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大陸經濟情勢與兩岸經貿發展

蕭董事長、陳院長、陳次長、各位貴賓、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今天非常榮幸應邀參加「九十二年度大陸經濟發展研討會」,首先本人要感謝主辦單位經濟部及中華經濟研究院每年都辦理大陸經濟發展研討會,邀請產官學菁英針對大陸經濟發展及兩岸經貿互動問題,進行研討及意見交換,為兩岸經貿政策提供重要建言。最近大陸經濟發展及人民幣應否升值問題,受到國際上的高度關注,同時,大陸領導人剛完成世代交替,大陸政治、社會、經濟發展也正處於關鍵時刻,此時來探討大陸經濟情勢及應關注的事項,更具有重要意義。今天在座各位先進及專家熱心參與,必能激盪出豐碩的成果,本人也預祝研討會的順利成功。

中國大陸經濟目前仍處於快速成長階段,今年春季大陸爆發SARS疫情之後,經濟成長、對外貿易、外人投資等皆受到衝擊,所幸疫情在今年夏天受到有效控制,加以國際經濟景氣復甦,第三季大陸經濟成長已恢復至SARS疫情前的水準。估計今年大陸經濟成長率、對外貿易、外人投資都有再創近年新高的可能性。

不必諱言,中國大陸經濟從一九七九年實施改革開放迄今,在市場力量的驅使下,已獲致相當的成效,目前大陸已是世界第六大經濟體,第六大貿易國,重要性在提升當中。由於大陸經濟的快速發展及可觀的市場潛力,讓很多跨國企業對大陸市場有很多的憧憬,並紛紛前往大陸「卡位」,目前大陸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外人直接投資(FDI)吸收地區,亞洲地區三分之二的外資都被大陸所吸收,這種「磁吸效應」對鄰近國家的影響相當可觀。再者,大陸製造能力快速提升,並成為很多標準化製程工業產品的最大生產基地;很多專家認為,大量廉價大陸工業產品銷往世界各地,成為很多國家通貨緊縮的根源。正因為大陸出口的快速成長以及外資持續大量流入,因此,歐美等國家質疑自一九九五年以來即釘住美元的人民幣匯率受到低估;要求人民幣升值或採取更彈性匯率制度的聲浪亦日益升高。

儘管如此,大陸經濟發展仍存在若干隱憂。事實上,大陸經濟成長之主要動力來源是外資投入及出口成長,國內需求包括私部門資本形成及民間消費尚不足以支撐經濟快速的發展,而且大陸經濟面臨許多短、中、長期問題包括:通貨緊縮、失業問題惡化、銀行壞帳過高、國有企業虧損、貧富差距擴大、貪腐及經濟犯罪問題、政治改革遲緩等等,其經濟潛藏各種變數。因此,也有部分國際經濟專家憂慮人民幣升值可能產生很大後遺症;中共當局對人民幣升值壓力顯然也採取相當審慎的因應方式,這亦反映出大陸經濟發展仍存在很多不確定性。

由於大陸經濟對台商的磁吸效應,以及全球化及區域經濟整合的發展,全球市場之生產供應鏈大幅改變,基於國際市場競爭的考量,近年來,台灣廠商加速將工廠外移到生產製造成本較低的大陸地區,截至今年九月底止,台商赴大陸投資佔對外投資總金額比重達五三%,若僅計算製造業則超過八成以上,大陸已成為台商最重要的對外投資地點。台商對大陸市場的依賴度也有升高趨勢。二00二年對大陸出口佔對外出口總額比重二二.六%,今(二00三)年前八個月此一比重提高至二四.二%,若包括對香港出口則達三三.八%,充分顯示兩岸經貿關係的日益加深。這種趨勢對台灣經濟的中長期影響,非常值得我們關切。

