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大陸委員會

大陸政策文件資料(民國80年-97年)

陳總統接受公共電視「台語晚間新聞」開播專訪

  • 發布日期:97-03-03

陳總統水扁先生3日上午在總統府接受公共電視「台語晚間新聞」開播專訪,除回顧八年執政期間對推動台灣民主與本土文化意識的堅持外,也對即將在今年3月22日選出的新任總統,表達衷心期許;此外,總統也針對台灣入聯公投表達看法,再度呼籲國人要為台灣的未來前途著想,一起努力,讓台灣站上國際舞台,讓2,300萬人民的聲音傳遍全世界。

總統全程以台語答覆訪問,問答全文如下:

主持人:總統身為政黨輪替後第一位總統,對台灣本土、台灣文化這幾年的打拚大家都看得到,甚至也要成立國家文化館,這8年來您覺得工作已經圓滿順利結束,或是還有許多政策希望未來的總統能繼續延續?

總統:總是做不完的,再長再久也做不完,所以我希望未來的新總統、新政府能繼續推動台灣文化的價值。台灣文化的價值可分為三部分,第一是多元族群,第二是海洋文化,第三是台灣主體。大家都知道,在台灣土地上所住的人,雖然都是台灣人,但是台灣人中有很多不同族群,包括:河洛人、客家人、原住民、從中國大陸各省來到台灣我們所講大陸籍的同胞,特別是這幾年我們都很清楚的,外籍新娘新住民等,這些人構成我們所指的台灣人。這麼多不同的族群住在一起,大家的想法、生活習慣、宗教信仰都不一定相同,所以表現出包括語言、文化、藝術等各方面都不一樣,這就是我們最珍貴的資產,因此我一直覺得在台灣,各族群都是平等的、一樣重要、不能有任何大小眼,我也很高興公共電視能有晚間台語新聞,這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

過去,2001年我們就有了客家委員會,2003年成立客家電視台,2005年成立原住民電視台,這些都是政府重視不同族群,因為母語過去未受到重視而漸漸流失,我們要用政府的公權力與大家共同努力把它救回來,所以我覺得國家母語發展法的推動很重要,目前已送到立法院希望早日通過,這表示各族群都是平等的,大家都可以說媽媽的話,而覺得很光榮且驕傲,這是政府施政的重點。

其次是海洋文化,台灣的文化不是大陸文化、不是中國文化,我們台灣的文化不只是多元文化,更是海洋文化,因為我們是一個島嶼、是海洋國家,2,300萬台灣人都是海洋之子,就如同大海一樣,每一個人的胸襟都很廣闊,海洋不是足跡的終點而是視野無限的延伸,所以身為海洋文化的一份子,我們所展現出來的都不同,我們受到很多外來的影響,但外來的文化,包括美國、日本、香港、東南亞、中國大陸文化,來到台灣之後,台灣就如大海,海納百川,再多的河流來到大海都會被包容與尊重,這就是多元文化、台灣海洋文化的一個特色。

最後就是台灣主體,我們就是主角、核心、重點,我們不是別人的地方,因為我們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既然我們是一個主權國家,我們的文化就要堅持,我們的主體性、獨立性,雖然我們能包容、尊重來自全世界不同地方的不同文化,但是來到台灣之後,都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中國文化來到台灣,也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美國文化、日本文化影響台灣之後,但是來到台灣這一塊土地,也是變更、在地化,成為台灣文化的一部分,這就是我們要講的台灣主體意識,以文化來說,我們也要記得台灣文化的主體性,這一點清楚了之後,就比較好運行、比較好走了。

主持人:總統您說到台灣的主體性,其實過去8年我們算過,總統出訪拚外交達10餘次,並且認真打拚來維護台灣的主體性。我們知道台灣總統是透過民主程序所選出來的,我們台灣人可以自己選總統,像最近總統力推「台灣加入聯合國」公投,總統甚至說票可以不投給謝長廷,但是一定要投公投票,雖然外面有許多不同的解讀,有人說總統是要在這方面與謝長廷作關係,有人說這其實是總統為了台灣的主體性作打算所說的話,總統您願意在這裡藉此機會向外界說清楚嗎?

