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曹兴诚的迷幻药 让台湾陷入险境

  • 发布日期:96-11-29

曹兴诚的迷幻药 让台湾陷入险境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童振源副主任委员

2007/11/24

针对曹兴诚先生提出台湾应该制定「两岸和平共处法」(和共法),希望推动两岸和平与发展,其用心值得肯定,但是其方法与内涵只会适得其反,让台湾陷入险境而不自知。曹先生的「和共法」最多只是「国统纲领」的翻版,但其策略却比不上「国统纲领」,甚至是台湾版的「反分裂国家法」,为中国的立场与利益进行宣传,达成分化台湾内部与加剧朝野对抗的效果。可以说,曹先生所提出的「和共法」就是「附和中共说法」,严重误导台湾人民,有必要予以严正澄清。

过去五十八年,中国时时刻刻以军事威胁台湾、对台湾进行国际围堵、不愿与台湾正常互动,对很多台湾人民而言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梦魇,但又是不得不天天面对的残酷现实。因此,曹先生高举民主公投大旗,提出开创两岸和平发展新局面,这些原则与目标让台湾人民乍听之下难免心动、期盼。但是,事实上,曹先生的说法只是提供「两岸和平发展」的迷幻药,而不是提供解药,试图创造短期的快感,不仅无法促进两岸的和平发展,反而会让台湾瓦解心防、废除武装、自我分化,将严重危害台湾的利益与价值。

事实上,台湾早已确立民主公投原则作为决定两岸关系未来发展的最後底线。在2004年5月的就职演说当中,陈总统非常明确地阐述:「台湾是一个完全自由民主的社会,没有任何个人或政党可以代替人民做出最後的选择。如果两岸之间能够本於善意,共同营造一个『和平发展、自由选择』的环境,未来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台湾与中国之间,将发展任何形式的关系,只要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同意,我们都不排除。」

可见,民进党政府对於未来两岸关系的发展是超越统独、超越党派的设计,是寻求两岸互惠双赢的正常化关系;只要在和平自主的环境中获得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同意,台湾便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两岸新政治关系,当然也没有排除统一的可能性。但是如何确保台湾人民在「和平发展、自由选择」的环境进行民主决定,这是政府必须承担的责任。两岸关系相当复杂,而且牵涉到国家的生存与发展,政府对中国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疏忽与幻想,必须务实地面对现实,提出务实的解决方法。

曹先生最大的错误在於误判两岸问题的根源,导致提出错误的药方。两岸问题的根源不是所谓「法理台独」,而在於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始终不愿意承认1949年以後中华民国仍然存在台湾、台湾主权独立於中国之外与两岸互不隶属的事实。进一步而言,两岸关系的紧张与冲突根源在於中国政府企图消灭中华民国与并吞台湾,以完成所谓的「国家统一大业」。例如,1950年代,当时根本没有所谓的「法理台独」问题,但是中国却发动两次大规模攻击台湾的军事行动;1995-1996年,国民党政府也遵守所谓的「一个中国原则」,但是中国却对台湾进行军事演习与飞弹试射。

其次,台湾的国家定位必须说清楚、讲明白,我们才有基本立场判断台湾的国家利益,以及思考台湾的两岸关系战略与策略。陈总统指出,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依目前宪法称为中华民国;台湾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两个互不隶属、互不统治、互不管辖的国家。这样的国家定位不是一种主张,而是两岸实存的事实,也是国人普遍能够接受的共识。

但是曹先生却没有说清楚国家定位,反而以似是而非的说法混淆民众。例如说,曹先生说,台湾既然已经事实独立,当然就不再需要「独立公投」,因为「法理独立」便会有战争。但是,曹先生又说,「入联公投」会引起两岸战争,暗示「入联公投」就是「法理台独」。一个独立国家的人民透过公民投票的方式表达要求参与国际组织的意愿,何以变成「法理台独」?这不是自我否定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吗?曹先生的说法前後相互矛盾。

