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經續會全球與兩岸組結論

  • 發布日期:95-08-04

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 全球佈局與兩岸經貿 結論

◎共同意見

壹、對全球佈局與兩岸經貿的基本認知

一、面對全球化趨勢,我們必須勇於改變,勇於創新觀念,勇於創造台灣的相對優勢,才能提升全球競爭力,追求台灣經濟的永續發展。

二、中國大陸、印度等經濟崛起造成全球市場板塊的變動,是台灣必須面對的現實。我們必須認知這種變化為台灣經濟發展帶來的機會與風險;唯有做好風險管理,才能將全球市場的動態變化轉變成台灣經濟的長期優勢。

三、兩岸經貿發展有利有弊。台灣企業在兩岸進行產業分工,帶動中國大陸投資熱潮及兩岸貿易發展,對持續台灣經濟發展動能有一定的貢獻。但另一方面,兩岸經貿造成人員、資金、技術向中國大陸持續傾斜,同樣有不容忽視的衝擊。未來要如何降低相關的負面影響,是持續推動兩岸經貿發展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

四、兩岸經貿對總體經濟的風險,是來自台灣經濟對中國大陸市場依賴程度的加深,截至2005年底,台商赴中國大陸投資累計金額占對外投資總金額比重達53.3%,2005年單年高達71%;2005年台灣對中國大陸出口占總出口比重達28.4%,若加計香港高達37.8%。最近幾年,這種依賴關係有持續擴大趨勢,引發經濟「中國化」的憂慮,也影響台灣經濟的自主發展,故政府必須積極負起管控風險的責任,有效降低兩岸經貿開放可能衍生的總體風險。

五、台灣經濟對中國大陸市場依賴程度持續加深,主要源於幾個因素:

(一)國內產業發展模式偏重代工製造,在全球競爭壓力下,生產製造部門被迫大規模移往生產成本較低的中國大陸,也衍生擴大兩岸經貿開放的訴求。這種產業發展模式必須進行根本調整,才能有效降低對中國大陸市場的依賴。

(二)國內企業的商業慣性,多側重於開發地緣關係密切、語言文化相近的中國大陸市場,如何有效引導企業改變商業慣性,是降低對中國大陸市場依賴的關鍵因素。

(三)國內經濟受到鄰近經濟區及新興都會崛起的影響,綜合競爭力相對弱化,投資環境因各種經濟及非經濟因素(特別是政治對立、行政與立法部門互動及效率不彰等問題)亦出現不利變化,也是加速企業赴中國大陸投資的重要原因。

(四)中共當局多年來策略性吸引台商擴大投資中國大陸,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

六、在全球競爭壓力下,雖然國內企業及在台外商對直航及三通有實際需求及很高期待,但全面展開直航及三通,無可避免地將催化兩岸經濟的加速整合,加深台灣經濟對中國大陸依賴的程度,台灣經濟勢必面臨愈來愈多的挑戰,必須妥適因應。再者,直航涉及安全、懸旗、證照查驗、航政管理等公權力事項,必須透過兩岸協商,簽署協議方能執行。為確保兩岸經貿關係能符合台灣整體利益,如何促使中共當局恢復兩岸制度化協商,並作好準備工作,是必須努力的關鍵課題。

七、面對全球化與兩岸經貿問題,朝野及各界皆認同需以國家安全及總體利益為優先,但不可諱言,由於對國家安全及國家總體利益內涵的認知有所差距,國內對兩岸經貿政策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我們也必須體認這種分歧存在的事實。是以,如何在政策及制度設計上能夠引導企業與政府相互配合,凝聚朝野共識,追求共同的目標,是確保台灣經濟永續發展的最重要課題。

八、基於以上認知,要提升全球競爭力,降低對中國大陸市場的依賴,必須有三方面的努力:

(一)在現有產業基礎上,加速研發、創新、品牌建構及服務內涵,以增加各類產業附加價值,全力提升經濟綜合競爭力,強化台灣作為連結全球市場的加值服務及製造研發基地。

(二)必須制定積極政策鼓勵企業尋求藍海策略,擴大在中國大陸以外地區的佈局,並應積極推動策略性國際經濟合作,突破參與制度化區域經濟整合的障礙,增強台灣作為全球連結平台的功能。

(三)在兩岸經貿方面,應該在加強落實推動「台灣優先」、「全球佈局」的前提下,達成增加投資台灣、創造就業機會、拉近城鄉距離及縮短貧富差距之目標。

貳、強化台灣經濟基磐,擴大全球運籌優勢

一、提升產業競爭力,加強吸引外資及台商回流

(一)以持續力推動產業升級與轉型,鼓勵國內投資

台灣應發展以研發、創新、品牌、服務及知識經濟為導向的高附加價值產業是各界共識,但產業升級與轉型無終南捷徑,必須綜合政府與民間部門的持續努力及長期投資,才能克竟其功。是以,除現有各種努力外,必須採取以下革新作為:

1、全盤檢討及整合各項產業發展計畫,從發揮產業綜效觀點,提升計畫涵容能量,並避免資源重複使用及浪費。政府可運用之有限資源應集中協助發展具未來性、關鍵性之產業。

2、強化勞動市場效率。研擬未來10年至20年之人力資源發展計畫,協助培養產業技術及管理人才,並有效解決高級專業人才不足及勞動力供需失衡的問題。

3、活絡資金市場。檢討改善中長期資金運用方式,加強配合產業轉型功能;政府管理之基金應以國內投資為優先,對於海外投資應作嚴格規範。

4、促進土地有效利用。通盤檢討農地以及公有及公營事業土地利用效率;在考量環境成本下,建立效率及公平機制,適切提供閒置土地以應產業需求。同時,應通盤檢討各種產業園區開發及運用狀況,建立整合運用機制,避免開發資源浪費及土地閒置。

5、以區別性優惠措施鼓勵投資台灣,各項產業優惠或協助措施(如研發替代役配額、租稅、補助等),對優先投資台灣者應享有更多優惠待遇,以落實「深耕台灣,佈局全球」的產業發展理念。

6、建構因應產業轉型配套制度及規章,降低衍生的各種社會成本,提供產業升級或轉型的誘因,減少企業轉型之阻力。

7、加速智慧資本累積。政府應擬定促進智慧資本累積的長期計畫與方案,並建立具體指標以作為成效管考。

(二)提升經濟綜合競爭力,強化產業區域競爭優勢

面對鄰近經濟區及新興都會的崛起,台灣必須調整整體策略,從空間結構及區位戰略著手,提升綜合競爭力,以增強國內產業在區域競爭的優勢,具體做法如次:

1、因應高鐵完工通車及海空運輸系統的整合建設,重新組建台灣各地區之經濟發展區塊,結合政府與民間資源及地區聯繫機制,進行整體規劃及建設,並增強區塊間互補功能,以提升整體競爭力。

2、對自由貿易港區及關聯之產業特區進行結構性的功能再造,檢討僱工比例限制,突破目前獎勵措施多數是吸引區外事業移轉區內的情況;以創新服務等新觀念,發展高附加價值、具區域策略性的產業,全面提升自由貿易港區等功能。

3、通盤調整國際商港及航運發展策略,並擬定中、長程計畫落實推動。考量國際航運趨勢,未來港口建設及發展應結合轉運功能、產業發展及區域建設之綜效,提升港口所能創造之整體附加價值。

4、研提改造航空業競爭力的短、中、長程計畫,並全盤檢討國際機場營運與發展問題,以期整合航空運輸資源發揮支援產業轉型的綜效。

(三)加強吸引外資及促進台商回流

1、建構海外台商回台投資之資訊及聯繫平台,充分提供台商各項投資機會及相關優惠資訊,並協助解決回台投資問題。

2、建立有效的招商機制及多元化獎勵制度,整合政府資源,進行全方位招商工作,並落實單一窗口服務,以擴大引進外資。

3、配合招商有效解決在台投資外商所需人才問題:

(1)依據WTO規範原則,排除外商企業內部人員跨國移動之限制。

(2)放寬外商聘僱之外籍專才申請簽證及工作許可之資格限制並縮短流程。

(3)完善外籍專業人才來台工作及生活之相關配套。

4、外人來台直接投資(非中資)限制應檢討改革;在相互對等、有利台灣的前提下,盡速推動外國專門職業人員來台提供服務之修法作業。

5、塑造有利台商回流之財金環境

(1)改革相關稅制,減少台商資金回流之障礙,例如:規劃遺產稅及贈與稅調降及相關配套作法。

(2)擴大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功能,以利台商以台灣作為企業財務操作及資產管理之據點。

二、積極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協助廠商全球佈局

(一)積極推動與策略性貿易伙伴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TA)及雙邊租稅協定等;加強掌握東亞區域制度化經濟整合動態,並積極參與。

(二)在洽簽FTA及參與制度化區域經濟整合之政治阻力未能排除之前,應採行策略性的作為:

1、結合政府與民間力量,積極規劃推動策略性之國際經濟合作,以達到近似FTA的效果。

2、積極運用國內工商企業海外投資影響力,並善用民間學術機構力量,逐步排除洽簽FTA的障礙。

3、輔導及協助國內企業赴已簽署區域經濟協定或FTA之國家投資佈局,以間接取得跨國經濟整合的利益。

(三)善用世界貿易組織(WTO)及亞太經合會(APEC)機制,持續排除貿易及投資障礙,以維護廠商在國際市場之公平競爭機會。

(四)強化對外經貿談判之機制,增加政府資源投入並整合民間資源,以利落實洽簽FTA與參與國際經濟整合,並提升我國在WTO及APEC的角色功能。

(五)落實推動與中南美洲邦交國之各項經濟合作計畫。

(六)協助台商進行全球佈局,分散市場:

1、因應油價高漲,產油國油元大增,建設需求及商機湧現的新情勢,政府應盡速研擬積極性計畫,協助企業前進中東等產油地區進行佈局,並對替代性能源預作全球性之佈局。

2、政府應針對中國大陸以外之新興市場,持續進行有系統的國情及商機等相關資訊的蒐集研析,並選定目標國家或地區,集中有限資源,協助廠商進行佈局,分散市場。

3、全盤檢討現行出口拓銷及對外投資之輔導機制,導入積極的鼓勵及協助措施,研議設立全球佈局發展基金,輔導台商全球發展。

4、建構海外投資資訊平台,提供企業世界各國經貿狀況及風險評估,並建立海外投資諮詢機制,協助企業全球佈局。

(七)政府外交及其他涉外單位資源及人事佈局,應配合推動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及企業全球佈局,進行結構性調整。

(八)配合全球佈局之需要,研擬國際經貿及談判人才培育計畫,並加強外國語言能力,以提升全球佈局的能力。

參、兩岸經貿政策調整

一、強化兩岸經貿風險管理機制

兩岸經貿發展衍生很多風險及負面影響,除企業必須具有自我風險管理的能力外,政府亦有責任建立及強化風險管理機制,才能避免兩岸經貿持續發展對國家總體利益及個體經濟可能造成的傷害:

(一)政府應每年進行兩岸貿易與投資影響評估報告,並對外公布,評估內容應涵蓋各項兩岸及總體經濟指標〔包括正負面的評估,如:赴中國大陸投資占GDP之比重、赴中國大陸投資占國內投資之比重、赴中國大陸投資占整體對外投資之比重、對中國大陸(含香港)出口占總出口比重、貿易結構變動、經濟成長率、失業率、超額儲蓄率、外匯收支及存底變動情形等〕,中國大陸金融、經濟、社會風險評估,以及可能涉及之國安影響;若發現異常情況,應即採取必要因應措施,以降低兩岸經貿對整體經濟的風險。

