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兩岸「直航」對產業影響之評估

王理事長、邱董事長以及各位工商界的先進:大家午安!

今天很榮幸能夠到六大工商團體聯誼會作專題演講,首先要感謝主辦單位的費心安排和聯繫,同時也要對在座各位先進前輩表達本人敬仰之意。

兩岸「直航」及「三通」問題一直是國內各界及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工商界的朋友常常向我提出很多問題並且提供許多寶貴的建議,上個月十五日行政院公布「兩岸『直航』之影響評估」報告後,引起大家對兩岸「直航」問題更高度的關切,今天很高興能夠應六大工商團體聯誼會的邀請,就兩岸「直航」對產業的影響及相關問題作一說明,希望可以讓工商界更加清楚認識相關問題及政府的政策與想法,同時雙向的交流,讓政府部門更進一步瞭解企業界的需要與意見。

推動「直航」在經發會已有共識,要求政府儘速規劃,同時研究「直航」條件與時機,也要協商落實「直航」作業;在未協商前,希望採取過渡措施,處理業者或經濟急迫性的需求。最近政府在公佈「直航」評估報告後,也公佈貨運便捷化措施,主要因應台商在大陸出貨及在貨運上的困難,尤其是SARS期間。

「直航」報告以及「貨運便捷化」的提出,都是經過長期研究規劃,及周密的討論。「直航」報告一定程度的顯現我們整體社會有一定的共識。此共識得來不易,也希望在此共識的基礎上,未來在「直航」作業能有更穩定的民意基礎。「直航」報告為一基礎文件,其中歸納「直航」相關問題,同時將每一樣事項進行評估。希望藉者這樣評估的過程,能縮小社會各界及產業界對「直航」問題的看法或利益上的分歧,以利進行「直航」後續作業,同時在面對與大陸協商時,內部是經完成整合、團結的情況。以下就針對政府對「直航」報告的思考及根本問題進行說明。

壹、台灣經濟發展新情勢及「直航」問題的重要性

一、全球化的挑戰

「全球化」是廿一世紀國際經濟的潮流。全球化大幅消除各國的經濟壁壘,讓貨品、資金、人員、技術及資訊在國際間更自由快速流動,也大幅加快區域經濟整合的速度及發展。台灣已是一個高度開放的經濟體系,與全球產業鏈緊密連繫,在二00二年台灣加入WTO後,更加速融入國際經濟體系。在此一趨勢下,一方面,台灣經濟無可避免與國際經濟產生高度連動關係,東亞金融風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美伊戰爭、SARS疫情等對台灣經濟的衝擊,就是明顯的例證,另一方面,台灣也必須面對市場進一步開放的競爭壓力,並面對產業結構快速調整所衍生的各種問題,包括結構性失業、金融體質惡化、政府財政赤字惡化等等問題。

二、兩岸經貿發展

中國大陸經濟快速發展及規模日益擴大,對於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及亞太經濟有很深遠的影響。台灣與大陸經貿關係愈來愈密切,二00二年台灣對大陸出口占總出口比重達二三%,若包括香港則接近三分之一;對大陸投資占整體對外投資將近一半,製造業對大陸投資占整體製造業對外投資的八成以上,充分反映出「大陸因素」對台灣經濟的影響日漸擴大,兩岸經貿在總體經濟的比重也持續升高。

尤其,面對大陸經濟的磁吸效應及逐漸成為「世界工廠」的趨勢,以及兩岸加入WTO的新情勢,台灣企業有必要將大陸納為產品製造及行銷全球市場的重要據點之一,這也必然會影響到台灣產業結構及總體經濟的發展。

三、處理「直航」問題的重要性

面對全球化發展及兩岸經貿對台灣經濟的深遠影響,加以各國政府紛紛放寬各種經濟限制,以降低資源移動的成本,藉此提升企業競爭優勢及總體經濟競爭力,因此,近兩年多來,政府以務實態度,衡酌各項主客觀條件,秉持「互利雙贏」原則,大幅調整兩岸經貿政策,例如:將大陸投資「戒急用忍」政策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建立兩岸資金靈活流動機制、調整兩岸商品貿易制度、開放直接貿易、直接通匯、同時也在作業放寬陸資來台投資等。而處理「直航」問題也早已列入時間表,依據九十年八月「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議」就「加入WTO及兩岸『三通』」議題達成之共識,以及九十一年八月「大溪會議」有關「直航」的結論,由行政院指示陸委會會同交通部、國防部、經濟部、經建會等有關機關共同完成「兩岸『直航』之影響評估」報告,於今年八月十五日對外公布。這份報告可以說是政府推動「直航」政策的基礎性文件,目的在讓社會各界更清楚地認識及了解「直航」所涉及的複雜問題,以及對經濟、社會、政治、國家安全等各層面的影響與衝擊,進而能凝聚更大的共識,共同面對處理「直航」及相關問題。