總統:我是要和大家報告,我們台灣既然是一個主權國家,不管這國家的名字叫做什麼,叫台灣,還是中華民國,就讓你說台灣這個名字就是中華民國,不過這個中華民國和過去所說的中華民國是完全不一樣的,這個中華民國只剩下台灣而已,等於台灣就是了,北到馬祖的東引,南至東沙島、太平島,這就是我們的台灣、這就是我們的國家,你不可以說我們這個國家的領土主權包括中國大陸,還包括外蒙古,這會讓人笑話的,變成政治笑話,不要作這種夢就是了。

所以在這裡我們就會愈來愈清楚,我們要如何來愛台灣、挺台灣、顧台灣、護台灣,就是要堅持我們的主體性,要記得我們是一個主權的國家,我們不是人家的一部分、不是人家的地方政府、不是人家的一省、不是人家的特別行政區,這點大家清楚之後,我們就知道為什麼我要這麼辛苦拚外交,任內8年出去十幾次,目的就是要台灣作為世界地球村的一份子、善盡國際社會的責任與義務,所以我們不能在國際舞台消失,我們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能聽得到、看得到我們是來自台灣這偉大的國家,雖然土地面積不大,人口也不是很多,2300萬,但是我們覺得作為一個台灣人是驕傲的。

但我們也要知道我們是一個主權國家,一個國家就有主權,今天我們所面對的是來自中國的打壓、他們的杯葛,他們的目的就是讓台灣不是一個主權國家,不管名字為何,都不是一個國家,沒主權就沒有外交,所以他們在國際舞台要將台灣所有的邦交國全部挖掉,這就是他們所說的「三光政策」,我覺得我們是沒有辦法接受的,但中國就是這樣做,甚至說在國際舞台、在聯合國,台灣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是地方政府,所以他們要用武力來打台灣,如果台灣人民不從,他們將以武力來拿台灣,所以在2005年通過以「反分裂國家法」作為侵犯、恫嚇台灣的法源依據,這也是大家都非常清楚的事情。

2000年我作總統時,對岸所部署的飛彈才200枚,現在已經超過1000枚,已經達到1328枚,而且還在持續增加中,完全沒有放棄以武力侵犯台灣的意圖與準備,我們應該怎麼辦呢?我們就是要民主,民主就是護台灣、顧台灣、拼中國最有力的武器。過去我也曾說,民主就是台灣最有力的TMD(戰區飛彈防禦系統),我們有「民主」這項武器不是要去攻打他們,而是要顧自己的安全、顧自己的幸福,我覺得這一點大家也越來越清楚。

另外,大家也都知道什麼叫做民主,民主就是台灣的未來、台灣的命運,應該由2300萬台灣人民才有權利來作主,不能由任何國家、任何政黨、任何政權替台灣人民做決定,這是不對的,這是違背主權在民的原理、住民自決的精神。我為什麼這幾年來一直在推動公民投票,因為公民投票就是直接的民主、真正的民主,如果要侵犯台灣,我們可以發聲說我們不要接受你的武力侵犯,我可以反對、可以不作為你的一部分、我要當家作主、我要作為一個主權的國家,這就是2300萬台灣人民應該有權利與自由,透過公投的民主程序來向世界發聲。

所以包括入聯公投,我們也是一樣,返聯公投我相信也是一樣,都是向全世界來發聲,就像我所說的,因為顧台灣比政黨還要重要。我在2004年競選總統連任的時候也曾經講過,我甘願總統沒選上沒關係,但是公民投票的推動,歷史性第一次公民投票的舉行,我絕對要堅持,如果因為這樣致使我總統連任失敗,我也沒關係,因為台灣比較重要。所以這次我也一直在訴求,當然我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民投票,大家絕對不要放棄,因為全世界都在看,我們不可以被別人笑、被人看不起,所以這一點非常重要,不過我也知道有些人在反對,甚至屆時不來領票,目的就是要讓任何的公投通通不過關,什麼人可以得利?中國當然最高興、共產黨最高興,我覺得這一點大家一定要覺醒,入聯、反聯都過關才可以長長久久顧台灣,我也一直在說,不管你是挺藍還是挺綠、挺謝還是挺馬,都一定要挺台灣,我也時常這樣講,就是要跟大家共同來勉勵、鼓舞,表示我們對這一次的公民投票舉行的重視,它的重要性當然與選總統一樣重要,如果要比哪一項比較重要,其實公投的舉辦與過關甚至比選總統更為重要,我的重點就在這裡。

主持人:講到台灣的主體性,您剛剛也講得非常清楚,我們知道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在今年3月14日屆滿3年,中國人大也即將召開,也剛好碰到台灣總統選舉,所以就您的經驗來看,台灣未來新的國家元首面對中國應該要如何才能顧到台灣的主體性?要怎麼做才能有足夠的承受力?

