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中華民國政府對「九七」香港情勢的立場與政策說帖

說帖摘要
自中華民國建立以來,我政府就以廢除不平等條約為奮鬥目標,惟因英國缺乏誠意,致使收回港九的問題始終懸而未決。今年六月三十日因「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約期滿,英國政府依規定將九龍租借地,連同依其他不平等條約取得之香港及九龍割讓地交還中華民族。對此一結果,中華民國政府表示欣慰。
對於香港移交前後,在香港及海外各地所進行的各項官方儀式及慶祝活動,如涉及我方人員時,政府的基本立場如下:
我方受邀人員參加任何形式的儀式,皆須秉持「尊嚴、務實」的原則來處理,並就是否獲適當禮遇,再行評估參加與否。但對於在香港當地或海外地區所舉辦的各項慶祝活動,因具有慶賀中共接收之意涵,故我方人員無須主動參加,如參加時,亦宜以慶祝香港重回中華民族懷抱的心態待之。
我們對港政策的目標是希望香港今後能持續自由、民主、繁榮的發展,同時也希望能建構「九七」後台港關係更完整、更和諧、更穩固的架構,以加強台港交流並為台海情勢及兩岸關係創造一個和緩良好的環境,其具體的作法有:
  1. 完成「香港澳門關係條例」及其相關子法之立法,以建立法制基礎。
  2. 成立香港事務局,發揮統合力量。
  3. 強化駐港機構功能,擴大對港人之服務。
  4. 全方位開展與港人接觸,加強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之聯繫。
  5. 政府隨時願就台港交流相關問題,與中共方面進行協商。目前台港空運問題,本於「多家指定、跨越九七」之原則已於去年六月十三日完成航約之簽署;而在台港海運方面,亦已於本年五月二十四日簽署「台港海運商談紀要」達成繼續通航的共識。對於目前因中共態度無法協商的問題,例如台港人民往來證照問題,政府決定在對等的原則下,予以務實考量,儘量維持現行的作法;至我方可自行處理之問題,包括駐港機構整合問題、國人及台商在港權益保障問題等,亦有了妥善之規劃。
「九七」後中共當局如能確實尊重港人意願,遵守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將有助於香港繼續保持其繁榮與穩定,惟對於中共企圖以「一國兩制」的香港模式來處理台海兩岸關係與未來中國統一問題,則斷非我所能接受。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實施民主憲政,擁有國防自衛能力及自主的外交關係。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究其本質,是要中華民國向中共歸降,所以「一國兩制」不僅台灣地區人民無法接受,在客觀上亦不可行。
中共對香港事務的處理,不僅攸關香港同胞禍福,同時也影響大陸地區的發展、兩岸關係的動向、國家統一的進程以及亞太地區的安定與繁榮。我們希望中共能積極回應香港人民的期望,並以務實、誠心、善意的態度來處理今後的台港關係與兩岸關係,俾為兩岸三地共創三贏的新局面。

中華民國政府對「九七」香港情勢的立場與政策說帖
  1. 政府為爭取廢除不平等條約的努力
    香港原為我國領土,由香港本島、南九龍、新界及離島等三部分組成。一八四二年滿清政府與英國訂立「南京條約」,將香港本島割讓給英國;一八六 ○年訂立「北京條約」,又將南九龍及昂船洲等地永久租讓給英國;一八九八年復根據「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再將九龍界限街以北之新界地區及二百三十五個離島租借給英國,為期九十九年,至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期滿。自中華民國建立以來,我政府就以廢除不平等條約為奮鬥目標,經與英國多次談判,均因英國缺乏誠意而未獲結果。我政府於一九四三年一月十一日與英國簽訂平等新約時,即因港九問題未獲解決,曾經正式照會英國,保留日後提出之權利。一九四九年中共佔據中國大陸地區,翌年一月英國承認中共,我收回港九的問題,遂成待決的懸案。
    英國自一九八二年開始,因新界租期行將屆滿,與中共就香港未來歸屬問題,展開一連串的談判。一九八四年九月二十六日英國與中共簽訂「中 (共) 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決定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將香港歸還中共,並根據中共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設置香港特別行政區,承諾保持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
    我政府鑑於香港前途問題事關國家領土及主權,曾由外交部於「中英聯合聲明」簽訂當日立即發表聲明,除重申香港為我固有領土外,亦譴責英國罔顧港人維護自由及經濟繁榮的意願,呼籲國際社會給予港人正義的支援,同時闡明政府對香港問題的重視及對港人自由、福祉及安全的關切,並將採取各項措施支持香港同胞爭取民主及維護自由、安定與繁榮的生活。行政院俞前院長國華也於同一天宣布我政府支援香港僑胞的十一點政策指導綱領。根據這一綱領,除對香港僑胞回國有關事項提供諮詢、服務與協助外,對願意回國經商、定居的香港僑胞亦承諾給予各種便利。
