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大陸委員會

自由時報專訪

  • 日期:108-01-13

自由時報專訪全文連結
2016-10-17

記者鄒景雯/專訪

蔡英文總統十月十日講話續以「尊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回應中國「九二共識」要求,台大國發所教授、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受訪指出,「九二香港會談」的核心爭議是北京要「一個中國原則」,我方要「一中各表」,各表的「一中」就是中華民國,否則接受「一中」就等於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最後雙方無法達成共識。他認為,北京至今仍不願意面對中華民國的存在,才造成兩岸今天的僵局,這個責任在北京。面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是北京當局無法迴避的考題。
陳明通主委接受《星期專訪》之訪問(記者方賓照攝)
(記者方賓照攝)

 

問:自五二○政黨輪替至今,中國仍糾結於所謂的「九二共識」,堅持以此做為今後兩岸能否重續對話的前提,您對此有何看法?

答:今年七月十二日中共中央台辦網站刊登〈「九二共識」的由來〉一文,這是個人印象中,中共官方第一次比較詳細的說明他們為什麼認為有所謂的「九二共識」。站在理性討論的立場,我們歡迎這樣的說明,不過我必須明確的指出其中的結論「至此,雙方都認為經過協商達成了共識。這一共識後來被稱為『九二共識』。」是錯誤的,不符合當初的歷史事實。

這一結論是依據該文前一段的陳述:「十一月十六日,海協會致函海基會,……並提出海協會口頭表述的意見為:『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涵義。本此精神,對兩岸公證書(或其他商談事務)加以妥善解決。』該函以附件的方式,將海基會在香港提出的第八種表述方案附在函後,作為雙方彼此接受的共識內容。十二月三日,海基會回函對此未表示任何異議。」所歸結得來的。

但是,這一段陳述提到十一月十六日,海協會致函海基會,提出了口頭表述「一中原則」的上述新方案,這一方案是有別於海協會在香港所提出的五個方案,可以簡稱為第六方案;同時附上海基會在香港所提的第八方案,希望我方能夠「確認這是台灣方面的正式意見」。

假如我方海基會十二月三日的回函,對此真的未表示任何異議,或進一步加以確認,那或許可以說雙方達到如何各自表述「一中原則」,即我方表達海基會在香港所提第八方案,對方表達海協會來函所提第六方案的共識。但事實是十二月三日海基會的回函,雖未明確表示是否接受海協會提出的第六方案,卻重申我方要以十一月三日海基會新聞稿所提出的第九個方案來表示,即「我方將根據『國家統一綱領』及國家統一委員會本年八月一日對於『一個中國』涵義所作決定,加以表達」,而且強調「我方此項立場及說明亦迭次闡明」,台港及大陸媒體都有報導。

二回合談判不了了之 哪來九二共識

你可以說你認為我方對海協會的第六方案沒有表示意見,是「對此未表示任何異議」;但怎麼可以說你要我方確認第八方案,我方沒有表示意見?並進而推論是確認的意思?事實上,我方怎會沒有表示意見呢?我方回函表示要以第九方案來表述,就是否定了來函要求確認的第八方案。理論上海協會應該針對海基會十二月三日的回函,再來函表示是否同意我方的第九方案表述,或堅持我方需採第八方案,但結果沒有,整個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這如何能說「至此,雙方都認為經過協商達成了共識」,而認為有「九二共識」的存在?

問:所以十一月十六日、十二月三日雙方書信往返,應該算是第二回合的談判?