總統:3月14日就快要到了,其實在3年前,也就是2005年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的時候,全世界一片譴責,包括美國、歐盟等國都譴責中國為何要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認為違背世界和平的精神。但令人遺憾、難過、痛心的是,就在中國3月甫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且全世界一片譴責聲中,中國國民黨與親民黨的黨主席都想搶頭香往北京跑。在那個時候還往北京跑?明知中國做統戰還要被利用,去談那些、簽那些有的沒的,這是非常漏氣的事情,也讓全世界看不懂的事情。這就讓人很困惑了,全世界都在罵,竟然有人偏偏要幫中國鼓掌,去那邊不管是牽手或擁抱,好像根本沒發生什麼事一樣,這究竟對不對?

我們去年就知道,最近也有人提起這件事,「反分裂國家法」通過後,他們跑到北京去簽的東西,其中有一條中國還好像很善意似的要支持台灣在世界衛生組織(WHO)中有一定的參與,結果白紙黑字寫下後不久,中國的衛生部就和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處偷偷簽署一個秘密備忘錄(MOU),裡面記載如果台灣再度發生類似2003年SARS疫情時,究竟是否嚴重應該由中國衛生部決定。世界衛生組織要派專家來台灣幫忙竟然得經過中國的批准,另外,我們若有需要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技術性會議時,我國的學者專家必須在5個禮拜前提出申請,且不是提出申請即可,也不是由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決定,竟然必須送中國衛生部批准,這是什麼意思?這件事情很多人不知道,還以為兩位在野黨主席去中國,中國表達得很善意,結果呢?私底下捅你一刀。這一點大家一定要覺醒。

3月14日即將到來,某黨說也要辦一個活動反對反分裂國家法,3年前他們做這些事有道歉嗎?現在就說也要反,當時有反嗎?根本沒有反對啊!非常矛盾。

主持人:這是我國面對中國壓力的重點,您8年來站在總統的高度,3月22日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不管是藍或綠當選總統,依您來看,台灣的新總統必須面對怎麼樣的壓力?不管是中國、外交或台灣內部可能產生怎麼樣的政治變化,您能不能作一些預測、分析。

總統:最重要的是要堅持台灣的主體性,要堅持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既然堅持我們是主權國家,我們的主權絕對不能放棄,國家主權絕對不能打折、讓步,這是最重要的,所以必須覺悟,在外交上要如何突破,要中國不要打壓台灣的外交地位,全都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國對台灣外交的打壓是不分黨派、藍綠或中央與地方的。馬英九當過台北市長也知道,我當台北市長時,還可以辦在「國際地方政府聯合會」(IULA)底下的「世界首都論壇會議」(WCF),美國華府的市長也來參加,但是我辦完之後,換馬英九當市長,台北市就被趕出來了,為什麼?因為中國認為台北不是首都,沒資格作首都,台北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而已,真正的首都是北京。所以也不因為馬英九當台北市市長,他是藍的、是國民黨的、他是親中國的,致使中國說要不然稍微放手一點,沒有,照趕不誤,把台北市趕出世界首都論壇。

所以這次包括我們立法院王院長,我拜託他擔任特使去參加韓國新總統、大統領李明博的就職大典,結果也是一樣,中國抗議說如果讓王金平院長去,他們就不會去,韓國聽到中國的特使不去,嚇也嚇死了,後來他們就跟台灣說,請我們諒解,對方的反應這麼大,我們不想再這個時候跟他們打壞感情,所以台灣沒有參加。所以說,即使拿到了邀請函也沒有用,就是這樣,也不會因為說王金平院長是藍的、是國民黨的、是國會領袖而不是行政部門的代表,這樣也不通,這是我要給未來的新總統,不論是誰都要了解,不要胡亂有那種幻想,認為說他來就會比較行、比較高級,不會的。

經過這八年,我的經驗是,只要我們堅持我們是主權國家,我們絕對不自認是他們的一部分、他們的地方政府,他們對台灣的打壓就永遠不會改變,只會愈來愈嚴重,而不會愈來愈輕鬆,這一點是我想跟未來的新總統來共同勉勵之處。

主持人:這是您的經驗。照您看來,台灣的政治變化,不論是誰當選總統,在目前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對峙的情況已經成立之下,其他小黨,比如說台聯,未來是否仍有生存空間?另外也要向您請教,不知道您和台聯的李前總統是否仍有繼續聯絡?

