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陳總統中外記者會答問實錄

  陳總統水扁先生今天上午在台北賓館舉行就任後第一次中外記者會,就大家所關心的議題交換意見、加強溝通。有關記者會全程內容如下:

壹、秘書長致詞:

  總統、各位來自國內外的記者女士、先生:

  首先竭誠歡迎大家來到這裡參加陳總統水扁先生第一次中外記者會,因為今天正好是總統就任一個月,選擇在這個時候舉辦記者會,當然是希望大家更能夠了解總統治國的理念,另一方面,總統也樂意就大家所關心的議題交換意見、加強溝通。

  我們今天的記者會特別選擇在台北賓館戶外來舉行,象徵不同以往的新氣象,在這樣大太陽底下,我們相信心靜自然涼,尤其是在台北賓館這麼優美的環境下,我想會讓我們的視野更加開闊、會讓我們的心胸更加開朗。有了寧靜的心靈、有了開闊的視野、也有了開朗的心胸,我們相信任何棘手、困難的問題都能順利、圓滿、周延地解決,新政府這樣的改變,我們希望能夠獲得大家的支持與鼓勵。

  在大家提問之前,我們首先恭請總統致詞。

貳、總統致詞:

  張秘書長、各位記者朋友,各位國人同胞,大家早安:

  距離五二0阿扁的宣誓就職,新政府成立到今天剛好滿一個月,非常感謝全國人民在三月十八日用選票、用愛改寫了台灣的歷史,更感謝各位媒體記者朋友在這一個月來給我們的批評指教,讓我們能夠成長、能夠進步。

  剛才我要離開總統府時,我還特別再三端詳掛在我辦公室牆上的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在八十四年六月二日,我擔任台北市長時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一起參加中正盃龍舟錦標賽,我代表主辦單位贈送李總統一個紀念性的龍舟模型,我非常喜歡這張照片。由於剛好我比較矮,所以從照片上看起來好像是李總統送東西給阿扁市長,而且,龍舟的龍頭剛好對準阿扁,所以有人戲稱,有一天李總統登輝先生一定會把政權和平轉移給阿扁,但是,我不相信,因為當時我要繼續競選台北市市長連任,甚至,後來市長的連任又失敗,李總統登輝先生怎麼可能有機會把政權和平轉移給另一政黨的阿扁。

  三月十八日台灣完成了歷史上第一次的政黨輪替,五月二十日完成了歷史上第一次的政權和平轉移。我真的非常感恩與感動,我把這一張照片再度拿出來,掛在我的辦公室。我的意思就是,因為政權和平轉移得來不易,我們都要珍惜,阿扁更要珍惜。阿扁是一個「是什麼、做什麼,做什麼、像什麼」的人,所以,阿扁是中華民國的第十任總統,阿扁自許為全民總統,我是什麼、就要做什麼,而做什麼、就要像什麼,所以阿扁不是百分之四十的總統,阿扁也不是百分之六十的總統,阿扁是百分之百的總統,是全民總統,是中華民國的全民總統。我永遠沒有忘記我必須要把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永遠放在政黨利益和個人利益的最前面和最上面,沒有個人的偏見,也沒有政黨的考量,我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給我這麼好的一個為全國同胞服務的機會。

