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总统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

  • 发布日期:110-10-28

中华民国110年10月28日

蔡英文总统日前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针对区域及台海情势、台美关系、两岸关系、台湾国际参与、错假讯息攻击、婚姻平权、半导体产业发展及全球供应链、气候变迁及能源转型等议题,回应媒体提问。

在正式专访问答前,针对台湾近日所面临之复杂区域情势,总统表示,台湾的故事是坚韧不屈的奋斗史,我们将坚定抵御中国的军事威胁,且世界不能缺少台湾这股良善力量。

总统谈话全文:

今年的国庆讲话,我告诉台湾人民,台湾正面临区域的复杂情势,以及空前的挑战。我注意到,有部分国际媒体报导,台湾人面对挑战时,冷静而不焦虑。我想我们今天就从这里开始谈起。

台湾的故事是坚韧不屈的奋斗史。面对近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活动,外界不禁要问,为什麽台湾人民可以保持冷静,一切如常。这并不是台湾人对日益加剧的军事活动无感,事实上,我们冷静但也警觉,因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後七十多年以来,台湾人历经的政治或其他方面的挑战和危机从没少过。

例如,1958年中国企图军事入侵金门的823炮战、1970年代退出联合国和外交断交潮、长达38年的戒严时期、1996年的台海飞弹危机,以及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我们也度过了2003年的SARS,并控制住这次COVID-19的疫情。

台湾克服了一次次的挑战,在此同时,我们从贫穷走到繁荣,从威权走到民主。台湾的历史告诉我们,只要我们意志坚定,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属於自己的生存兴盛之道。这就是台湾的「韧性」。

虽然我们面对中国不断增强的威胁,我们的经济仍以相当惊人的速度持续成长,获国际机构评比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之一。我们有强大的高科技产业、高素质且全球化的劳动力,以及开放、透明、健全的市场。

我们已经向世界证明,我们不但挺过来了,还是全球经济和供应链不可或缺的夥伴。

我们想要成为世界的积极参与者和助力;当然,台湾的持续生存和繁荣需要全世界的支持。民主和自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是我们和世界连结、交友之道。

我们每天面对中国在台海及区域的军事扩张,中国从未放弃对台的军事企图。我要强调,「台湾不会屈服於压力,也不会冒进」。但是,如果我们的民主和生活方式遭受威胁,台湾必将竭尽全力扞卫自己。

我们将持续强化自我防卫能力,并提升不对称战力。台湾也准备好和区域行为者合作,确保区域和平稳定与繁荣发展。

然而,更大的挑战是,境外势力利用诸如错假讯息、渗透等手段,分裂台湾社会,这是台湾每天所面临的重大挑战。当外部势力企图用台湾的民主制度来伤害台湾的民主生活方式时,台湾人民已变得更有意识、也更有能力应对这样的侵扰行径。我们愿意和遭受此类侵扰的国家分享经验。我要说的是,这样的挑战不会很快就结束,只要中国的企图心还在,挑战就永无尽头。

当威权政权展现扩张的企图,民主国家应该合作,扞卫共同的价值,而台湾就站在全球民主社群的最前线。

台湾也是全球供应链安全、可靠的合作夥伴,是值得信赖的国际贸易夥伴。

在我们开始致力维护共同利益、扞卫共同价值之际,台湾就处在关键的位置上。我相信,世界不能缺少台湾这股良善力量。

总统问答内容如下:

问:昨天在寺庙里,您说民主难免纷乱,但值得扞卫。我认为这真的非常重要,因为台湾的民主也有纷乱的状况,在议场上争吵。您正好相反,准备周全,如此精准,但当这个体制遭受攻击时,您会加以扞卫,您要传达给世界的讯息为何?

总统:人们有时对民主制度会有所疑虑,因为民主有时候会造成混乱,民主体制可能没有预期的那麽有效率,民主过程可能还很冗长,但我们的经验是,民主制度或许有让人批评之处,但「民主仍然是最好的制度」。

问:您认为民主受到攻击吗?

总统:是的。因为每天都有如此多的错假讯息,人们各有所图在发动这些错假讯息,基本上,是想扰乱政府。

问:错假讯息的源头?

总统:境内、境外都有。

问:是来自中国?来自中国大陆?

总统:有些来自中国。

问:您认为目的是在制造对您政府的质疑吗?

总统:是的,也是制造对民主的质疑。

问:您们拥有全世界最自由开放的网际网路,这会让您们更容易受到错假讯息的攻击吗?

总统:在某种程度上,是的。因为网路上有太多的讯息,人们太习惯在网路上接收讯息、阅读新闻。网路上流传的讯息,有时没有经过权威人士或可靠人士的证实或确认。如果不快速澄清或纠正错误,就会担心人们可能会被误导。

问:贵国政府对错假讯息的因应,不是审查或关闭,而是更加透明?