答:是的,妳可以這樣說,第一回合是雙方在香港面對面的談判,第二回合談判是後來雙方書信的往來。所以有第二回合的談判,是因為第一回合談判破裂。既然第一回合談判破裂,雙方都沒有接受彼此所提出的表述方案,第二回合談判只好一切歸零重新議價,重新提出新方案。所以十一月十六日海協會來函提第六方案,我方十二月三日回函提第九方案,取代對方屬意的第八方案。結果雙方都未加以確認表示接受,整個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我們才會因此認為沒有「九二共識」。

至於對方為什麼沒有接受我方新提出的第九方案?個人猜測第九個方案我方要以「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但目前之治權,則僅及於台澎金馬。台灣固為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來表述「一個中國」,北京無法接受。這就是我日前在一項研討會所說的,北京不願面對中華民國的存在,所以才沒有「九二共識」的原因。

問:您日前曾在研討會上提到「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就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請進一步說明。

答:我當時的本意是,就中共而言,「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北京一直堅持有所謂的「九二共識」,但事實是我前面所說的沒有共識;北京想退一步認為,一九九二年雙方對如何表述「一個中國原則」討論過,各自也提出如何表述的方案,這是事實,因此即使各自表述的方案最後沒有達到共識,但是討論要如何表述「一個中國原則」,前提是有「一個中國」在那裡,所以北京認為「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只要確認這個核心意涵就好了,不要在如何各自表述、有無各自表述上纏鬥。

正視中華民國存在 才能打破僵局

問題是我方認為「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國際社會普遍認知的「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這個「中國」,我們如果不加異議就接受這個「中國」,那等於承認我們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上代表我們。這是絕大多數台灣人民所無法接受的,這也是國民黨內部對有沒有「一中各表」,要不要「一中各表」發生爭議的原因。換句話說,即便國民黨認為有「九二共識」,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像吳敦義、郝龍斌這些人都堅持它的前提必須是「一中各表」,而我方要表的「一中」就是中華民國;也就是,沒有「一中各表」就不能接受北京所提出「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更反對「一中同表」,因為北京不會跟你同表「中華民國」。

問:問題是北京也不會讓你「一中各表」,或讓你把「一中」表成中華民國的?

答:是的。前述我方所提的第九方案就是要將「一中」表述為中華民國,而為北京所拒絕。北京充其量只讓你「各表一中」,而且僅止於表達對一中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不能對一中的內涵有具體提法,也就是只能提第八方案。前述國台辦〈「九二共識」的由來〉一文就明白指出,「海協會研究了海基會的第八種表述方案,認為這個方案表明了台灣方面謀求統一、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雖然海基會提出『對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但沒有具體論述臺灣方面的看法,因此,可以考慮與海基會各自以口頭方式表達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態度。」

所以我說沒有「九二共識」。國民黨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中」就是中華民國,北京從來沒有同意過,只淪為國民黨在「自說自話」。不過我覺得這個責任在北京,北京至今不願意面對中華民國的存在,才造成兩岸今天的僵局。而國內對中華民國有一定程度的共識,蔡總統在其就職演說中已表明,「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因此,北京如果願意面對中華民國的存在,我相信兩岸應該可以走出一番共存共榮的美好未來。

北京回應態度 數十年都沒進步

問:總統今年雙十講話,也特別呼籲北京當局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兩岸應該盡快坐下來談。可是,國台辦透過新聞稿的回應,好像並不領情,您怎麼看?

答:我看過國台辦這篇新聞稿,北京好像氣急敗壞似的,一聽到我們要其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就急著轉移話題,指責我們「搞台獨」。這更證明他們沒有辦法面對中華民國,跟數十年前「九二香港會談」時的態度如出一轍,這麼多年來都沒有進步。「九二香港會談」的核心爭議是北京要「一個中國原則」,我方要「一中各表」,各表的「一中」就是中華民國,否則接受「一中」就等於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台灣如同香港的「一國兩制」地位。此一爭議如我前面所談,即使到了第二回合談判,都無法達成共識,最後不了了之,所以我們認為沒有所謂的「九二共識」,只有九二年兩會會談的上述歷史事實。

最後我必須強調,面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是北京當局無法迴避的考題,藉口「搞台獨」,不願意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強迫我方接受「一個中國原則」,要求統一在其旗幟底下,一副「順我昌、逆我亡」的霸道態度,才是一條走不通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