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大陸委員會

新聞稿

蘇主委回應中共白皮書記者會--記者提問紀錄(89.2.25)

  • 發布日期:89-02-25

蘇主委回應中共白皮書記者會------記者提問紀錄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民國八十九年二月廿五日

一、 請問李總統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與「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二者間是否有相同或衝突的地方?二者間是問號、不等於或是大於、小於的關係?

答:去年我們已經談過,「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就是我們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一部分。我們的看法是兩岸現在還沒有統一,現階段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一邊、中華民國在一邊,未來希望透過對話、交流,在一個自然融合的過程中,成為一民主、自由、均富的新中國。所以「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是現階段我們對兩岸的表述方式。

二、 陸委會希望國際上如何看待我方的回應?或是期望在何種國際體係下,讓兩岸平等談判?

答:國際上共同的願望應是化干戈為玉帛。進入廿一世紀兩岸應設法把衝突擺開、把戰爭的因素排除,共建和平穩定的關係,追求共同繁榮,這應是國際樂見的,也應該符合大陸的利益,我們基本上是希望往這個方向來努力。「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共識也不是今天才有的,是一九九二年就已經有。當時成功的造成了後來九三、九四、九五連續三年兩岸兩會的談判。所以我們認為兩岸現在應該維持那樣的共識,使得雙方可以將主權的問題,將對「一個中國」定義不同的看法擺開,可以檢討實際的問題,不管「三通」也好,不管外交的問題,文化交流等等,所有問題都可以來談,我們是這樣的期望。我相信我們這樣的看法,就是希望第一、能夠化干戈為玉帛;第二、能夠各自表述,擺開主權爭議。這樣的兩個看法,我相信在國際上應該會得到普遍的認同。這應該是符合絕大多數人的期望,甚至於符合大陸人民的利益。

三、您說「一個中國」是未來的,不是現在,所以「各自表述」,所以現在沒有「一個中國」?現在有「兩個中國」嗎?

答:對,「一個中國」是未來的。我們這方說,中國假如已經是只有一個,何必要再談「一個中國」?中國現在沒有統一,這是非常明顯的,所以現在不是「一個中國」,我們希望將來是「一個中國」。現在沒有統一,所以大陸說他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那我們就是中華民國。假如兩岸要談判的話,必須要在這樣的對等的立場上來談判。

四、美國方面國務院很快地作出了反應,主委對此反應的看法如何?美國國務院在事先發表聲明之前與台北方面有無任何接觸?

答:就我了解完全沒有接觸。至於美國國務院的看法,我記得我們中華民國外交部已經有所說明。我想中共這次白皮書中的一些觀點在國際上會引起那麼強烈的反彈,對我們來說並不意外。在我們中華民國內部引起的反感也是非常強烈的。

五、您這次在有關中共發表白皮書中,公開說明它影響我國選舉、同時誤導國際社會的企圖很明顯,另外也提到,中共白皮書黷武的本質暗示性很強,就是說中共比較迷信武力,傾向用武力來解決問題。這也是陸委會首次公開說明,中共白皮書已經影響到我們中華民國民主的總統大選。請問若中共使用武力對台動武,我們這次的總統大選會不會因此而中斷,會不會影響到選舉的進行?

答:這是假設性的問題,我無法回答。我們是說他們企圖影響我們的選舉,這是非常明顯,因為其時間的選擇必定有這層考慮。至於怎麼樣影響,對誰影響,影響到什麼程度,我非這方面專家,我們陸委會無法作這方面研判。可是其動機,我相信是昭然若揭,至於會不會使用武力犯台的問題,是屬於假設性的問題。

六、請問我們除了以此書面正式的回應之外,在安全方面有無進一步的準備?可否在此宣布,以讓兩千三百萬人民可以放心?

答:安全方面據我所知,國防部門在這方面從來就沒有鬆懈過,所以在這方面應該不會有任何問題。在軍事方面,目前也看不出有太大的動作。

七、昨天中午美國柯林頓總統宣示,反對中共用任何武力的方法來解決台灣問題。這應該也是其第一次以美國總統身分來表示,台灣問題任何的解決方案要經過台灣人民共同的決定才能生效,如此立場是否為美國政策的改變?對我們兩岸政策或將來情勢會有何影響?