  很快的一個月過去了,如果有人要問我,阿扁你在這一個月,到底做總統有何心情感受,我要告訴大家只有簡短的八個字,那就是「忙碌、篤定、充滿信心」。

  我可以告訴大家這一個月來的阿扁秘密檔案,除了假日,阿扁在總統府的上班時間,平均達到十二個小時,大概每天都要等到晚上九點以後才可以離開,為了節省時間,我們用餐非常的簡單,一個月來在總統府用餐的次數超過四十次以上,但是阿扁還是最喜歡吃水餃、扁食跟牛肉麵。在總統府一個月來接待外賓超過一百四十團以上,外賓總人數超過一千三百人,在這一個月來,阿扁常常搭行政專機,總共有十三個架次,二十七個航次,總旅程三千七百五十七海浬,其實阿扁每次搭乘專機從空中看下去,我不得不驚嘆台灣真的是美麗的寶島,看到我們的山川、土地是那麼樣的壯麗,想到住在這塊土地上的所有的子民,兩千三百萬的同胞是那麼樣的勤勞、那麼樣的優秀,我真的深受感動,也充滿了無比的信心。五月二十一日阿扁到金門,儘管阿扁在金門的得票率全國最低,但是看到金門的民眾扶老攜幼,對阿扁的鼓勵與支持也不下在本島的一般民眾。看到我們國軍官兵,才一夕之間三軍統帥換人,但是並沒有減損、影響到他們保國衛民的神聖工作。台灣的國家安全靠大家,靠我們四十萬的國軍,我真的非常感動,我們做到了憲法第一百三十八條所說的,我們必須要超越個人利益、黨派關係之外,我們的國軍無私無我地來效忠國家、保護人民。大家也知道,在這段時間我接待了很多的外賓,他們一致的肯定台灣的民主進步,政黨輪替聽不到任何的槍聲,也沒有看到任何人的死傷,選舉結果,大家高高興興,給新政府最大的一個期勉,讓這些外賓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我相信這不是阿扁所締造的,是台灣人民大家所共同創造的台灣民主的政治奇蹟。台灣是一個美麗之島,我們現在是一個民主之島,我們未來就是一個「綠色矽島」,我們要在未來的十年,把台灣建設成為全世界的資訊運用的創新者,成為全球數位經濟的領航者,我非常感動,兩千年世界資訊科技大會首度在台北舉行,讓這麼多的世界級的資訊科技大師跟企業家能夠會聚一堂,過去Made in Taiwan台灣製的產品是所謂「廉價劣質品」的代表,今天我們台灣的產品-特別是台灣資訊科技的產品-成為「世界精品」的代名詞。

  我們真的充滿信心,我們真的也要再一次感謝我們唐飛院長,他能夠首肯、同意來負起這麼樣的重責大任,為我們國家未來的向上提升來盡心盡力,我們唐院長有民主的素養、進步的觀點、改革的理念,是我們不可多得的閣揆最佳人選。但是當我們院長知道,他有些生理上的微恙,必須要動手術,他告訴我說是不是讓他能夠有說「不」的權利,我說既然及早發現,及早手術,可以立即恢復健康,為什麼我們不能夠一起攜手努力,為改造台灣、建設中華民國而攜手合作?當我們院長住院期間,由於感染、由於藥物的過敏,讓他整個精神狀態簡直跌入谷底的時候,他又告訴我,還沒有到五二0,是不是可以容許我不必承擔起這麼重大的一個責任,我還是進一步鼓勵、期勉我們唐院長,既然醫師說這是一種藥物的過敏,只要調整一下,馬上就可以恢復健康,我們還是希望能夠繼續攜手合作,唐院長從此以後不再提出類似的請辭,他說,既然擔下這樣的一個重責大任,五二0之後他就要全力以赴,他非常拼命,非常認真,從十分鐘、二十分鐘到三十分鐘,一直到今天的一個小時,每天要騎腳踏車來恢復體力,因為他知道接下來就要承擔起重責大任,我非常感動,我們非常慶幸有這麼好的一個行政院院長,我告訴唐院長,我們沒有任期,不是如同外界所說的,院長的任期只做到明年的年底、或者第五屆立委改選以後一併就要來進行所謂的內閣改組,好好地做,能夠做得好,能夠為國人、朝野所肯定、所支持,為什麼一定要換人?

  我告訴唐院長,大家不是要做一年九個月,大家是要一起來拼命,所以需要院長的帶領,我非常感謝我們全體的內閣閣員,大家同心協力,勇於認事,儘管新手上路難免有一點生澀,或者發生一些亂象,但是阿扁不擔心,因為我是過來人,我做過國會議員、民意代表,我也做過行政首長,我知道議會的生態,我也知道政黨輪替之後,國人、國會對新政府的期許跟要求,而且有時間的迫切感,我們感謝國會議員的批評、指教,讓我們有機會來反省自己,讓我們有機會能夠檢討自己,我相信新手上路,我們有高度的原創力,我們有理想,我們有夢想,我們一定會成功,因為我們不怕失敗,我們可以包容錯誤,因為我們也要找出失敗及錯誤的真正原因,我們絕對可以做得比現在更好,我希望當我們所有的全民政府服務的團隊,所有的閣員同仁已經站穩腳步,我們正準備要來投籃、揮棒的時候,請國人同胞、請國會議員,能夠給我們的工作伙伴更多的鼓勵與打氣。

