「一中」就等於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治,台湾如同香港的「一国两制」地位。此一争议如我前面所谈,即使到了第二回合谈判,都无法达成共识,最後不了了之,所以我们认为没有所谓的「九二共识」,只有九二年两会会谈的上述历史事实。

最後我必须强调,面对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是北京当局无法回避的考题,藉口「搞台独」,不愿意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强迫我方接受「一个中国原则」,要求统一在其旗帜底下,一副「顺我昌、逆我亡」的霸道态度,才是一条走不通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