    撫今追昔,雖然政府爭取廢除不平等條約的種種努力,因為英國之掣肘而難以竟其功,然而我們對於香港同胞生活福祉的關切卻從未間歇。而且自一九八七年政府開放民眾赴大陸探親,以及自一九九○年開放赴大陸間接投資以來,香港之中介地位便更為凸顯,不僅雙方人民往來極為熱絡,在大陸投資之財務調度也集中在香港進行,台港經貿投資關係更大幅擴展。雖然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後,香港將由中共所接管,但是我們相信,「九七」後台港間的各項交流與合作,在互惠互利的原則下,當能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2. 政府對香港結束殖民統治的看法
    由於前述各種不平等條約的束縛,致香港淪入英國殖民統治達一百五十多年。今年六月三十日因「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約期滿,英國政府依規定將九龍租借地,連同依其他不平等條約取得之香港及九龍割讓地交還予中華民族。對此一結果,中華民國政府表示欣慰。
    我們對港政策的目標是希望香港今後能持續自由、民主、繁榮的發展,並保持其在國際社會之地位。如此不僅有助於兩岸三地的經濟發展,也可促進亞太地區的穩定與繁榮。我們的立場和角色,將不會因香港管治權的轉換而改變。我們已制訂了「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為維持與香港間經貿、金融、交通、旅遊、文教等各項交流提供法律基礎。基於台港同胞血濃於水的情感,我們向來十分關懷香港同胞。今後亦將隨時關注香港情勢的變化,以為彈性因應處理。
  3. 政府對我方人員宜否參加「九七」香港移交相關活動的立場
    根據「中英聯合聯絡小組」在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所簽署之關於香港交接儀式之會議紀要,中共與英國決定在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午夜前後共同舉行香港交接儀式。交接儀式完成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隨即舉行成立典禮。為營造香港移交之熱鬧氣氛,港府、香港當地之「籌委會」及各公私團體、在香港之外的英國、大陸及海外各地僑社,均辦理多項慶祝活動。
    對於上述各項官方儀式及慶祝活動,政府之基本處理原則如下:
    我方受邀人員參加任何形式的儀式活動,皆須秉持「尊嚴、務實」的原則來處理,並就是否獲適當禮遇,再行評估參加與否。但對於在香港當地或海外地區所舉辦的各項慶祝活動,因具有慶賀中共接收之意涵,故我方人員雖不加排斥,亦不須主動參加。如參加時,亦宜以慶祝香港重回中華民族懷抱的心態待之。
  4. 政府因應「九七」後台港關係之具體作法
    1. 工作定位
      「九七」後香港成為中共治下之一特別行政區,未來的台港關係及對港工作勢將受到限制,因此,政府必須以更務實、更前瞻的態度去推動相關工作,期以建構一個更完整、更穩定而和諧的台港交流關係。未來對港工作之定位應是:
      1. 以建立台港關係長期穩定之架構為主,進而為兩岸關係創造和緩良好之環境。
      2. 繼續增進雙方之交流、瞭解及合作,廣泛的服務香港地區人民。
      3. 建立我在港人之良好形象,爭取港人對自由、民主及法治制度之認同。
    2. 具體作法
      根據前列原則,政府對「九七」後台港關係之具體作法如下:
      1. 完成「香港澳門關係條例」及其相關子法之立法,以建立法制基礎:針對香港地位之轉變,為規範及促進與香港之經貿、文化及各項關係,政府已訂有「香港澳門關係條例」及其相關許可辦法。該條例是基於大陸政策及港澳政策整體原則與務實的考量,在港澳仍能維持其自由經濟制度與自治地位之前提下,將港澳視為有別於大陸其他地區之特別區域,以規範「九七」後台、港、澳人民間往來事務及維護雙方人民的既有權益,並進而增進三者間之良性互動。
      2. 成立香港事務局,發揮統合力量:在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下成立香港事務局,整合各機關駐港單位,以充分發揮在港之統合力量。未來事務局中的各組將仍以原駐港機構在當地原登記的公司名稱對外,然而內部各組間工作的統籌、協調將予以加強,以期在「統合中有分工,分工中有統合」的精神下運作,讓有限的人力與經費能做更有效益的運用,俾提昇對港人的服務功能,促進台港關係更進一步的發展。
      3. 強化駐港機構功能,擴大對港人之服務:今年四月李總統曾明白表示,「九七」後我對港工作須秉持「留駐、務實、服務」等三項原則,特別是要加強對港人之服務。因此,未來我駐港機構將以公開化、合法化、功能化的方式推動相關工作,並將提升對港之各項服務功能,期以建立我政府在港人心目中之良好形象及厚植雙方互惠互信之根基。