面對大陸經濟崛起及兩岸經貿快速發展的趨勢,台灣必須就以下幾個關鍵的經濟發展課題深入思考,並籌謀因應對策。

第一、如何與貿易夥伴形成更緊密的關係,促進對外經貿關係的總體性平衡。根據我們的觀察,截至目前,台商對大陸市場依賴度提高,仍屬暫時性現象,還未造成結構性、根本性的影響。例如台灣對大陸出口的產品,大多是資本財及零組件,以支應台商在大陸製造或組裝後,再出口到歐美市場。這也顯示出,台商已經是「全球佈局」的經營方式,其生產據點也具有機動性,如果有成本更低、更適合的替代生產地點,台商將生產據點移出中國大陸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尤其資訊電子業者。因此,政府在政策上必須有更多衡平的思考,以發展多元的全球貿易關係,包括:拓展可能的出口市場;持續尋求替代性的生產據點,同時強化台灣的生產基地(就是許多企業所談的「雙基地」的概念)等。

再者,我們也了解,「全球化」及區域經濟整合已是國際經濟的新潮流,一九九0年代以來,歐盟、北美自由貿易區、東協自由貿易區的相繼成立;美洲國家將在二00五年成立美洲自由貿易區;二00一年中國大陸與東協國家協議在十年內建立「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最近大陸與香港簽署「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等等,在在顯示區域經濟整合扮演的關鍵角色。由於政治因素,台灣參與制度化區域經濟整合的困難較高,但是,我們更積極的努力,突破困難,與經濟關聯性高的國家包括重要出口市場及生產協力夥伴等,形成更緊密的經貿關係,例如最近完成的「台巴自由貿易區協定」,就是一項重要工作,這也體現出政府與企業都必須有全球化經營的思考,以促進對外經貿關係的整體平衡。

第三、如何因應兩岸產業分工的轉變,維持與大陸經濟的領先差距。台灣廠商將大陸地區納為重要生產據點,愈來愈多的台灣製造產品外移到大陸生產的時候,台灣也必須面對產業結構轉型挑戰,唯有加速產業升級,提升產業的層次,才能維持對大陸產業的領先差距,持續經濟發展的動能。但如果轉型速度太慢,新的產業來不及填補移出產業的空間,則台灣就會面臨產業空洞化、失業等問題。我們觀察近來的總體經濟指標,出口及外匯存底持續增加,但失業率也在增加,顯示內需產業無法吸收外移產業所釋出的資源,因此,台灣在走向成熟經濟體的過程中,如何讓農業、製造業以及服務業之間的產業比例重新調整,並在勞工市場、教育體系及福利措施上做好配套安排,是政府必須面對處理的課題。

第四、如何避免對大陸市場過度依賴,降低經濟的風險。目前台灣對大陸市場依賴度已經甚高。而兩岸經濟連動性升高,國內金融市場特別是股市及房地產市場,受大陸經濟及金融的影響也愈來愈大,因此,如何避免對大陸市場過度依賴,降低整體經濟風險,已是必須嚴肅面對處理的迫切問題。事實上,這些問題都已納入兩岸經貿政策調整的重要考量中,在許多開放措施中,建構防火牆以及配套的經濟安全措施,是各部會協調及會商的重點所在。

面對上述挑戰,台灣經濟發展的核心策略,就是在全球化的格局下,全力提升經濟的總體競爭力,鞏固經濟的基礎,維持甚至拉大與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差距。最近幾年,在政府與民間的共同努力下,已獲致初步的成效。許多國際投資與競爭力評鑑機構都肯定台灣的表現與未來發展潛力。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今年將我國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從去年的第七名提升為第六名;「世界經濟論壇」的競爭力評比,台灣在亞洲名列第一,全球排名第五;瑞士「商業環境風險評估公司」在今年八月份的報告則指出,在全球五十個主要國家投資環境評比中,台灣高居第四名。尤其,在研發創新及科技實力方面,台灣的表現更令世界各國刮目相看,這也是台灣經濟發展最關鍵的優勢。

在產業發展上,台灣也積極調整在全球貿易分工的角色,重新定位產業的發展,一方面,朝向產業價值鏈上附加價值最高的上游設計、研發創新與下游物流行銷及運籌管理的方向,加速轉型升級。另一方面,積極加速服務業的發展,尤其是知識型服務業包括金融、財務、投資、法律、會計服務業等;以及就業效果較大的服務業如照顧服務業、觀光旅遊產業等,以彌補製造業移出的空間,並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紓緩結構性失業的問題。