  當然大家也非常關心我們的呂副總統,呂副總統是我的最佳拍擋與副手,她過去對國家、對民主運動的犧牲貢獻,她的才華橫溢,一心一意希望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做出最大的努力與貢獻,我知道大家對她的要求,我也知道呂副總統對自己的自我期許,我希望各位給呂副總統一些時間,一些調適的時間,她是聰明人,絕對可以調適得很好,就像昨天她在南投災區的表現,相信也贏得很多人的認同、肯定與支持。阿扁在辦公室裡有一幅法鼓山聖嚴法師所送的一對字畫,上面寫著「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我告訴大家,呂副總統不是阿扁的煩惱,一直到現在我們沒有這方面的煩惱,就像呂副總統所說的「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請多給她一些鼓勵,請多給她一些時間,阿扁謝謝、也支持呂副總統能夠更積極來扮演更適當的角色,也輔弼個人的一些不足,我相信這是大家最樂意看到的最佳結局。

  六月十三日大家從媒體看到南北韓的領導人創造了歷史性上「握手的一刻」,南北韓長期對峙超過半世紀,意識形態南轅北轍,我相信只要有智慧、只要有創意,就可以完成不可能的任務,我非常感佩南北韓兩位領導人,終於能夠走出歷史的一大步,「握手的一刻」那張照片我掛在書房,我會永遠記得,因為這是我學習的榜樣,也是我應該效法的對象。南北韓能,為什麼兩岸不能?我相信兩岸的領導人同樣具有智慧,同樣具有創意,我們可以一起來改寫歷史、來創造歷史,阿扁在此誠摯地邀請中共的領導人江澤民先生,我們是不是攜手努力,我們也可以共同創造像南北韓一樣的歷史性「握手的一刻」,我們可以不拘形式、不限地點、也不設前提,我們兩位領導人可以坐下來,我們可以握手和解,我相信如何為海峽兩岸的人民做出最大的付出跟貢獻,這是海峽兩岸的全體人民同胞共同的盼望。五二0阿扁的就職演說,我相信很多的人都聽到、看過,但是阿扁要再一次重申強調,不是如同外界有些人所說的,阿扁針對兩岸問題的談話例如強調我們不做什麼,其實裡面有很多的我們要做什麼,例如其中包括阿扁曾說,阿扁做為中華民國的總統,要遵守中華民國的憲法,要來維護國家的主權、尊嚴跟安全,以及謀求民眾的最高福祉;又例如阿扁曾講,我們希望海峽兩岸的領導人能夠拿出智慧跟創意,能夠秉持民主對等的原則,共同來營造一個兩岸可以合作的新好環境;也例如阿扁曾講,我們希望海峽兩岸都能夠尊重人民自由意志的選擇;也例如說阿扁曾講在既有的基礎之上,我們希望海峽兩岸大家共同努力,共同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阿扁的善意,台灣的誠意,人民的付託,我相信國際社會都已經可以感受到,我們希望能夠存異求同,在既有的基礎之上,我們有信心海峽兩岸,絕對可以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所謂「既有的基礎」,阿扁要再次補充強調,過去海峽兩岸海基、海協兩會的接觸、對話,協商與協議,只要有結論,只要有共識,都是既有的基礎。九二年的事情,對岸說有所謂「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但我方認為,好像事實不是這樣,「一個中國」的問題,有討論但是沒共識,我們提出來,如果有「共識」,應該是「一個中國各自口頭表述」,但是對岸認為並沒有這樣的共識,所以如果說要有「共識」,那是沒有共識的「共識」,所謂「AGREE TO DISAGREE」。大家同意,雙方都可以有不同的意見,我覺得非常好。只要大家有誠意,大家有善意,大家願意攜手走出歷史性的一大步,我們握手和解,我們為什麼不繼續努力,試著尋找出「一個中國」的涵意,一個能為兩岸所能真正接受的「一個中國」的真正涵意,為什麼我們不能繼續努力?我們的「一個中國」的涵意,希望在雙方都能接受的基礎之上來作結論,我希望五二0的就職演說,台灣人民、中華民國國民、包括阿扁在內,不分朝野,大家願意走這樣的訴求與目的,希望未來的情況能夠變得更好。

  既然兩岸都可握手和解,為什麼我們國內各政黨間不能握手和解,我非常恭喜宋楚瑜先生已經出任新生政黨-親民黨的主席,我也非常恭喜中國國民黨這兩天臨全會順利圓滿成功,也恭喜連戰先生順利高票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民主進步黨作為執政黨,謝長廷先生也即將順利當選黨主席,我一直在想,台灣這麼小,我們希望能力行政黨政治,但是政黨政治不是你死我活的政治,政黨政治可以監督、制衡,更可以公平競爭、分工合作。所以阿扁呼籲我們所有的政黨,為了國家的利益,為了人民的利益,我們有很多可以合作的空間,阿扁準備、也希望各個主要政黨的領導人,能相對善意回應,阿扁希望在民主進步黨新任的主席正式誕生之後,我可以有機會,邀請三個主要政黨領導人,包括連主席、宋主席與謝主席,能在總統府,我們一起坐下來握手和解,我們可以共商國是。為了國家的利益,為了人民的利益,為了台灣的未來,我相信應該沒有婉拒的理由,我希望歷史性的這一天能儘快到來。