再者,虽然曹先生没有表示要支持「一个中国原则」与「一国两制」,却在建议中要具体落实这两项主张,否定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甚至肯定台湾被中国统一的合理性。曹先生在他的建议当中,不断提出中国应该提出「高度自治」的方案与展现诚意,交付台湾人民进行「统一公投」。这项提议看似符合民主程序,但是已经先否定台湾为主权国家、矮化台湾的地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即使经过民主程序统一之後,台湾最多也只是「高度自治」,是中国的一个地方政府。如果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何需应另外一个国家的要求进行自我矮化的公民投票?曹先生的意识已经完全融入中国政府的统一思维而不自知,反而以民主之名否定台湾独立之实,这是更令人惊骇的地方。

第三,既然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当然我们有自己的国格与主体性。台湾为何需要屈辱国格、伤害主体性,要求立法院配合中国统一目标的需求,通过「和共法」举行「统一公投」,局限台湾人民的前途选项,使台湾的未来发展受制於「一个中国」的框架呢?「统一」固然需要经由台湾人民的同意,但台湾人民不是为「统一」目标而存在,随时被中国要求进行「统一公投」。在台湾没有共识的情况下,不断进行「统一公投」只会导致台湾内部分裂、朝野对抗、民意对抗、耗费资源,完全不符合曹先生提出「和共法」的初衷。

第四,如果台湾先立法承认未来只有「两岸统一」的可能性,则中国可以对外强调台湾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只是暂时叛逃的一省,未来会很快会回归中国。这恰好可以合理化中国对台湾的国际围堵与武力威胁,甚至藉此反对国际势力介入台海问题,对台湾是百害而无一利。台湾将因此失去国际支持的筹码与国际参与的正当性,丧失与中国谈判的筹码。

第五,曹先生误信中国的宣传说法,正中敌人的阴谋。例如,中国「反分裂国家法」说要以最大诚意推动「和平统一」,中国领导人也说要「寄希望於台湾人民」,所以曹先生认定只要台湾不排除统一的可能性,中国便会放弃使用武力,尊重台湾人民的统一公投结果。曹先生可以说是天真、浪漫之极。国民党政府曾制定「国统纲领」与推动「分裂国家模式」参与国际社会与迈向和平统一,中国却说台湾没有资格。中国真的希望和平统一?台湾人民希望中国放弃武力威胁与国际围堵台湾,但中国却强化对台湾的武力威胁与国际围堵。中国真的寄希望於台湾人民?

第六,即使如曹先生所言,台湾只要不追求「法理台独」,中国便不会侵略台湾,但是所谓「法理台独」是中国片面的认定,并不是曹先生的认定。因为中国不能承认台湾独立的现状,而以「法理台独」作为打压与威胁台湾的藉口。例如,国民党政府时代有「国统纲领」与「国统会」,中国仍批评台湾在追求「台独」,而以武力威胁与国际围堵相逼,要求台湾遵守「一个中国原则」。这再一次验证了两岸问题的根源不在於「台独」,而是中国不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两岸互不隶属的事实。

第七,曹先生定义「法理台独」为国际社会承认台湾为独立国家。曹先生又表示,如果各国承认台湾为主权国家,台湾达成「法理台独」,中国便要攻打台湾,而且质疑台湾能维持「法理台独」多久。其实,既然世界各国愿意承认台湾为主权国家,这时候要问的应该是中国能与世界各国为敌多久?各国都承认外蒙古独立至今,中国也被迫承认外蒙古独立,并没有听说中国要以武力夺回外蒙古。

第八,曹先生一再为中国政策宣传,认为中国言出必行,完全不了解中国的策略是「软硬两手」交互运用,原则不变、策略弹性。然而,曹先生主张台湾必须遵照中国的条件设定两岸关系的互动,恰好为中国化解国内发展的矛盾、国际社会的压力、与台湾民意的压力,甚至扩大台湾内部的分化、强化中国对台湾的政治压力,逼迫台湾政府屈服於中国的政治条件。

过去五十八年,中国对台战略至少经过三阶段调整,从武力解放、和平解放到和平统一。这不是中国领导人对台湾人民宽厚仁慈,而是国内外局势逼迫中国政府调整。2000年3月底以後中国不再提起「台湾拖延统一谈判,便要对台湾动武」;2000年7月以後,中国调整「一个中国原则」三阶段定义;2005年1月以後中国放弃「一个中国原则」作为两岸功能性议题谈判的前提。这不是中国政府喜欢民进党政府,而是国内外局势逼迫中国政府调整策略。