      4. 全方位開展與港人接觸,加強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之聯繫:為務實地推展台港交流關係,政府將在以往與香港各界已建立之接觸管道基礎上,除駐港人員繼續擴大與香港各界接觸外,尤要鼓勵民間團體如港澳協會、港澳之友協會與各個工、商等專業團體與香港民間團體加強合作。基於擴大台港關係的務實考量,我駐港機構也可依「香港澳門關係條例」之規範,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相關業務進行聯繫。
      5. 政府隨時願就台港交流相關問題,與中共方面進行協商:有關「九七」後台港之相關問題,本會原擬透過第二次辜汪會談協商解決,後因中共片面延後,致協商無法進行。惟台港間若干問題有其急迫性,基於務實及人民利益之考量,在台港空運方面,雙方已於去年六月十三日完成航約之簽署,並達成「多家指定、跨越九七」之目標;在台港海運方面,雙方亦已於今年五月二十四日簽署「台港海運商談紀要」,達成繼續通航的共識。對於目前因中共態度無法協商的問題,例如台港人民往來證照問題,因涉及人民權益,政府亦決定在對等的原則下,予以務實考量,儘量維持現行的作法;如「九七」前兩岸無法就此問題達成協議,我方仍可參酌現行作法逕行核發相關證照。至於我方可自行處理之問題,包括駐港機構整合問題、國人及台商在港權益保障問題等,本會已妥為規劃。「九七」後我亦將依照香港法律的精神來推動各項業務,促使台港關係持續開展。
  5. 追求兩岸三地共創三贏的局面
    1. 台港關係是兩岸關係的試點台港關係涉及國家重要利益,在任何情形下,我們不願看到香港動亂或經濟衰退,或由於政治干預導致台港關係倒退。一九九一年我方宣佈終止國家動員戡亂時期,已放棄以武力方式來追求國家統一。在香港移交後,台港關係便成為兩岸關係的重要試點。隨著香港地位的改變,未來的台港關係不應比過去在英國殖民時期倒退,也不應受限於現有的架構,更不宜損及台港同胞的權益。因此,未來對港工作的成敗,不僅涉及台港同胞的福祉與雙方的權益,更攸關兩岸關係的發展,乃至於國家統一的進程。因此,我們希望穩固「九七」後台港關係的新架構,在互惠互利的原則下,共促兩岸三地的良性互動,並進而作為兩岸之間整體關係的試點。
    2. 兩岸三地共同發展才能達到三贏之局
      一個和諧而穩定的台港關係,固然對於兩岸關係的發展深具影響,但建構兩岸三地良好的互動關係,實仍賴中共誠意以對,善意以待。在目前兩岸關係低迷的情況下,勢將對未來台港關係的發展徒增若干不確定性。我們期望中共能以宏觀、長遠的眼光,務實地處理兩岸三地的關係,摒除現有「零和」政治角力的思維方式,為共創兩岸三地和諧穩定的環境而努力。唯有如此,方能為全體中國人開創一個嶄新的局面,並為國家的和平統一奠定良好的基礎。因此,未來台港關係的開展,不僅有賴於中共遵守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承諾,更須視海峽兩岸是否能務實地看待雙方各項交流關係,方能結合彼此的力量,共同追求兩岸三地三贏之局。
  6. 政府對「一國兩制」的看法
    1. 中共提出「一國兩制」之意涵
      中共有關「一國兩制」的構想,原是針對解決所謂的「台灣問題」而提出的,但此一理念的運用及落實,主要是受香港問題的催化所致。根據中共對其內涵之相關說明可知,「一國兩制」的「一國」是指作為主體而行使國家權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台、港、澳都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是行使地方權力的「特別行政區」,中共雖承諾這些地區可擁有大陸省、市、區所沒有的自治權,但在大陸社會主義主體體制不變的前提下,台、港、澳最終仍須走向社會主義的道路。由此可知,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乃是以大陸的「一國一制」為目標,先行將台、港、澳貶抑為地方政府,以遂其吞併的野心。
    2. 「一國兩制」在港實際運作所可能產生之問題
      在中共與英國進行關於香港問題的談判時,雖然中共極力堅持其收回香港主權不容妥協的立場,但是作為一個在政治、經濟及社會等各方面發展均遠遠落後於香港的宗主國,中共對香港的管治方式無疑存在著許多的困難。中共基於其本身進行現代化建設之考量,又企圖利用香港本身的優勢作為吸引外資及接觸國際社會的窗口,乃決定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因此,「一國兩制」實是中共在香港無法實施共產主義而又欲維持香港穩定與繁榮之矛盾的「整合」作為,絕非是體察香港民意且為港人著想之良政。