  阿扁最近參加許多畢業典禮,從國小到大學,從本島到離島,從普通學校到職業學校到特殊學校,阿扁看到我們年輕朋友,就彷彿看到國家未來的希望一樣,看到我們的希望工程。我相信,我們這一代要更加努力,我們現在的辛苦努力,目的就是要讓我們的下一代,讓我們年輕朋友能無憂無慮,能在未來世界的舞台,走到世界的最前面,所以阿扁認為教科文最為重要,我們要經濟發展,我們要國家向上提昇,我們要看遠一點,許多基礎建設,文化建設是國家最重要的建設,我們投資在下一代,我們未來就可豐收科技的發展,我相信沒有政府的努力及支持,我們不可能再向上提升,所以阿扁有這個觀念,我們投資在下一代,我們投資在教育發展,投資在文化建設,這絕對是值得的。所以教科文經費的問題,我希望能增加,不能因為其他的社會福利而受排擠,再如何困難,我們還是要想辦法,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現在減少,接下來我們競爭力減損了,還要再往上提升,那我相信,未來就會困難重重。所以GNP百分之六的成長比率,這是理想,也是未來努力的目標,我們希望克服萬難,新政府成立伊始,我希望能與全體相關部會同仁、工作伙伴一起檢討、一起努力來共同達成。

  最後我要感謝各位媒體記者,五二0阿扁就職,五二一光是國際媒體對台灣的報導,就超過一百五十八篇,而且大部分都在頭版,我相信這是對台灣最大的鼓勵。我也感謝國內的媒體記者朋友,沒有大家作為我們的鏡子,我們不可能看清自己,我們不可能進步,我們還是懇求大家能作最嚴厲的批評,最善意的進言。當然未來總統府與媒體的互動,我們一定會改善,我們相信採訪總統府的記者朋友的記者室,不應該還在總統府旁的力行樓裡面,應該搬到府內,空間的改進,是非常重要的觀念革命,只有尊重大家,才是尊重自己。我希望未來阿扁能常有機會,不拘形式與大家在一起,聽取各位的指教,本府發言人張秘書長,也會每個星期,在固定的時間,來作新聞事件背景的補充說明,聽取大家的指教,新政府包括阿扁在內,我們一定會隨時聽取各位寶貴的意見,我們會不斷反省,不斷學習,不斷傾聽人民的聲音、我們媒體的聲音、土地的聲音,以及不同意見的聲音。再次感謝大家,不過還是要再一次地說聲抱歉,讓各位曬太陽,謝謝。

參、問答部分:

一、問:(中央社陳盈盈)總統您好,您剛提到很羨慕兩韓領導人可以握手和解,同樣的也希望兩岸也可以握手和解,找出雙方可以接受「一個中國」的意涵,兩岸跨黨派小組月底將召開會議,在「一個中國」意涵的凝聚共識這一部分,是否為您交付小組的第一個任務?另外,剛剛提到會邀請三個主要政黨的領導人,希望握手和解,是否這三位主席也會納入跨黨派小組來凝聚共識?

答:非常感謝,跨黨派小組的運作,目前由中研院李遠哲院長來負責,相信名單很快會出來,接著就可以召集開會。希望能凝聚朝野的共識,也希望能凝聚兩岸問題的共識,當然這是一個非常艱鉅的工程。因為國內是一民主、多元的社會,很多意識形態甚至南轅北轍,但是只要我們能夠走出第一步,讓此機制能運作,一方面凝聚國人的共識,一方面也讓對岸了解在一個民主、多元的台灣內部,跟中國大陸顯然是不同的。中國大陸可以一言堂,可以由上到下,由下到上,全部講相同的話,但是在我們台灣不可能,所以很多事情如果繼續擴大彼此的歧見,永遠就彼此互不相容。為什麼我們不試著建立已經有的共識,以及有交集的這些結論,而且能從中加以演繹,進一步來發揮,所謂的「存異求同」,只有這樣,距離才能拉近,否則距離越來越遠,這絕非大家所樂見。當然對於未來,跨黨派小組的成員,如何來物色、延攬,這是小組他們的工作,所以我不敢說應該由誰代表,應該請誰來出任,否則我變成有所踰越,這不是我願意做的事情,不過我還是希望儘快地進行,只要政黨的領導人,大家能夠匯聚,不只握手和解,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共商國是,當然兩岸的議題,只是其中一端。今天,三個主要政黨領導人大家在一起,兩岸問題絕對不是唯一的議題,我相信國內很多的議題,需要各黨、各派大家能夠形成共識,一致為國家、為人民來攜手努力,非常感謝。