总统:是的,没错。这就是我们从COVID-19 疫情中所学习到的。我们设立中央指挥中心,每天召开疫情说明的记者会,回答媒体或民众的所有问题,澄清一切,以免民众被误导。

问:一个2,300万人口的小岛如何抵御一个15亿人口、军事花费是台湾 15 倍的威权政体?

总统: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台湾人民的意志、对民主自由的信念,以及保卫我们所拥有的民主自由和民主生活方式的意志,这是所有台湾人民认为值得扞卫的事情。

问:您说「人民的意愿」,是指参与民主过程?还是入伍从军?

总统:是指各个面向。参与民主过程很重要,这样人们的声音才能被听到,人民的意见在民主过程中很重要。如果人民有意愿保卫台湾,我认为年轻一代,正如民调显示,觉得他们有义务当兵,或者担任社会很重要的一员,挺身扞卫台湾的民主。

问:随着逐步取消徵兵制,有些人说,台湾必须成为实质上的军政国家,支出更多国防经费,才能因应中国的军事升级。您提到轻松的心情,和台湾人民虽然保持警戒,但生活依然如常。您认为台湾人民是否了解,一旦北京决定要收回他们认为是自己的,在这情况下,可能会发生的事?

总统:如我说过,我们并未对当前情势松懈。实际上,民众对於威胁的严重性相当有所感受。重要的是,我们沈着而警觉地面对情势,因为我们经历过许多挑战和危机,人民现在都相当有韧性,相信我们做得到,信守我们认为十分珍贵的价值。

问:今天的台湾是否比2016年您上任时更安全?

总统:这要看如何定义。中国的威胁日益加剧,但是台湾人民了解当前处境,我们必须更加团结,并准备好扞卫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这很重要。我们需要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处境,为将来做好周全的准备。国际社会也更加关注台湾和台海局势。我们获得越来越多的国际支持,这对台湾人民来说十分重要,也鼓舞人心,让大家更有信心,只要我们竭尽所能,外界就会帮助我们。

问:美国的角色是?

总统:美国是台湾产品的最大市场,且几乎是我们采购防卫武器的唯一来源,美国还提供台湾各种支援,让我们能够成为区域或国际的行为者,不那麽孤立。

问:包括派遣美军人员协助训练台湾军队吗?

总统:我们和美国的合作很广泛,目的在增强我们的防卫能力。

问:现在有多少美国军方人员派在台湾?

总统:没有大家想得那麽多。

问:像媒体昨天报导的几十人吗?

总统:我们不讨论细节。

问:这消息流传出去後,您认为对台湾和大陆的关系有帮助吗?或是见诸报导後,您感到担心?

总统:很多报导中,有些是事实,有些则不是那麽正确。民众会接收到许多资讯,决策者有责任做正确的决定,不该被单一讯息所影响。

问:美国正在想方设法扩大台湾参与联合国。您支持这些讨论吗?您希望台湾在联合国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吗?

总统:当然。这是台湾所有政党都支持的立场,我们希望有机会成为联合国体系有意义的参与者。

问:您担心中国的反应吗?当您采取作为,而这些大门也敞开後,您是否担心遭遇反弹?

总统:不担心。我们表达希望成为联合国体系的一部分,而中国也有他们自己的立场,就让国际社会去评定。

问:美国拜登总统上周说,如果台湾遭到攻击,美国会防卫台湾。有些人认为,他的说法打破了维持过去数十年稳定的长期战略模糊。当您听到那样的说法时,是否也有一样的顾虑?

总统:大家对拜登总统的谈话有不同的解读。但是,我说过,我们的处境是不能依片面资讯就做决定,而是必须考量各种状况、各种因素,才能为人民做出正确的决定。

问:如果大陆企图进犯台湾,您有信心美国会防卫台湾吗?

总统:基於我们和美国长期友好关系,我们也有美国人民、国会与政府的支持,皆给予我们很多助益。我对此有所信心。

问:您是领导人。就目前情形来说,您说过保卫台湾是首要之务。

总统:如果我们有自我防卫的决心,我们会尽全力保卫自己,外界就会来帮助我们,这是中国解放军是否能成功入侵的重要决定性因素。

问:包括日本把飞弹部署在邻近台湾的岛屿上,未来还要派遣军队?