更加严重的是,曹先生很多想法是一厢情愿、十足幻想,严重误导民众。首先,曹先生提到,「和共法」会成为台美中三国的共识。然而,「和共法」最多只是台湾内部共识的立法,中国与美国根本没有参与「和共法」制定,怎麽该法会自动成为台美中三边共识?例如,美国的「台湾关系法」与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也都是国内立法,当然不是台湾、美国与中国的共识。

其次,曹先生说,中国会接受台湾人民进行「统一公投」。事实上,在最近「十七大」会议上,中共领导人胡锦涛才提出来「两岸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台湾的前途必须由13亿中国人民与2300万台湾人民共同决定。中国岂会让台湾人民决定要不要统一、甚至否决统一?而且,曹先生还认为,如果「统一公投」被否决,中国不会「强押」亲戚「回家」,会改善中国自己的情况与提高「高度自治」的条件,耐心地等候台湾人民的下一次决定。中国对台湾何时如此仁慈过?中国就是要「强押」亲戚「回家」,甚至「打死」亲戚,也要把「屍体」带「回家」,这就是中国的野蛮霸道。对中共而言,统一台湾是其独裁政权的合法性,文的不行,便来武的,「和平统一」只是口号,它要的是「和平降服」或者「武力并吞」。

第三,曹先生提出,只要台湾制定「和共法」,中国便会与台湾签订「和平协定」,协助台湾参与国际社会与建设台湾,甚至也能实现「法理台独」的「理想」。这完全是十足幻想、欺骗国人的说法,连小孩子可能都不会相信。请曹先生好好研读中国对台政策的文献与两岸关系互动的历史。若不相信,请曹先生将他的「和共法」草案交给中国领导人,并请中国领导人公开承诺,支持台湾以主权独立国家的身份加入国际组织。

第四,曹先生提到,推行「法理台独」是2300万台湾人民对抗13亿中国人民,所以必须放弃此念头。如前所言,「法理台独」是中国在定义,不是台湾,更不是曹先生。按照此逻辑,只要中国不喜欢,台湾便要屈服投降。然而,「拒绝统一」也与中国人民的意志相违背,也会造成2300万台湾人民对抗13亿中国人民,是不是台湾应该接受无条件统一?

总而言之,两岸的和平与发展不能建立在中国的善意基础上,更不能建筑在一厢情愿与幻想的基础上,而是要透过两岸官方互动建立互信与协商签订协定才有保障。两岸问题相当复杂,需要长时间化解累积五十八年的结构性冲突。为此,政府提出民主原则作为台湾发展两岸关系发展的最後底线,中国却认为台湾人民必须加上十三亿中国人民才能共同决定台湾的前途。我们提出两岸互惠双赢的建议,提议两岸共存共荣的愿景,包括具体提出欧洲联盟的统合模式作为两岸关系未来发展的建议,但是中国迟迟没有回应。

两岸的真正问题在於中国,更准确地说,在於中国共产党的独裁政府。中国一天没有民主化,中共独裁的部分合法性便建筑在统一台湾的基础上,便不可能尊重台湾民主与民意,两岸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中国不放弃对台湾的打压与威胁,两岸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稳定。如果曹先生真的有心,请与政府一起合作,向中国对台湾的打压与威胁说不,并且投入促进中国民主化的行列,从根本化解两岸冲突的根源。

曹先生虽然表示是「关心国事的小民」,但却不是没有影响力的国民,可以在各大报两次刊载半版广告,这样的财力岂是一般「小民」可为?而政府却不一定有同样的版面反驳曹先生的说法,以致於一般百姓误信曹先生的说法,造成台湾内部分化加大、朝野对抗恶化,这应该不是曹先生的初衷,却是中国企图要操弄的目标。曹先生被中国利用,却不自知,这才是我们所担心的地方。

我们诚心听取各方建议,也随时欢迎曹先生到陆委会了解两岸情势与交换两岸政策的看法。但曹先生利用庞大财力刊登广告,提出「两岸和平发展」的迷幻药,附和中共的说法、扭曲两岸关系的事实、提出一厢情愿的想法、甚至提出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是在误导台湾民众,造成台湾内部更加分化与朝野对抗,最後让台湾陷入更大的险境。我们希望曹先生能充分理解两岸问题的复杂性,不要再误导台湾人民,更不要被中国所利用而不自知。因此,我们必须做出上述的严正澄清。

类别

9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