二、問:(華視周明華)總統您這一個月來談到感覺國事如麻,不過也都一切步入正軌。外界除了關心您繁重的國事之外,對於您和呂副總統的關係,雖然您剛剛作了說明,不過外界還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和臆測,總統能不能用幾句簡單的話來談談,形容您和呂副總統的關係,而在您所領導的新政府之下,您希望副總統扮演角色的定位及功能性又是為何?

答:剛才我已經特別講過,「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不只是用來自我期許,也是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都可以有類似相同的體認,所以我希望呂副總統可以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但是我們也瞭解整個憲政體制,我們還是要加以遵守,也要加以奉行,所以有關總統、副總統的權責,憲法第四章有明文的規定,不過並不代表我們副總統就不可以扮演其他更多、更積極的角色,所以像昨天我看到我們呂副總統到災區,她的一些言行作為,得到很多人的肯定,一樣的道理,有很多的事情,也不一定每做一件事情,就要向外界作一次公開的報告,在我們內部,我也拜託我們副總統,針對一些她比較有鑽研、而且有經歷的一些議題,我請她來負責、來主持、來協助,希望我們未來能夠更進一步,來突破國家目前處境的艱辛以及盲點,跟一些現實。我相信能夠讓副總統在三一八之後,五二0之前,能夠頻頻接受各種媒體的專訪,我相信只有台灣才有,所以副總統不是沒有聲音的人,有聲音與沒聲音,也不能夠說總統講一句,副總統就要跟著講一句,有不同的扮演,有不同的角色,我覺得很多的事情,有時候無聲勝有聲,有時候在幕後所扮演的、所推動的,也許一時大家不一定知道,但是所謂的「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一點都不假,所以剛才我才特別提到,要給我們副總統一些調適的時間,因為有些問題的發生,不在性別而在性格,所以性格的問題當然需要時間來調適,我對她有信心,因為她是一位非常聰明的人。謝謝。

三、問:(自由時報鄒景雯)剛才總統的演說中特別提到兩韓模式,我想兩韓(南北韓)在聯合國是擁有雙席次的國家,而這次兩國領導人會面,也是在不設前提的情況下,面對面的對等對談,由於具有這些要素,因此才能對於東北亞的區域和平,發起正面的作用。事實上,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已經對中國表達了充分的善意,這一份維持台海安定的用心,其實國際已經給予高度的肯定。但是,很可惜的是中國到現在為止,仍然沒有應有的回應,今天總統再次提出兩韓模式,是否可請總統藉這個機會,深入描述兩韓模式的進一步意涵?

答:最近有很多機會接待外賓,當然也包括很著名智庫的負責人,有人告訴我,其實對未來兩岸的和解,我們可以期待,就像兩韓有今天,沒錯,必須要有一定的條件。他們分析,第一:一定是產生了新領導人,像南韓有了新領導人-金大中大統領。所以條件成熟了,條件也改變了。第二個條件就是北韓政局必須穩定,政權穩定也是北韓願意踏出一大步,非常重要的關鍵。第三個條件,當然就是整個國際環境,也必須要有時間上的配合,已經超過半世紀,還能繼續對峙下去,而不握手和解嗎?和解是整個世界的新思潮,也是國際的主流價值,這是一個和解的時代,這三個條件,在公元二千年時比較成熟,所以他們能夠走出一大步。他們也相對分析,海峽兩岸難道沒有類似比較成熟的條件嗎?今天台灣已經誕生了新的領導人,至於中國大陸,江澤民主席的政權穩定,其實也比過去的情況變得更好。一樣的時間因素、國際的環境,對未來兩岸的領導人能夠握手和解,其實也提供了正面的、有利的方向。當然我也了解,光是一方的善意和誠意是不夠的,善意與誠意一定是相互的,我知道問題的盲點,我也知道台灣的限制,但是我們也有很多在亞太戰略之下的優勢和有利的條件,阿扁從三一八到五二0,從五二0到六二0,我們展現的是我們願意以善意的和解、積極的合作、永久的和平,作為海峽兩岸領導人、政府與人民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標。相信這樣的夢,這樣的願景,只要鍥而不捨,只要有心,一定是有利的。阿扁有信心,也希望大家給新政府更多的鼓勵與支持,國內不要自亂腳步,只要我們能夠形成共識,團結一致,我們就有最堅定的偉大力量,能夠共創台海的永久和平。

四、問:(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王明《Mure Dickie》)最近台灣政府高層官員說,美國應在兩岸扮演更積極角色,可是不宜作實質介入,請問您希望美國採取什麼樣具體措施,以促進兩岸談判?還有您覺得兩岸早日恢復談判之可能性,您覺得樂觀嗎?