      雖然「中英聯合聲明」及「香港基本法」均保證「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但是由於中共向來是人治高於法治,並且常不惜為了政治目標而犧牲經濟利益,因此雖然中共口口聲聲保證「一國兩制」並非權宜之計,港人仍不免懷疑中共的誠意。根據中共的說法,「港人治港」是以愛國者為主體,並按照中共「全國人大」所制定的「基本法」進行管治,而中共對於愛國者的標準則是所謂基於民族大義,誠心誠意擁護中共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以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觀諸「九七」前中共對香港事務愈見緊縮的控制,包括反對「香港基本法」所規定之立法局議員「直通車」的設計,「另起爐灶」組建香港的三級議會,並執意成立「臨時立法會」,排斥民主派人士加入「預委會」、「籌委會」及「推委會」,更對「九七」後的言論自由設限,以及決定廢除及修改二十五項涉及香港人權保障的法律,均在在說明了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實是「重一國而輕兩制」。「九七」後香港由中共所接管,中共將以香港事務為其內政作為擋箭牌,使國際社會更難對香港問題有置喙的餘地。
    3. 政府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之態度
      對於香港在中共管治下實施「一國兩制」之現實,我政府為了香港的安定與繁榮,希望中共能確實遵守其在「中英聯合聲明」及「香港基本法」所作的「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等承諾。香港在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及法制健全化之成就,不僅奠定了香港之國際地位,更有助於中國未來之民主統一。為維護「九七」後港人的權益與福祉,因此便有必要對中共在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情況加以檢視。英國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在其一九九六年十月所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曾提出下列衡量的基準:香港立法機關不在中共壓力下執行立法工作,維持專業與受港人信任的公務員隊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能不受干預地自行編製財政預算,在國際經濟組織中具有真正的自主權,支持民主的政界人士可以繼續參與政府事務,保持香港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集會自由,以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能在「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訂明的各個範疇內行使自主權等。「九七」後政府將持續關注香港情勢的發展及中共是否真正履行對港人的承諾,俾利兩岸三地的交流與發展。
    4. 中共「一國兩制」的香港模式不能套用於我方
      中共在港實施「一國兩制」的目標之一係企圖將「一國兩制」套用於我方。「九七」後如果中共在港實施「一國兩制」失敗,勢將增加兩岸間的相互猜疑;即使香港的「一國兩制」獲致某種程度的成功,也未必有助於兩岸間的互信。「一國兩制」之中央對地方的架構絕對無法為我方所接受,因為從國家運作的層面而言,傳統觀念的中國現已分裂為兩個政治實體,即中華民國轄下實行民主自由體制的台灣地區,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轄下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大陸地區。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實施民主憲政,並且擁有完備的司法制度、自主的外交關係,以及國防的自衛能力,與大陸長期分隔是基於內戰因素,且中共亦從未在台灣地區行使治權,因此我方絕不容中共將我矮化為地方政府。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究其本質,是要中華民國向中共歸降,要台灣地區人民在一定時間後放棄所享有的民主自由制度,所以我們堅決反對中共假中國統一之名,行兼併中華民國之實。
  7. 結語:
    香港不僅是我們重要的經貿夥伴,在兩岸交流中也發揮了重要的中介作用,而其國際經濟地位亦有助於我國發展亞太營運中心,因此我們不僅希望香港能繼續保持其繁榮與穩定,而且在歸還中華民族之後,應該要比殖民時代更加進步與繁榮,此端視中共當局是否確實尊重港人意願,遵守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讓多年來港人的民主、自由精神繼續成為社會進步的動力。惟對於中共企圖以「一國兩制」的香港模式來處理台海兩岸關係與未來中國統一問題,則斷非我中華民國政府所能接受,因為兩岸分治的事實與香港受殖民統治的情況迥然不同。香港模式不僅在客觀上不能行之於台灣,同時也違背台灣二千一百五十萬人的願望。
    中共對香港事務的處理,不僅攸關香港同胞禍福,同時也影響大陸地區的發展、兩岸關係的動向、國家統一的進程以及亞太地區的安定與繁榮。我們希望中共能積極回應香港人民的期望,並以務實、誠心、善意的態度來處理今後的台港關係與兩岸關係,俾為兩岸三地共創三贏的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