答:就我了解,類似這樣的說法不是美國政策的改變。在其他的場合也應該說過同樣的話,雖然我現在無法即時地想到例子。我想柯林頓總統所說的應該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

八、您剛提及「特殊國與國關係」是兩岸「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一部分,未來「邦聯」模式會不會也成為這樣的一部分?

答:這是一個未來的問題,邦聯的問題現在基本上還在學術討論的階段,還不是政府政策。就我了解,現在也還沒有候選人提出這方面的政見,所以這還是處於學術討論的層次。未來兩岸如何來融合,我想這是未來的問題,在這方面我們中華民國作為一個民主社會,我們的思考本來就是開放的。我在上週的記者會上就說過,我們的思考一向是很開放,我們的決策卻是非常審慎。

九、這次大陸白皮書中提到,就是他們和我們進行兩岸談判時,可以不用「中央和地方」的說法,關於這樣的說法我們是否能接受?經過五天的密集會商,可否簡單說明今天回應的整個決策過程?

答:決策過程依我們慣例一向不對外說明,政府一定有它的作業程序。對這樣的事情,中共方面一定也經過長時期的研究,寫了這麼多文字,我們也必須慎重處理,草率處理是不負責任的。至於我們如何處理,這是內部的事情,照慣例我們不對外透露。關於您所提的第一個問題,我必須澄清,大陸沒有說他們「不以中央對地方」。他們的文章裡說,他們以前提議過兩黨談判,所以是在那樣的情況下,沒有用中央對地方。可是他們所有的談判,不管是提到談判議題或任何談判的本身、談判的場合、談判的時間,他們前面都有「在『一個中國原則』之下」,這六個字我想白皮書已說明非常清楚,我們還未算過「一個中國原則」這六個字在白皮書中出現了多少次。它的五部分,第一部分全都在講「一個中國原則」,已講得非常清楚,他們的「一個中國原則」就是「台灣是地方當局,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等等,第二、三、四部分都提到了,所以我認為將「沒有中央對地方」那句話來作文章、擴大解釋是不對的。您將那篇文章就我所說的再看一看,可能會得出不同的解釋。

十、兩岸間對於「一個中國」的定義已經變成一種僵局,而且兩岸間的態度也都相當堅持,未來如何推展兩岸關係?若連副總統當選未來國家領導人的話,他的「連十條」,陸委會要如何推行?

答:我們了解到兩岸有不同的看法,兩岸有不同看法並不稀奇。關於這個問題,五十年來兩岸看法都不一樣,這已經不是今天的事,五十年來大陸都將我們看成一個地方,我們以前也將大陸看成一個叛亂團體。可是九年前,在李總統領導下,我們作了一項務實的修正,我們不再將之視為叛亂團體,這是善意的一步。我們現在希望兩岸不要再糾纏在這問題上,因為五十年都解決不了,何必急於在此刻解決?進入廿一世紀,我們為何不能各自表述一下?您尊重我的看法,我尊重您的看法;您不喜歡我的看法,我也不喜歡您的看法,可是大家可否相互尊重、各自表述,就可以擺開這問題,而進行到別的問題上。這在一九九二年到九五年已經成功地作過一次這樣的試驗。我們認為進入廿一世紀,我們應該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如此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當然這不是我們片面可以做得到,要大陸方面來配合,若大陸方面一直堅持,非要我們接受他們的「一個中國」,當然兩岸問題就很困難解決。不過在我們這方面,連副總統是目前唯一提出具體步驟來解決問題的人。

十一、請問您如何評估白皮書對三位主要候選人的影響?

答:這我不方便作評估。我在陸委會主要負責政策,選舉我不懂,可能您要去問問三個陣營。

十二、但是從三位主要候選人提出的大陸政策,您認為他們與白皮書所提出的主張,那一位是大陸方面比較可以接受的總統候選人?