答:一九八二年美國政府所提出對中國政策之六點保證,其中一點特別強調,美國不會促談,擔任調人。我相信到目前為止,美國政策並沒有改變,但是我們特別注意到柯林頓總統在今年二月二十一日當中國大陸提出一個中國政策白皮書時,多次提到兩岸問題之解決應以和平方式,禁止中共使用武力。兩岸問題之解決應該要透過協商來解決,柯林頓總統特別在今年第一次提到,也是外界一般俗稱所謂「對中國政策的第四個支柱」,就是兩岸問題之解決,最後仍然要經由台灣人民同意,這就是我剛才特別提到尊重人民自由意志之選擇,所以美國不會選擇扮演調人,但是他絕對可以扮演更積極角色,就如同柯林頓總統多次提到兩岸問題之解決,最後仍然要經由臺灣人民同意,尊重台灣人民自由意志之選擇權,這就是積極扮演之力證,我也相信只要美國願意,他絕對可以繼續扮演更積極角色,因為維持一個台海之永久和平,不只符合台灣之利益,也是美國之共同利益。今天阿扁之就職演說,能夠讓美國滿意、國際肯定,我相信相當程度也可以了解,其實我們彼此的溝通沒有任何的障礙,其實我們對很多問題的看法非常一致,我也相信在這樣一個基礎之上,未來我們會更加努力,我們也希望有關一個中國意涵必須要建立在雙方都可以接受之基礎上,來作出結論。沒有共識的共識,有時候是現階段最好的共識。我們希望中華民國和美國在維持台海和平、在捍衛亞太地區之安全和穩定,能夠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貢獻。

五、問:(中國時報張瑞昌)總統先生您好,您剛剛特別提到由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先生所召集的跨黨派召集小組將在六月底成立,不知道這樣的一個跨黨派小組將來在現行的決策體系定位如何?以及他和即將改組但遲遲沒有下文的國統會,另外還有陸委會和海基會現行決策機構互動關係為何?

答:我在五二0的就職演說已經強調,也就是說,目前沒有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的問題,所以國統會將繼續存在,至於國統會會怎麼樣運作,由於新政府成立伊始,我們希望能夠有充分的時間,相關的幕僚單位一定會經過非常縝密的討論、研議,再進一步提供給我作參考。我也相信陸委會及海基會所扮演的角色,也不是我們跨黨派小組所能取代的,我也相信未來海峽兩岸的對口,仍然必須要仰仗海基會,仍然要借重我們的辜振甫董事長,一切都不會改變,我們跨黨派小組就像國統會也好,或者國安會也好,扮演的是一種諮詢和幕僚的角色,特別是國安會是諮詢幕僚的角色,今天跨黨派小組也是一個幕僚的功能,所以不會取代國統會,也不會取代陸委會,更不會取代海基會,我們希望未來能夠積極來開會形成朝野的共識,我們希望各界在整個跨黨派小組即將運作的時候,能夠給他們更多的鼓勵與期勉的掌聲。謝謝。

六、問:(中廣黃悅嬌)請問總統有關黨政方面問題。高雄市長謝長廷先生即將接任民進黨第九任黨主席,此後黨政將如何互動?此外謝長廷市長提到,閣揆可由總統或國會議長兼任,總統看法如何?

答:剛才我已特別指出,我們對唐院長有特別深的期許,我特別向唐院長提到,應由行政院對各相關部會給予支持與鼓勵,希望採取積極主動的態度,對各相關的部會做最好的整合,因許多的議題都是跨部會的,國人同胞對我們要改善治安、終結黑金及災後重建工作期待非常殷切,所以唐院長已恢復全天候上班,相信未來內閣的表現絕不會讓大家失望,所以絕無未來的閣揆要由黨主席兼任的問題,我們相信未來謝主席一定可扮演好執政黨主席的功能與角色,一定可帶領民主進步黨從目前在立法院少數執政黨,經由明年第五屆立法委員的改選,增加席次,成為立法院第一大黨,所以未來工作非常艱鉅,包括明年年底縣市長選舉及立委改選,我們不希望目前綠色執政過半數的佳績,會有不利變化。當然,市長兼主席,亦不能忽略市政推動的重要性,特別市政推動的好壞,將會影響明年底縣市長及立委的選舉,我從五二0就職宣誓起,即不再介入民進黨黨務的運作,只有默默祝福及期許,也相信由謝主席的帶領,不僅能重建台灣的價值、拉近與民眾的距離,亦可做好以黨輔政的角色與功能。

