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大陸委員會

2002年

三十八、 陳總統接受中央廣播電台專訪全文

三十八、陳總統接受中央廣播電台專訪全文
 
<國家願景>

        很多事情是歷史上的第一次,這是最困難的。過去我擔任台北市長,是三十餘年來首次由在野黨出身的人擔任院轄市市長,擔任首都的市長,過去也沒有慣例及經驗的累積,就像我一上任,捷運木柵線就動也動不了、火燒車、爆胎,所謂捷運沒有明天,大家沒有任何的奢望何時通車營運,我已經當選了,就必須面對這樣的問題,怎麼辦?最後,我們還是可以通車,沒有馬特拉,我們自己拉,最後也拉動了,很多事情就是如此,從不可能變為可能,我們必須要完成很多不可能的任務。所以今天,我做中華民國、做兩岸華人社會第一位經過民主選票、政黨輪替的國家元首,當然我的責任很大,我必須證明,我也必須要以具體表現讓所有國人同胞、兩岸社會人民了解到,這是對的,這種用愛、用民主的選舉完成政黨輪替,讓台灣成為真正民主國家,這樣的選擇是對的。國家要進步,就不能再走回頭路,民主政治的真諦就是政黨可以輪替的政治,不是一黨執政,不是一黨永遠執政,有在野黨,而在野黨有可能成為執政黨,我們認為民主的精神及價值就在於此。所以,我必須證明,阿扁做總統,軍隊可以國家化,情治單位可以更法治化,新聞自由可以獲得進一步的確保及維護,阿扁要證明給大家看,阿扁做總統,國家更安全,阿扁做總統,兩岸關係上阿扁站在國家及人民的利益,國家的主權、尊嚴與安全,我們在捍衛這塊土地,但是兩岸關係必須要改善,我們必要做到善意的和解,積極的合作,永久的和平,我們不輕啟戰端,我們要避免戰爭,而且我們崇尚和平,帶來台海的穩定及亞太地區的安全,這些都是我的責任。所以自去年三月十八日至目前為止,我念茲在茲的是,兩岸領導人何時能有握手的一刻,這就是我最大的夢想,今天我所做、所追求、所想的就是兩岸的領導人有一天可以握手、和解,我希望在我任內能完成兩岸關係的正常化,我相信對岸對我的誤解,特別是北京當局一些領導人,對我的誤會,對台灣的不了解,隨著時間的經過及累積,他們能慢慢了解,和阿扁打交道,和台灣的新政府打交道,才是兩岸關係改善及正常化最重要的關鍵,也許他們現在還不相信,還不夠信任,但是時間會證明這一點,阿扁會努力。

        歷史的包袱及很多過去問題的累積,不是一時之間可以馬上改變,有些需要時間的經過,有些意識型態的調整,政治問題的複雜性、棘手性、敏感性,都不是可以一夕改變,所以我認為,只要有誠意、有善意、有智慧,有耐性,許多事情都可迎刃而解,也許現在沒辦法解決,今年沒辦法解決,也許明年就可以。我認為,很多事情沒有想像中那樣困難,我們最怕的是太僵化、沒有彈性,有時大家彼此幫對方想一想,你有你的立場,我也有我的困難,在此情況之下,怎麼辦?你的下台階在那裡,大家各讓一步,可以海闊天空,所以我認為有些問題,不是那麼樣的困難,沒錯,歷史的包袱任誰也甩不掉,但有些事情是可以解決的。

<大陸政策>

        在去年五二0個人的就職演說,我說得很清楚,我相信包括我阿扁在內,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他的祖先都來自中國大陸,像我的祖先,我小時在我家裡的客廳,我喜歡畫畫,供桌牆壁上有時會貼上關公、劉備、張飛的畫像,有時會貼上觀世音菩薩的圖片,我就在供桌前描繪這些偉人、名人的畫像,有一次我記得,我爬到供桌上面去,把祖先的神位拿出來看,那已經是蜘蛛網一大堆的舊神位,我拿來看,背面寫了一行字,我知道那就是我們祖先來自那裡-福建省詔安縣二都鄭日堡-我們祖先來自二都鄭日堡-福建省詔安縣-現在我才知道,那是百分之百的客家庄,所以我說我也是客家人,這一點都假不了,我的祖先和很多人的祖先、和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很多人的祖先一樣,我們和中國大陸有共同的血緣,有共同的文化、共同的宗教信仰,也有共同的歷史背景,我們有很多共同的地方,儘管今天我們在政治制度有些不一樣,思維模式可能有很大的分歧,但是我們有那麼多的共同點,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泛政治化,動輒要意識形態化?所以我們應該共同努力在既有的基礎之上,用我們的智慧及創意,秉持民主、對等、和平的原則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我也在去年的跨世紀談話中提到,為什麼我們不從經貿及文化的統合努力,建立彼此的互信基礎,追求兩岸永久和平的政治統合新架構?有些事情不急著馬上解決,但總是能走出第一步,所以不能把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甚至一百年以後的事,要拿到現在來解決,我相信任誰都無法解決,但是我們有那麼多的共同點,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強調那個分歧點?為什麼不將一些比較困難的、棘手的、歷史包袱的政治爭議擱置,先從經經貿及文化的統合開始?所以目前兩岸經貿政策的調整,我相信相當程度地落實阿扁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跨世紀談話,希望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取代原先的戒急用忍政策,包括前不久,行政院所公佈的戒急用忍政策的鬆綁,都在實踐阿扁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的理念,特別我們現在都已同時加入WTO,這對兩岸人民來說,都是好事一樁,為什麼我們不抓住這樣一個世紀之窗,世界之窗?為什麼兩岸領導人不好好抓住這樣歷史的機會?我們可以握手和解,為兩岸人民共同福祉締造歷史的奇蹟和紀錄,這是兩岸人民所願意看到的,所以我必須要說,為什麼不多一點我們所希望,少一點我們所不希望的,所以我就提出來「三多三少」,為何兩岸不多一點經濟,少一點政治?為何兩岸不多一點接觸,少一點誤會?為何兩岸不多一點信任,少一點打壓?這樣多好,很多的機會之窗,我們要好好把握。

<尋根之旅>

        當然我希望能夠有機會做尋根之旅,雖然我的祖先來到台灣已超過三百年,台灣是我們的家,台灣是我們共同的母親,我相信我的下一代一定會在這塊土地繼續住下去,但是我的祖先既然來自中國大陸-福建詔安,我希望能有機會尋根,但是我還是愛台灣這塊土地,我希望能以作為台灣之子、海洋之子為榮、為傲。

資料來源:總統府網站,民國九十年十一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