答:我想這不是拿主張來看,任何人在這方面現在不是看主張。以我的理解,假如我們有一綜合性的看法,那這次中共白皮書的提出,可以說顯示一項事實,就是兩岸關係是一個非常複雜、非常困難的問題。大陸在這方面的立場非常僵化,所以處理這問題非常困難,因此我相信我們大部分的人處理這方面的問題都會想,要處理這樣的問題必須找非常有經驗、非常有能力、非常堅強的團隊來處理這樣的問題。將這樣問題交給較不熟悉或不穩定的人來處理,可能問題會更大。細節的主張我相信並非那麼重要。

十三、五組候選人中只有許信良很強調現在兩岸局勢是非常危險的。從白皮書的發表,您認為許信良對局勢的評估是否合乎事實,許信良又反過來說,三位主要候選人都低估了兩岸緊張的程度。從中共白皮書的發表,您認為兩岸是否到了非常緊張的局面?

答:我沒有看到您說的這一段,不過我不認為兩岸關係已經到了那麼像您所說的好似要交戰的程度,還沒有到那個程度。不過中共的僵化立場,還有兩岸關係的困難性,讓我們覺得我們中華民國更不能夠立場軟弱,更不能夠投降主義或失敗主義,我們立場必須要堅定。大陸說我們是一個省,說我們是一個地方當局,難道我們就認了嗎?我們認的話,我們過去五十年都白活、白做了。可是我們在堅守立場的同時,我們也要維持一個彈性,所以我們的作法、政策可以彈性,我們的立場必須要堅定,我想中共這個白皮書應該是讓我們更深刻地體會到這一點,立場堅定才能夠維護我們的權益,政策有彈性才能夠解決問題,假如中共僵硬,我們也僵硬,那永遠也解決不了。所以我們才會具體地提出「各自表述」,這個說法我們並非今天才提出,去年就在講,前年就在講,不是七月、八月才講,去年的年初就在講,一直都在講這個問題。我們很早就看到這個問題,兩岸的主權爭議是鑽牛角尖,早在我剛到陸委會就職時就提過,假如大陸要鑽牛角尖,那我們就只好奉陪,可是最好我們不要鑽牛角尖,大家跳出來,面對實際的問題來解決。

十四、中共於「白皮書」中提及:兩岸於一九九二年曾經達成以口頭方式各自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共識。此是否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留下空間?在全世界都承認中國只有一個,「各自表述」對我們來說有何意義?

答:大陸現今對一九九二年共識的看法,與我們有很大的差距,其作了很多的限制,包括限制在事務性的議題範圍(不包括政治性的議題)、限制在兩岸關係之間(不包括國際關係)等等。目前從官方立場,還看不出他們接受一九九二年雙方各自表述的共識,起碼在白皮書中我們還未看到。不過,我們希望在選舉後,大陸緊繃的神經稍微鬆弛,能更務實的看待這一問題。這也可能是兩岸跳脫當前僵局最有效的方法。

十五、兩岸可能在今年的下半年加入WTO,但我官方將兩岸定位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及堅持「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立場,但在加入WTO以後,WTO的規範顯然不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陸委會今天的聲明是否會已有立場上的轉變?於聲明中為何未提及汪道涵先生來訪事宜?

答:加入WTO以後,一切都會依照WTO的規範來做,沒有規範的部分(三通或投資),我們會依大陸善意的程度作彈性的處理。關於汪先生來訪事,我們已多次提出說明。今天是針對白皮書提出我們的看法,不必就每個細節的部分作重複說明。

十六、主委剛剛提及對未來結果本身是「開放」的,那朝向「臺灣獨立」或「臺灣獨立」的方向是否也是開放的?

答:「開放」即包括所有可選擇的對象,且這應由以後臺灣所有的人民來作選擇,不應由現在的人作討論。現今臺灣的民意,大多數都贊成維持現狀、不統不獨,現在政府的工作人員是依循這個方向來處理,將來臺灣要如何來走,要由以後的人做決定,屆時政府的任何決定,亦要尊重人民的意願及對民意機關負責,目前不宜作出限制性的說法。所以我說未來是開放的。

十七、三月十八日以後,臺灣必然會出現一個新總統,陸委會是否會對新總統作簡報(如同國安局的作法),讓現行的政策在持穩的情況下移交予新總統來推動?