貳、「直航」對總體經濟的影響

行政部門對「直航」的影響評估,是從廣義的層面作定位,因為「直航」勢將催化兩岸全面「三通」,也就是等同兩岸經貿關係的全面正常化;同時,我們也從全球化及國際戰略的角度來評估「直航」及「三通」的影響,希望對相關問題處理能有更宏觀、前瞻的考量。

從總體面來看,「直航」對經濟層面的影響是有利有弊,從有利的一面來看,「直航」可以降低貨物運輸及人員旅行時間及成本,提高企業經營效率,並有助於確保我國海運地位及發展航空貨運、旅客轉運中心,同時,可激勵國內金融市場,促進兩岸產業分工,擴大雙邊貿易,提升資源運用的效率。

另一方面,評估結果顯示,「直航」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亦不可忽視,包括大陸物品進口增加及大陸台商產品回銷,可能衝擊國內產業,包括農漁業及競爭力較低的傳統產業及內銷產業;台灣人民將擴大赴大陸觀光旅遊、從事商務活動、消費乃至購買房地產,可能造成內需減少及擴大資金、產業技術及高科技人才流向大陸;可能造成結構性失業增加及通貨緊縮問題等。

從量化的數據來看,根據政府部門、業者及專家學者的計量模型推估,「直航」創造的相關經濟利益並不算高,例如:每年可節省的直接運輸成本海空運合計約僅新台幣一五0億元;GDP第一年僅增加0.0一%至0.0四%;長期累計約增加0.四%到一.一九%。當然,我們了解「直航」最重要的意義,是消除了對資源流動的限制,讓台灣企業能夠與鄰近國家及地區的企業進行區域性的經濟競爭,可以鞏固台灣的經濟戰略地位,避免遭到邊緣化。

參、「直航」對產業的影響

「直航」對產業影響可以從幾方面來看:

一、進出口貿易

首先,在進出口貿易方面,據專家分析,「直航」及「三通」有利於台灣出口技術層次高的工業原料及關鍵零組件,包括:石化原料、人纖、電子零組件等;另一方面,自大陸進口物品將大幅增加,可能受到較大衝擊的產業包括農產品、家電、消費電子、飲料、菸酒等。

二、產業投資

其次,「直航」對產業投資的影響,一般來說,由於台商在兩岸已建立產業分工體系,「直航」及「三通」將進一步擴大兩岸產業分工,廠商在台灣生產有利者,將以貿易取代大陸投資;反之,則可能將生產基地移轉大陸而增加大陸投資。從大趨勢來看,由於大陸經濟的磁吸效應及「世界工廠」的發展,未來製造業勢必進一步擴大在大陸投資的規模;服務業大陸投資的熱潮也可能出現,因此,國內必須加速產業升級,及擴大吸引外資及陸資來台投資,才能避免資金、技術、人才流向大陸的負面影響。

三、產業結構

「直航」對產業結構有深遠的影響,農業、工業將因「直航」而比重縮小,服務業比重相對增加。農漁業受衝擊較大,須朝科技化、精緻化方向發展,才能確保生存發展空間;製造業結構將大幅改變,競爭力較低的傳統產業及內銷產業將萎縮,高值化產業及科技產業比重將上升。服務業將成為吸收農業及製造業移出資源之主要部門,將大陸市場納入運籌管理範圍而有潛力發展為區域營運中心的服務業,包括運輸、物流、金融、旅行相關產業等,將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肆、「直航」經濟影響的綜合說明

一、「直航」利弊得失之關鍵

如果要讓「直航」發揮綜合效應,避免負面效應,關鍵在於能否有正確的政策方向及配套措施,來擴大其正面的影響,並減少其負面的影響,這又繫於幾個關鍵:第一,台灣能否提升國際化程度;第二,能否全面改善投資環境及生活品質,加強經濟吸引力;第三,能否維繫產業核心競爭力,強化台灣生產基地;第四,能否促使資源進出的平衡流動。換句話說,「直航」的利弊在相當程度上是掌握在我們能否興利除弊,促使台灣經濟持續「向上提升」。

二、「直航」應有的經濟配套

有鑑於此,我們認為,推動「直航」須積極建構及完善相關的配套措施,包括:

 ─ 在「深耕台灣、佈局全球」的國家經濟戰略下,持續推動台灣經濟國際化。
 ─ 以「資源整合者」定位台灣經濟轉型方向,提升台灣技術創新、運籌管理及系統整合能力。
 ─ 提升綜合競爭力,擴大吸引國內外投資。
 ─ 建立配套之產業結構調整措施,以有效處理產業結構調整衍生的投資外移、產業衰退及失業問題。
 ─ 配合「直航」,規劃推動兩岸經貿架構性協商,以爭取產業調適時間,確保及增強核心競爭力,並促進兩岸資源的平衡流動。

伍、「直航」的非經濟層面影響

一、國家安全衝擊

「直航」對國家安全的衝擊不只是在傳統軍事上的思考,也可能對社會面帶來各種衝擊,尤其是治安及疫病防治方面。在政治及國際關係層面,也可能對國家主權造成傷害及台灣國際活動空間受到壓縮。在經濟層面,「直航」可能使台灣經濟對大陸市場依賴度升高,金融風險增加,並造成產業空洞化及失業等問題。這些風險是否會發生,需視後續處理「直航」是否夠謹慎,政府所採措施能否有效管理這些風險。

二、國家安全配套作為

一方面,在軍事上,國防部必須調整在兩岸軍事的配置,以致於整個戰略思考,都要作一定的調整。為降低衝擊,國防部也提出具體的建議。

另一方面,在內部來講,須進一步強化國家安全網的建構,尤其社會治安的強化、防檢疫機制的確立、經濟開放的安全網及防火牆、民主深化及政治互動體制的改善等,應該列為最優先推動的安全防護工作。

陸、「直航」協商問題

「直航」另一核心問題為協商問題,協商問題與兩岸政治互動有很深的關係,現階段兩岸間最大政治問題為「一個中國問題」,中國大陸把「直航」或相關經貿往來,視為國內事務,這是協商「直航」最大的政治障礙。要處理「直航」問題,我們的立場,不希望中國大陸設定政治前提;我們可專就「直航」問題討論,如果雙方都有意願的話,必然有足夠彈性處理現所面臨因政治問題而衍生的協商障礙,所以,問題癥結仍在大陸方面的「意願」問題。

陸委會推動此次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修正,修正若干條文,提供政府在處理兩岸協商有較大的彈性,在一定程度可以引進民間團體的協助,有利擴大處理兩岸協商問題的彈性。總而言之,協商的問題最重要在「意願與誠意」,若有意願有誠意,雙方一定會有啟動協商的彈性。

柒、推動「直航」是持續性工作

一、「直航」的準備工作

推動「直航」是持續性的工作,也持續在展開,「直航」的準備工作在過去三年多來即已逐步地展開,包括:

 ─ 落實執行大陸投資「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
 ─ 加入WTO兩岸政策調整方案。
 ─ 加速推動台灣經濟國際化。
 ─ 促進產業升級,改善經濟體質。
 ─ 改善投資環境,落實台灣投資優先。
 ─ 強化國家安全網。
 ─ 建構社會安全機制,強化防檢疫措施。
 ─ 修正兩岸關係相關法制,建構兩岸協商及交往的新機制。

二、推動貨運便捷化措施

政府已經在九月十日公布了航空貨運便捷化的具體方案,此為邁向「直航」前過渡性措施,針對台商的迫切需求,推動小規模、有限度之「間接貨運包機」,以有效解決現階段大陸台商經常面臨的運輸瓶頸問題,並便利台商關鍵零組件的運補,強化在台灣的生產基地,提升台商之運籌管理能力及國際競爭力。這個政策是在兩岸尚未進行協商,無法採取更便捷航空貨運方式前,所採取對現狀變動最小,最有可行性,且能體現兩岸互利雙贏的措施,若此項措施能在兩岸良性互動下順利啟航,將為未來兩岸「直航」創造更有利的條件。至於海運運捷化相關措施,亦已進入具體規劃階段,將在近期內對外公布相關措施。

捌、結語

從「直航」影響評估報告的結果,我們了解到「直航」不是要不要做的問題,而是應該怎麼做的問題。台灣多數民意贊成推動有條件的「直航」,也就是「尊嚴、對等、安全」的「直航」,反映的就是如何趨利除弊的普遍期待。

公布「直航」報告,充分展現出政府真誠、負責任的態度,來面對處理「直航」及「三通」等問題。我們希望,評估報告可以提供各界共同思考的基礎,讓大家能夠更深一層體認「直航」問題的複雜性,也更多一分處理「直航」問題的慎重及責任感。我們期待企業界能夠提供更多寶貴的智慧及理性解決問題的意見,共同協助處理「直航」及「三通」的有關問題,為台灣經濟長期發展奠定可長可久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