總統:大家知道,為了台灣,沒有什麼要計較的,一定要合作,一定要團結,這樣力量才會大,不要認為政黨和政黨相互之間,過去有過競爭、有過緊張,致使打壞感情,我覺得不能這樣,我要和大家共同來勉勵。當然我也很擔憂,現在國會的生態演變至此,又回到過去20幾年前的一黨獨大,就是過去那個老賊的時代、萬年國會的時代。

現在,如果很多問題無法在立法院的國會殿堂來辯論、來競爭、來解決、來處理,很有可能再回到街頭抗爭的時代,因為很多聲音在國會殿堂無法發聲,有些小黨沒有代表、沒有席次,有些黨雖然有席次,但是和他在民間所得到的支持,比如說民進黨席次跟它的支持度及在立委選舉時的得票率不成比例時,到時很有可能很多聲音在立法院殿堂沒有辦法出來,這樣就不得不回到過去街頭的時代,走街頭,向民間直接訴求,向人民來訴求,因為無法透過國會向國會議員表達,所以只好重回街頭。我也相信,這絕對不是大家所樂見的,但是很有可能會發生。我是不贊成說,像有的黨拿了3%、4%的票竟然沒有席次,所以這個規定是有問題的,我們要好好地來思考,是否應該作個檢討跟修正,在得票率跟席次不相當的時候,這是不是一個好的現象?我不相信這是個好事情,這也是要來檢討。

另外,大家都想說,國會的問題很嚴重,一黨獨大很嚴重,但是我還是要提醒大家,我8年任內所面對的困難、處境,未來的新總統、新政府應該也是一樣要面對,這都是跑不掉的,就是憲政體制的混亂。到底我們是要總統制、內閣制或是雙首長制?我們通通不是,過去我常常提到,我們的憲政體制就像是「烏魯木齊」(亂七八糟),是很大的政治笑話,但大家都不願面對。現在大家在競選總統,選得如火如荼,大家這麼認真,爭得這麼厲害想選上總統,但若憲政體制不改變,總統是在做什麼的?是國家元首而不是行政首長,總統是三軍統帥、對外代表國家而已,真正最高的行政機關是行政院,最高的行政首長是行政院長,不是總統。

所以現在候選人說了這麼多政見,我也偷笑,這些政見總統能扮演多大的角色?很多都是行政部門,甚至有些是司法的事務,也不是總統可以管的,在這個時候說出這麼多的政見,其實真正與總統有關的也沒有幾項,但是大家不知道,還是選得很熱鬧,說得也很多,支票也隨便開,我認為這是很嚴重的事情、很嚴肅的事情,未來憲政體制的困境要如何做最好的選擇,這是大家共同的難題,還是要大家共同面對。

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請教總統,8年任內何事讓你最為滿意,之前總統曾說卸任後要擔任台灣的志工,台灣志工的辦公室要朝哪個方向運作?

總統:當然不能自己對自己打分數,做得再多再好,別人也會嫌,有句話說「做到流汗,讓人嫌到流涎」,這也是應該的。作為一個政府、一位總統,要隨時接受監督、批評與指教,我們也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夠多、不夠好,甚至有些事情不夠堅持,我也需要檢討,如果中間有任何的缺失,我也願意道歉。不過,我們也知道,過去我們堅持台灣主體意識的路線、堅持落實社會公平正義的路線,這絕對是正確的路,未來的總統也絕對是朝這個方向走下去,不可能再民主倒退,我們對於相信台灣、堅持改革的事做得那麼多,有些批評也是應該的,但方向絕對是正確的,這點我絕對不後悔。

例如軍隊國家化,過去有可能嗎?但是過去8年來軍隊國家化就是社會安定最主要的力量,我也曾說過,媒體再亂、國會再亂都不怕,只要軍隊不亂,社會就不會亂,8年來已證明這是對的。過去威權的時代控制新聞自由,當時也沒有言論自由,很多人為此入獄,但是8年來我們感到很驕傲,台灣的新聞自由拿到亞洲第1名,甚至在世界的排名還超過日本、美國,這就是我們的資產,雖然有的人說這太軟弱,電視台每天開罵,你也不處理,但我說不行,不能再讓民主倒退,我寧願扛著歷史的十字架,也要捍衛、維護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

此外,過去一些被認為不可能改革的事情,像改革軍公教退休所得合理化,或是對勞工的保障,勞工不必再擔心換了工作,年資、退休金就此消失,這就是勞退新制;包括國民年金的推行、最低稅負制也都能順利完成立法實施,我也非常高興,也有很多建設,像高鐵,沒有變成廢鐵、廢五金,也讓人感到高興;或是雪山隧道,也是很不容易的大工程;以及基隆河整治成功,現在民眾不必再煩惱汐止、瑞芳地區淹水,也讓我很高興。

所以,做很多事情沒關係,讓人批評也沒關係,但作為一個總統,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當然不足的地方,我也願意接受批評。
 
【資料來源:總統府新聞稿】

類別

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