答:大選完後若有必要,陸委會當然會作這樣的工作。其實,陸委會大部分的工作都已經很公開,沒有機密預算。而且我們每個星期都有例行記者會,向媒體及大眾說明我們的政策及工作情形。未來新當選的國家領導人若有需要聽工作簡報,陸委會當然必需配合。

十八、中共於「白皮書」中新增加一個「時間因素」,臺灣是否有感受到新的壓力?另白皮書發表不久即傳出中共定於二00七年或二0一0年為談判的最後時間表。陸委會是否將對北京新提出的「時間表」,規劃未來幾年工作的方向?

答:所謂「時間的因素」,即大陸在「三個如果」中之第三個如果,在我們看來是非常不友善的提法。兩岸關係不是任何單方面說了就算的,不是任何單方面提時間表就可以做的到。事實上,「時間表」的提出,並無助於兩岸關係的發展,只會對兩岸關係造成傷害。在書面聲明中,我們已提及,妨礙兩岸交流的是中共當局、拒絕談判的是中共當局、傷害和平統一進程的也是中共當局。現在是中共當局對談判設下條件,中華民國並未對談判設下條件。因為他在拖延談判、打擊交流,當然使得統一進程緩慢。十年前,兩岸尚未交流時,臺灣民調顯示支持統一的人達百分之六十,現在大約只剩下不到百分之十;為什麼愈交流,支持統一的人愈少,大陸方面應該要反省。所以大陸提出談判的條件,對其所盼望的統一進程是更加的不利。我們覺得非常遺憾。

十九、中共於「白皮書」中提出三個最後攻臺的條件,根據西方的分析家表示,這是對臺最後通牒的訊號。陸委會如何解讀這樣的訊號?

答:這是國外媒體的解釋,我們不特別作評論。但們我們覺得「第三個」如果的提法,並不是一個友善的說法,而我們也會密切的注意其中的涵義。

廿、陸委會對二00七年時間表的看法為何?

答:「時間表」並無助於兩岸關係,且不管是二00七年或二0一0年,都只是外界的預測,我們不做評論。

廿一、在「時間表」提出後,兩岸上談判桌是否已被往前推進?

答:兩岸談判的進行是需要雙方配合的,現在妨礙談判是大陸。去年我們已說過,汪先生我們歡迎他來,早來比晚來好,來比不來好,但他不來,所以很清楚的拖延談判的是大陸。將來,假定大陸一方面提出臺灣不能接受的先決條件(臺灣是中國的一省),一方面又說臺灣在拖延談判,我想國際社會應該會衡量誰對、誰錯。所以我們現在提出非常務實的建議,擺開這些條件,做些有意義的事。

廿二、北京於白皮書中很明確的反對「臺灣安全加強法」。除了我方堅持主權、談判地位的平等以外,如果臺灣的安全本身得到國際上的協助或加強,在這樣的情況下是否有利或不利於臺灣與中國進行任何(包括政治性談判)談判?

答:臺灣安全的加強當然有利於臺灣與大陸的談判,且臺灣安全的加強符合我們的利益,也符合兩岸關係的發展趨勢。不過臺灣對於「臺灣安全加強法案」本身並不表示意見,此為美國內部的事務;但加強中華民國安全之事,我們非常在意,會持續作努力。至於對談判的影響,我們相信安全的加強有很多的方法,是一動態的概念,不單獨是軍事硬體的概念,希望大陸能夠瞭解其意涵;若其只在硬體上求增加,而不在其他方面作加強,使得別人不安全,其自己也不會安全。

廿三、在中共「白皮書」提出之後,陸委會曾發表對白皮書的看法,而主委又於今日提出聲明,在大選前陸委會是否會提出更具政策性指標的文件?請分析白皮書提出後,美、中、臺三方是否產生新的情勢?

答:美、「中」、臺三方情勢的變化,需要過一段時間後再來觀察,目前無法作回答。至於之前林副主委對白皮書的回應,是我們較為初步的看法,今天是較為正式的回應,將來亦會就情況的需要,再為各位作說明。

類別

8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