在「深耕台灣,佈局全球」的策略思維下,政府兩岸經貿政策亦進行大幅度的調整,由「間接、單向」逐漸邁入「直接、雙向」的新階段。最近兩年重要的政策調整措施包括:

 ─ 大陸投資政策從「戒急用忍」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
 ─ 大幅放寬兩岸金融往來限制,如開放直接通匯、開放銀行及保險業赴大陸設立分支機構等,並採取具體措施吸引大陸台商資金回流,促使資金平衡雙向流動。
 ─ 因應兩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大幅放寬大陸物品進口限制,並開放兩岸貿易商直接交易。
 ─ 放寬大陸人士從事商務活動及局部開放觀光。

為配合新階段的兩岸互動情勢,並前瞻兩岸互動之實際需要,政府亦提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整體修正,在立法院經四個會期審議,終於在本會期達成朝野協商共識,並於十月九日完成立法院三讀程序。這次修法是兩岸關係條例施行以來最大幅度的調整,目的在建立兩岸經貿、社會、文教等交流可長可久的新秩序,進而引導兩岸關係逐步邁向正常化。其中與經貿有關的人員往來、陸資來台以及兩岸通航等事項之規範架構,均進行整體性之檢討及調整,以建構「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法律新機制。在兩岸協商方面,採取更靈活、彈性的機制,俾利兩岸協商的重新開啟。

政府也以更積極、務實的態度,面對處理兩岸經貿及「直航」問題。政府已完成「兩岸『直航』之影響評估」報告,並於今年八月十五日正式對外公布。「直航」報告內容,涵蓋經濟影響、技術及安全層面之評估,也具體規劃推動「直航」的方向及準備工作。目前政府已積極展開「直航」配套措施及協商的各項準備工作,這也顯示「直航」的落實推動已勢在必行。

我們了解,「直航」對經濟層面的影響是有利有弊,也可能加深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為使「直航」可以對台灣經濟發揮綜合效益,並將可能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限度,未來努力方向包括:第一,積極提升台灣經濟國際化程度,加速經濟的轉型升級;第二,全面改善環境及生活品質,加強經濟吸引力;第三,提升台灣綜合競爭力,維繫產業核心優勢,強化台灣生產基地;第四,透過配套之協商,促進兩岸資源進出的平衡流動,因為目前兩岸資源流動處於不對等、不平衡的狀態,是因為兩岸經濟結構的問題,必須透過協商來解決。

在兩岸尚未能協商推動「直航」之過渡階段,政府以積極態度推動貨運便捷化措施,今年九月十日已公布了航空貨運便捷化的具體方案,針對台商的迫切需求,推動小規模、有限度之「間接貨運包機」,以期解決現階段大陸台商經常面臨的運輸瓶頸問題,並便利台商關鍵零組件的運補,強化在台灣的生產基地,提升台商之運籌管理能力及國際競爭力。另外,政府也積極進行海運便捷化措施之評估及規劃,將在適當時機對外公布。儘管大陸方面對「間接貨運包機」未作出積極的回應,我們仍期盼中共當局能夠拋開政治的考量,讓此一能體現兩岸互利雙贏的措施,在兩岸良性互動下順利啟航,以為未來兩岸「直航」創造更有利的條件。

推動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建構兩岸經貿永續發展的合理環境與客觀條件,是兩岸政府無可推卸的責任。過去幾年,我政府所作出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但是,兩岸經貿關係改善,不是我方單方面作為即可達成,我們呼籲中共當局要務實面對全球及亞太經濟的新局,體認兩岸經貿可以發揮的關鍵作用,作出積極、善意的回應,共同營造健康、穩定的兩岸經貿關係新架構。本人也期望今天的研討會能夠針對相關問題進行深入的討論,凝聚推動兩岸經貿政策更大的共識。

最後,再次預祝研討會圓滿成功,並敬祝各位身體健康、萬事如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