七、問:(民視許仲江)我想把問題拉回兩岸問題上,目前中共對您還是聽其言、觀其行,並未表達多少的善意,尤其中共又不斷地擴充軍備,在將來是否會影響我們的三通政策,我們三通政策的底線在那裏,會不會在「一個中國」上讓步來表達善意?

答:有關三通的議題,我一再說明,在國家的安全可以確保的大前提之下,我們願意依照市場法則、比例原則和互惠原則來做全面的檢討、推動,就如同我在五二0就職演說中,為什麼不提三通議題,最主要我知道「三通」也好,甚至「小三通」也好,如果兩岸沒有坐下來、沒有接觸、沒有對話、沒有協商,就不可能有「小三通」,遑論「大三通」,因為要通,涉及到一些口岸的檢疫、通關的問題,在在的需要大家能夠坐下來好好溝通、對話。所以,問題的重點是,如何能讓海峽兩岸像辜汪會談,能夠重啟協商的大門。如果連這樣一步都做不到,說要「小三通」、要「大三通」都是緣木求魚!個人願意以最大的誠意,做最大的努力,希望海峽兩岸的領導人都能拿出智慧、創意與負責,為兩岸的協商重新開啟大門,來繼續攜手努力。

八、問:(日本共同通信社《Kyodo News》岡田充《Okada Takashi》)剛才總統提起南北朝鮮半島現在的情況,現在南北韓商量在後年舉行的世界足球比賽合作,海峽兩岸有關二00八年的奧林匹克大會,北京已經有希望主辦,對這個問題,總統個人看法如何?

答:天底下沒有不可能的事情,我們相信對於北京在公元二00八年主辦奧運會,作為台灣人民一份子,我們要給予最大的祝福。所以包括未來我們也不排除,支持北京當局能順利爭取主辦奧運會,當然如果可能,其中一部分奧運會比賽項目也可以移來台灣一起舉行。所以事情看起來好像非常敏感,目前看起來好像絕對不可能。不過還有八年的時間,我覺得沒有不可能的事,只要大家有誠意,大家願意握手和解,天底下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九、問:(TVBS 葉毓君)總統您好,我想請問的是跟國內黨政有關的問題,剛才大家問了很多關於兩岸互動,想請教的是,總統標榜的是「全民政府」,但現在國會是在國民黨居多數之情況下,很實際的一個運作情形,就是國民黨可以隨時改變新政府的政策,像立法院剛剛通過的勞工工時每二週八十四小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不知道總統到底怎麼樣來面對國會的運作,而您剛剛提到您多年的好友,也就是高雄市長謝長廷,即將接任執政黨主席,他特別提出了「聯合政府」的概念,您的看法是不是跟他不一樣呢?

答:有關工時的問題,如同在立法院通過時我所講的話,我真的很擔心,「變數加變數」會帶來一些後遺症跟不安,今天問題真的也出來了。所以,我還是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經驗,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教訓,所以多溝通、多協調還是有必要的。有時候事緩則圓,如果當初有國會黨團的參與,可能事情會變得更圓滿,但是我也知道,中間也有一些限制與不可能,但是堅持的結果,過是過了,問題並沒有真正解決,所以,有時候什麼叫作「輸」?什麼叫作「贏」?有時候「過」並不代表等於絕對的「贏」,也並不代表等於永久的「贏」,因為有些發展,有些後遺症,慢慢地會出現,也會慢慢地被凸顯,但是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經驗跟教訓,我們希望未來行政部門要加強跟立法部門的溝通跟協調,我也相信,以我們唐院長的睿智,以及他最擅長溝通、協調的這種角色,未來這一部分的問題應該可以避免,或者可以把它降到最低。我堅信,只要我們站在歷史正確這一邊,只要我們站在國家、人民利益這一邊,許多的事情,我不相信有人會為反對而反對,縱使為反對而反對,我相信,民意機構、民主政府都要定期接受選民的考驗與挑戰。所以,我們還是希望大家都能夠平心靜氣,共同來面對一些嚴肅、敏感的棘手複雜的問題。當然對於整個政府未來運作的模式,所謂「聯合政府」有沒有可能?所謂「聯合內閣」有沒有可能?我相信,不管是民進黨取得多數的席次或者沒有取得過半數的席次,甚至像現在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席次,我們還是覺得用人唯才,不分黨派,不分族群,不分省籍,我們這一種用人的模式還是比較好的。我們也不認為由各政黨推出閣員人選,再來組一個所謂的聯合內閣、聯合政府會比較好。當然介於聯合政府跟全民政府之間,也許還有一些我們可以進一步來考量、改進和加強的地方,為了國家、為了人民、為了發展,也為了生存,我覺得只要有利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有些事情是可以檢討的,有些事情是可以改進的,不過距離所謂的「聯合政府」,可能還言之過早。謝謝!

