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大陸委員會

1998年03月

中共「國防部長」遲浩田訪日之行的意涵

二、中共「國防部長」遲浩田訪日之行的意涵
  停頓14年之久的「中」日軍事交流,繼1997年秋天江澤民訪美、李鵬訪日後,今春中共又開始推動高層對日軍事外交。在日方的殷邀下, 2月3日至8日中共「國防部長」遲浩田率軍事將領團赴日訪問 6天,之後並續訪澳洲、紐西蘭和裴濟等國。這是中共為擺脫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外交困境後的再出發,爭取主動,並企圖在兩岸外交攻防戰中增添籌碼。遲浩田此行肩負向鄰國解說中共的國防政策,以消除鄰國對其增強國防戰力產生「中國威脅論」的疑慮;並為美日防衛新指針中有關日本周邊事態發生時,是否包括臺海問題向日本施壓;逼日本對臺海有關事態不要干涉,企盼防止「臺獨」勢力之增長。尤其在亞洲金融風暴尚未解除之際造訪日本,更顯示對日本的重視,希望借助日本的經濟實力,續予中共在資金技術市場採購等方面提供協助。
  遲浩田一行除拜會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外相小淵惠三、防衛廳長官久間章生、自民黨幹事長加藤紘一、政調會長山崎拓等日方高層要員外,還參觀自衛隊陸海空基地及演習;並假防衛研究所發表「中共國防政策」演說,對雙方高層軍事交流如艦隊互訪、人員交流等事宜做出協議,這是雙方首創。一些歧見如:歷史問題、臺灣問題、防衛新指針涵蓋範圍問題等,也在求同存異的和諧氣氛中暫予擱置。

遲浩田此次訪日之行的意涵:

(一) 平衡「中」美關係:
  此次遲浩田的訪日雖係1997年11月李鵬 訪日時與橋本首相當面敲定者。然溯其源,應是在1997年江 澤民訪美(十月二十六日至十一月三日)前後中共方面即有此 議。中共考量美「中」關係已獲改善,而「中」日關係則有 待加強,以為平衡雙邊關係的一種權宜措施。而日本方面的 考量,則是不願看到「中」美關係改善後,而日「中」關係 明顯落後的一種迎頭趕上的心理作用。因此日方亦積極邀請 遲浩田能訪日一行,在雙方均有意願之下,遂一拍即合。 (按:遲浩田曾于1997年十二月訪問過美國,1997年 四月訪問過俄羅斯。)
(二) 解釋中共北韓關係:
  遲浩田在會見橋本首相時,除當面請求 日本在經濟方面多予中共協助,同時強調中共目前並無和北 韓有任何軍事交流的行動(日本經濟新聞、讀賣新聞 、朝日新聞,1998.2.6)。顯示中共目前仍然著重經 濟建設,而不希望挑起緊張關係或戰爭,故刻意與北韓這顆 不定時炸彈保持一定程度的距離,以換取美日的信賴。
(三) 瞭解臺海局勢:
  西方輿論認為遲浩田是江澤民的堅強支持者 ,在「統一臺灣」的問題上持較溫和立場。遲訪美後,續訪 日、澳、紐、裴等國,顯示解放軍在對臺與涉外事務上扮演 一定的角色,其在對臺決策上之影響力逐漸增加。而共軍主 管臺海地區的「南京軍區司令員」陳炳德中將亦在團員中, 可以窺探此行亦有互探虛實,相互「摸底」的企圖。
(四) 顯示國防「透明度」:
  遲浩田雖披著和平外衣,四出活動。 然西方輿論,尤其英法澳等國對日「中」雙方軍事交流的前 景,普遍不表樂觀(英國、法國廣播電臺,1998.2.3.)。 由於雙方國體不同、利益衝突,猜疑難解,互信不易。日本 希望透過雙方軍事交流而提高中共國防的「透明度」。對此 ,一般不表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