总统:台湾并不孤单,因为我们是民主国家,我们尊重自由,爱好和平,与区域内大多数国家有共同的价值。我们在地理上也具有战略重要性。所以,我认为确保台湾安全是区域内国家的共同利益。

问:如果台湾的民主被接管,会如何?後果会是什麽?不单指台湾,而是泛指全世界。

总统:首先,对区域而言,看到台湾的情形,大家会担心自己所拥有的民主是否会遭到破坏。并且,也会担心是否会受到外来势力的约束,而无法自己做决定。

问:您曾指出,台湾代表的是扞卫民主的未来,这里发生的事可能改变世界秩序。

总统:我认为,台湾像是一座灯塔,两千三百万人民每天很努力地保卫自己和民主,确保享有应得的自由。这也是其他人想要的。所以,一旦我们失败了,这意味着信守这些价值的人们,将怀疑这些价值是否值得奋力争取。

问:您怎麽看待习近平?

总统:习近平是一个大国的领导人,可惜的是,这个大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至少现在不是。要治理这样大的国家不容易,但治理大国的最好制度为何,则取决於领导人。重要的是,领导人认为这样的大国想和区域及世界的其他国家维持怎样的关系,想和区域及世界的每个人维持和平关系吗?还是想站在主导地位,让每个人都听他的,听中国的,但不一定喜欢中国?这是选择的问题。我相信许多人会说,想和区域及世界其他国家维持和平关系,这也包括台湾。

问:您有兴趣和习主席会谈吗?您希望和他有更多的沟通吗?

总统:多沟通是有帮助的,可以减少和避免误解,更了解彼此。我们也一再表示,愿意和中国对话,这也是在处理两岸关系时,避免误解、错估、误判的最佳途径。

问:前任总统曾和习主席会面。您认为自2016年以来,两岸沟通为何停摆?

总统:我认为,情势变化很大。中国对区域的部署已和以往大不相同,现在更有企图心,更为扩张主义,因此,过去他们能接受的事情,现在可能无法接受。

问:您认为如何才能重启这条沟通管道?

总统:我认为这需要相关各方的努力。我们一再表示,对话非常重要,希望与中国建立和平的关系。因此,我们耐心以待,以维持现状作为两岸政策的核心,这表示我们有耐心。我们希望与中国进行有意义的交流,以便共同探讨减少两岸歧见的可能性,希望最终能够找到解决歧见的途径。

问:您相信有无任何形式的「一中政策」是台湾人民可能接受的?

总统:有各式各样的「一中政策」,美国有自己的「一中政策」,而中国有「一中原则」,但在香港体现的「一国两制」却毫无意义。

问:所以您并不相信中国的「一国两制」真的会在台湾兑现?

总统:这是诚信问题。台湾人民已经明确表示不接受「一国两制」作为两岸议题的解方。

问:这正是您以高票赢得连任的关键议题。现在面对紧张升高、军事侵略、错假讯息,您要采取怎样的策略来确保台湾在您接下来的任期以及未来,仍能屹立不摇?

总统:我们必须做好良善治理,人民才会对民主有信心。我们必须有效治理国家,并推动经济发展。

问:2020年成长很快。

总统:是的,没错。首先,这正是我们要让人民知道,一个民主国家和民主政府可以有效率地解决我们面临的各种难题。其次,我们必须加速国防改革,让我们有能力自我防卫。基於台湾和中国的面积差异,台湾的关键在於发展不对称战力。第三,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面临全球的迅速变迁。各国都面临一个这样的问题,有些人们无法在全球迅速变迁的时代中生存,於是,政府必须为这些人们提供各种照顾服务。所以,在接下来两年半的任期中,我要继续努力全面改善照顾体系,让老年人、弱势族群和年轻人都能受到更好的照顾,年轻人可以从社会安全网中获得协助,有妥善的社会安全网,他们就会更有竞争力,更愿意尝试新事物。

问:您提到,台湾虽然没有很多正式的外交盟友,但有很多朋友,还有很多人想要买台湾制造的晶片。在台湾争取国际社会支持的策略上,半导体产业扮演什麽样的角色?

总统:半导体产业是台湾的领头羊产业,代表台湾有能力生产对世界发展至关重要的产品。而这需要很好的产业基地、很好的基础建设以及丰沛的人才。这个产业向世界证明,它们的存在非常重要,也同时向世界展现台湾的成就,展现出我们有很好的产业基地、丰沛的人才。

问:和大陆的紧张局势是否对供应链造成威胁?

总统:是的,威胁的确存在,但至少在现阶段,还在可控制的范围内。世界认定台湾半导体产业是他们必须协助且保护的产业。这也是中国需要考虑的,因为中国也需要台湾制造的半导体产品。

问:您是否想过实际再度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以及台湾可能会再度遭到攻击?

总统:身为领导人,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而身为领导人,必须为任何可能做好准备。

问:台湾现在准备得如何?

总统:我们随时做好准备,我们要让自己在各方面更加强大,包括国军战力、国际支持,以及和世界各国共享价值,让他们了解台湾的重要性。

问:面对气候变迁、能源生产困难等威胁,您准备如何因应?