十、問:(真相電視吳家翔)總統在接見外賓時首次對兩岸邦聯制的構想,表示是新的構想、新的思維,可作為人民凝聚共識的進一步思考。請總統對此部分做具體說明。

答:我講「邦聯」,不是在接待外賓時所講的,而是在拜訪孫資政運璿時所提的。我覺得我們沒有預設立場、也沒有預設前提、也沒有預設結論。我們是希望在這樣的一個挖空自己、留待很多可以填補的空間,願意跟中共的領導人坐下來談。我相信就像南北韓,他們坐下來並不等於一定要有預設前提、預設立場,我們所瞭解的南北韓對於所謂的「朝鮮半島的統一政策」,其實也南轅北轍,目前彼此之間並不一致,甚至對南韓來講,所謂從「聯邦」、「邦聯」,甚至到最後是「一個國家」等等這些提議,目前這一些階段性的追求都言之過早,但是沒有預設前提,仍然可以坐下來。所謂的「邦聯」,這只是對未來海峽兩岸的關係可能的發展方案中的其中一個基本思維,到底可行不可行,我相信人民最大,要尊重人民的自由意志的選擇。台灣的未來、兩岸的關係,不是阿扁個人所能夠決定,我也相信不是哪一個政黨所能夠擅自來壟斷,最後是要聽人民的,只有台灣人民-只有兩千三百萬的台灣同胞,才有權利來決定台灣未來的最後走向,謝謝。

十一、問:(新新聞楊舒媚)您現在還和令媛陳幸妤小姐吵架嗎?你們父女倆已找出一個以後怎麼和媒體互動模式了嗎?

答:和媒體之間良好互動這是必要的,傾聽我們記者朋友的批評、指教,那也是應該的,過去讓大家覺得,包括總統府,也包括我個人,還做得不夠,我們都願意虛心來受教、希望改進。當然那一天在陽明大學發生的事情,我真的非常抱歉,本來我們認為事情不應該發生。在畢業典禮前,我的女兒和我與她媽媽說,希望我們兩人不要參加她的畢業典禮,她覺得那一定會帶來大批的媒體和鏡頭,她不喜歡,但是我們和她說,參加子女的畢業典禮是爸爸、媽媽的權利也是義務,所以我們還是堅持無論如何要參加,但孩子不希望有媒體,我們就和她保證,來說服她,當天不會有媒體,因為我們不會曝光,我們會私下前往,不會發布採訪通知,也要學校配合。所以我們沒有參加全校畢業典禮,我們只是從台南回來十一點多,夫妻倆趕去參加系裡之撥穗畢業典禮,我根本就不曉得之前發生的事情,所以在系內畢業典禮沒有發生事情,發生事情是在爸爸媽媽沒有在場的時候,我真的非常抱歉,對大家不夠尊重。本來高高興興的畢業典禮,最後帶給孩子這樣一個結局,做為爸爸、媽媽難道不心疼?做為爸爸媽媽難道不難過嗎?我們還是希望未來還有很多可以改進空間,因為不是每一個孩子的性向都是一樣的,我們一定會事前做好和媒體的溝通,也要大家給我們指教。要告訴大家事情很快就過去了,我的女兒對我說,那一天她沒有帶照相機,她很多同學帶照相機,結果因為媒體記者朋友太多,都沒有照到,她要爸爸媽媽幫她找到參加畢業典禮之各種照片,一方面自己做紀念,一方面也可以送給她的同班同學,大家可以充分認識到一切都過去了,儘管畢業典禮帶來那樣的結局,但她還是非常珍惜當天畢業典禮留下的一切印象,非常感謝。

  秘書長:由於時間的關係,今天的記者會到此必須結束,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