(二)相關機關應就兩岸人員、投資、金融與技術往來等領域,建構有效的風險管理機制,以防止走私、偷渡、非法滯留等危安情事,以及敏感科技、核心產業技術及優良品種外流,並降低整體經濟及金融的可能風險。

(三)政府應積極推動攸關兩岸經貿秩序之協商議題,包括台商投資權益及人身安全保障、兩岸經貿糾紛調處、智財權保護及開放中國大陸人民來台觀光等,並採取有效作為解決標示台灣、農特產品地名及企業公司名稱及商標在中國大陸遭到搶註、以台灣或台灣地名在國際市場銷售及其他智財權被侵害等問題。

(四)要求中共當局應承諾並落實保障台商在中國大陸投資之權益及人身安全。

(五)要求中共當局承認我方專門職業證照。

二、中國大陸人士來台

(一)優先放寬從事正常商務活動之人員往來:

1、放寬跨國企業邀請中國大陸員工來台召開會議及從事相關活動之人數及資格限制,以增強跨國企業在台灣建立營運中心的意願。

2、適度放寬企業邀請中國大陸商務人士來台限制。

3、完善中國大陸商務人士來台相關安全管理配套。

(二)在加強吸引外國觀光客之前提下,推動開放中國大陸旅客直接來台觀光(第一類),並確立以下政策底線:

1、堅持台灣主體性,絕不為開放而損害國家主權。

2、完善相關安全管理配套(如總量管制、團進團出),預防可能衍生的負面影響。

3、接待能力及相關配套措施必須完善,以維持高品質旅遊。

三、兩岸投資及貿易

(一)中國大陸投資政策將在有效管控風險下持續進行:

1、重大投資案件之審查,必須充分考量在台相對投資、全球佈局、技術移轉、僱用員工變動、財務計畫及對母公司回饋,以及對相關產業與總體經濟之影響等重要因素,以確保投資案對台灣的整體利益;並應落實事後監督及考核。

2、中國大陸投資所涉技術輸出管理,在維持台灣技術領先及核心技術不外流之原則下,對於中國大陸已經開發成熟或國際上[如瓦聖納協議(Wassenaar Arrangement)等]已不予管制之產業技術,可進行檢討,但仍應考慮對整體產業及國內就業之影響等因素。

(二)中國大陸物品進口之開放將審慎推動:

1、我方主動開放項目,持續依現行中國大陸物品進口審查機制,進行定期及不定期檢討,逐步調整開放項目。

2、整體性中國大陸物品進口開放,應預為規劃,並依WTO規範,由雙方代表進行協商,在作好相關產業因應配套下,進行有秩序的調適。

3、針對中國大陸物品進口對部分國內產業造成之衝擊,將加強運用反傾銷、進口救濟等貿易防禦機制,以維護國內業者之權益。

四、兩岸金融往來

鑑於台商在中國大陸投資規模日益擴大,衍生龐大的金融服務需求,國內金融機構有提供台商需求的能力與強烈意願,但兩岸金融往來涉及諸多不可預期的風險,因此,需在建立金融監理機制並做好防火牆下循序推動:

(一)在確保國家主權及安全前提下,兩岸政府應進行對等協商並簽署協議,建立兩岸金融監理制度,並就開放銀行在中國大陸辦事處升格分行相關政策事宜,綜整各方意見,研提風險評估報告。

(二)持續推動兩岸協商簽署證監備忘錄。

五、兩岸直航

兩岸直航影響廣泛深遠,歷來民意調查顯示,多數民眾支持在確保安全、對等、尊嚴的前提要件下進行直航,反對無條件、冒進的直航,因此,「直航」必須時機成熟,並有周延的規劃及配套作為:

(一)兩岸直航的實施,須在確保國家主權及安全前提下,由兩岸政府進行對等談判簽署協議後付諸實施,以符合國家最大的利益。

(二)兩岸直航應在簽署協議付諸實施後,循序漸進,以穩健有序的步驟,持續推動。

◎其他意見

一、在衡量國家安全及企業國際競爭力需求之考量下,檢討調整企業投資中國40%限制問題。

二、企業赴中國大陸投資上限規定,旨在考量兩岸關係特殊且中國大陸事業經營資訊不夠充分透明,故需避免企業投資過度集中於中國大陸。惟目前已有部分企業超過或瀕臨上限規定,也衍生放寬赴中國大陸投資上限之強烈需求。但也有部分人士認為過度投資中國大陸已嚴重排擠國內投資,且歷次民調顯示過半民眾期待政府對廠商投資中國大陸應較嚴格一些。

鑑於此一問題之高度複雜性,政府應就赴中國大陸投資上限規定及實施效果進行根本檢討,建立更具效率、客觀、公平及透明化的管理機制,以確保在總體風險可以管控下,讓投資限額管理可與企業全球佈局、在台相對投資、維持台灣技術領先及核心技術不外流、國內產業發展及就業影響及預期風險等因素相互連結,並應就此一變革對相關資金管理規定造成的影響,建立因應配套。同時,為了落實增加投資台灣的目標,在國內投資率(固定資本形成佔GDP比重)過去三年平均值未達25%之前,維持現行上限規定,於達到25%目標之後,可考量調整此上限規定。

三、順應主流民意,政府在未能有效解決過度投資中國所帶來的相關衝擊,並取得人民的共識前,不宜再擴大開放台灣產業赴中國投資,應維持上市公司投資中國現行上限規定。

四、以投資台灣取代投資中國,行政院開發基金所籌募的創投基金及政府所管理的各項基金,不得投資中國。

五、政府應建立鼓勵台商回台投資之機制,但回台投資不等於回台上市,政府不應藉設立「國際板」名義,開放台商回台上市。

六、台灣與中國仍處於敵對狀態,開放中資來台將對台灣的金融安全、經濟秩序、甚至國家安全造成衝擊,因此,在未能解決此疑慮之前,不宜開放中資企業來台設立辦事處及投資等事宜。

七、政府應定期提出中國經濟風險評估報告、中國各省市人權報告等,作為審查日後台商投資中國之依據。

八、台灣與中國金融往來必須在確保國家主權及安全的前提下,由雙方政府進行協商,簽署協議建立兩岸金融監理制度後,始得循序穩健研議推動。

九、兩岸直航之積極推動與鬆綁。

十、在兩岸尚未直航前,在不以包機常態化取代「直航」之原則下,為累積更多經驗,優先推動貨客包機及海運便捷化措施,並定期評估成效及相關影響,為「直航」協商及後續實施作周全的規劃及準備。

十一、在兩岸尚未直航前,在不以包機常態化取代「直航」之原則下,為累積更多經驗,優先推動貨運包機及海運便捷化措施,並定期評估成效及相關影響。

十二、建請政府推動兩岸貨運便捷化,以利台灣成為發貨中心。

十三、台灣與中國直航必須在確保國家主權及安全的前提下,由雙方政府進行航權談判,簽署協議後付諸實施,堅決反對以迴避主權的「包機常態化」或「定型化包機」變相偷渡取代兩岸直航。

十四、為防止台商與政治人物在台為中國政府遊說或對台灣政府施壓,應制定「為中國遊說陽光法案」,規範台商、公職及政黨人員在台為中國遊說之相關活動。

十五、台灣對中國談判之代表必須採取利益迴避原則,有利益關係者不得擔任談判代表,以防其進行道德風險而犧牲全民利益,政府應立即廢除複委託機制。

十六、建議所有主管服務業的部會,含教育部(教育服務)、衛生署(醫療服務)…等,均設立產業發展部門或任務編組,除原有的管制性功能外,另增加發展所主管產業的責任。

十七、檢討外勞政策。

十八、免費提供投資與設廠用地。

類別

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