总统:这对台湾和其他国家都是非常严峻的挑战,台湾有庞大的产业需要大量水电。我们在规划达成2050净零目标的需求时,必须确保产业有足够的水电供应,以维持营运。所以,这对我们而言,是相当艰钜的挑战,但是,我们必须制定、修正并执行计画,以因应这些挑战,重点在於优化和执行我们的计画,期使在2050年如期达成目标。

问:您是亚洲最进步社会之一的领导人,向来支持原住民族及多元性别族群(LGBTQ+)。台湾是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化的国家。您支持的少数族群,是其他国家想要加以同化的,什麽原因促使您支持少数族群,拥抱他们的差异?

总统:我在年轻人的帮助下完成这一切,因为他们相信这些价值,想要达成这样的平权。当民进党开始推动婚姻平权时,我们承受巨大的压力,有些人因为宗教和其他种种原因而反对,几乎遭逢政治危机。但是,由於年轻人的坚持,成为我背後的力量。最终,我们得到大法官的支持,以释宪揭櫫民众,这是应该做的事。後来,我们进行了公投,很多人认为这是执政党的挫败,然而,我们终究完成了立法,让人民享有婚姻平权。过程非常艰辛,不过,回过头来看,我认为这一切都值得。

问:当您思考所要留下的政绩—我知道您的任期到2024年5月才届满,还有很多时间—当人民回顾您两届任期时,您最希望他们记得您这位台湾领导人什麽事?

总统:我希望人民记得我尽最大的努力,保护这块土地,让这块土地更安全、更坚韧、人民更团结。

问:您认为您更接近目标了吗?

总统: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希望我们速度可以更快些。

问:由於您不必再担心连任,在剩下的任期中,您想努力但还没完成的最大目标是什麽?

总统:身为这个国家的总统,我想要达成的是,我在2016年上任时制订了一个计画,现在正在执行中,并依需要加以修正,但必须加快速度朝目标前进。基本上,我想做以下这些事情:第一,加速国防改革,这样我们才能更有能力保护我们的国家。第二,我们想要强化台湾与世界的连结,基於共享价值结交朋友。我们已经得到许多的国际支持,我们希望得到更多。第三,我想要让人民凝聚更大的共识。因为,台湾是移民社会,人民在不同时间来到这里,对过去拥有不同记忆。我们要以民主方式建立共识,避免外来势力分裂社会,让人民更加团结,更有韧性。

就如我所说的,我们必须确保所有的照护制度都到位,提供一个完善的社会安全网。能源方面也是我们必须加紧脚步的,我们的确有2050净零的挑战,因此必须朝这方向加速前进,我们要能够减少碳排放,同时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我们也必须提升能力,以因应气候变迁或极端气候导致的天灾。

基本上,在强化人民克服困难的意志、军事实力、经济、基础建设等各方面,所有能让这块土地更加坚韧的事,都是我在未来任期中想要做的。

问:以现在的民主台湾和威权中国来说,您认为双方能和平共存吗?或是有一方必须有所让步?

总统:对於台湾、中国、甚至全世界人民来说,这可能都是最具挑战的议题。虽然我们的政治体制不同,我们仍可以坐下来谈、妥适处理、和平共存。我认为,这是台湾人民的期待,我希望这是中国的期待,也是区域各成员人民的期待。

问:您有话想跟习主席说吗?

总统:我期盼他能和台湾政府及人民有更多的对话,以更了解台湾的现况,当然我们也会多和中国沟通。

问:有没有其他想跟全世界朋友说的话,或是其他重要想说的?

总统:台湾的存在对区域和世界都非常重要,在我们尝试让自己更强壮、可以保护自己的同时,我们也需要世界的帮忙,支持台湾,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问:为什麽世界应该在乎台湾?

总统:大家需要台湾来证明民主存在的意义,需要台湾来证明,有国际社会的帮助,即使小,也能在大的一方威胁下生存下来。

问:如何推动军事现代化和发展不对称战力?有哪些具体措施?

总统:与中国相比,我们确实较小,所以必须更有效利用资源。我们着重於机动且具致命一击的武器装备,这是我们国防改革的重点。我们的军事制度承续自中国,这个制度是设计来防卫幅员广大的土地,和保护一个小岛的方式不同,所以我们必须改变建军的传统思维。

问:我之前看过有关豪猪战略的资讯…

总统:大致是这样的概念。

问:台湾的策略是在获得其他国家帮助前,试图自我防卫一段时间?

总统:我们定会竭尽所能保护自己,但我要重申,得到我们的朋友和理念相近国家的支持,也是重要的事。

问:您相信美国、日本会驰援台湾吗?

总统:他们会以各自的方式。

问:您认为我们现在是否卷入区域军备竞赛?

总统: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式,是让各方坐下来谈,如何在这个区域和平相处。

问:您希望台湾是这些讨论的核心部分吗?

总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