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馬總統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知名國際事務新聞節目「Amanpour:The Power of Interview」專訪

馬英九總統日前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知名國際事務新聞節目「Amanpour:The Power of Interview」越洋衛星連線專訪,內容於台北時間今(30)日晚間8時在CNNI頻道播出。 總統與該節目主持人Christiane Amanpour女士針對台美關係、兩岸關係、洽簽兩岸經濟協議等議題,進行精彩對話。A女士係CNN首席資深外交記者。 針對中華民國主權,總統回應主持人問及兩岸關係時表示,自1912年以來,中華民國一直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明年我們將慶祝建國一百年,因此我們沒有理由再度宣布獨立。 總統表示,自他上任以來,兩年間我們與中國大陸就兩岸直航、食品安全、開放陸客來台觀光及司法互助等簽署了12項協議。因為這些協議,我們不僅建立了友誼,也解決了兩岸因貿易及投資往來迅速發展而衍生的諸多問題。所有這些協議均有助台灣的繁榮與安定,而且沒有任何一項條款對台灣主權或自主有所讓步,並且這些協議均屬公開文件。 總統進一步表示,日前(4月25日)他與民進黨主席針對兩岸洽簽經濟協議(ECFA)進行辯論後,瞭解且支持ECFA的台灣人民已較之前大幅增加。因此他很有信心,只要今後持續說明ECFA的內涵,人民將會支持我們的政策。且這項政策將對台灣極為有利,不僅是出口增加,還可吸引更多外資。 訪談中主持人也提及「一國兩制」觀點,總統表示,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我們選出自己的總統、自己的國會,並且獨立運作。我們希望與中國大陸有更緊密的貿易與投資關係,但確定的是,我們希望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因此,他在兩年前就職時,就已經非常清楚地表示,我們將會維持現狀——也就是在1946年制訂的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不統、不獨、不武」。 至於台美關係以及與中國大陸三邊關係發展,總統表示,過去兩年以來,我們在促進兩岸關係方面的作為已緩和緊張情勢。換句話說,我們與大陸達成多項協議,擴大了經貿、投資及文化交流。因此,曾經是東亞衝突引爆點的台灣海峽如今已成為和平繁榮的地區。「台美中三邊關係正處於60年來最佳狀態」。 對於美國對台軍售議題,在回應主持人問及軍購是否會影響三邊關係時,總統表示,我們只是尋求購買防禦性的武器。事實上,美國所做的是依據「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而「台灣關係法」是美國聯邦法律。我們需要防禦性武器來捍衛台灣的民主。實際上,這不僅符合台灣的利益,也符合美國的利益。 總統認為,台灣需要武器來捍衛其國家及民主,而過去2年因為我們努力改善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已經大幅降低緊張情勢,這比減少對台軍售更為重要。事實上,尤其當台灣正與中國大陸就貿易及其他事務進行談判之際,美國對台軍售可增加台灣的信心與安全感,台灣希望從有利而非不利的立場來談判,也因此華府非常瞭解軍售會有助維持區域安全。 專訪全文內容如下: A主持人:讓我們直接進入主題。很多台灣人憂心,您並不「支持獨立」-自您當選總統後,您未曾講過台灣將成為獨立國家。 總統:中華民國台灣99年來一直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沒理由再度宣布獨立。 A主持人:馬總統,顯然有很多台灣人希望從您口中聽到這句話,或至少聽您解釋不說這句話的原因。且有很多台灣人表示,他們憂心或許您為了討好中國而在台灣主權上讓步。對此,您如何回應? 總統:所有這些指控均屬子虛烏有。過去2年來,我們與中國大陸就兩岸直航、食品安全、開放陸客來台觀光及司法互助等簽署了12項協議。因為這些協議,我們不僅建立了友誼,也解決了兩岸因貿易及投資往來迅速發展而衍生的諸多問題。所有這些協議均有助台灣的繁榮與安定,而且這些協議中沒有任何一項條款對台灣主權或自主有所讓步,而且這些協議均屬公開文件。 A主持人:我剛才想說的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何您目前的民意支持度低迷?我的意思是,即使在您25日的電視辯論會後,您的支持度仍未達40%,而根據民調,您的支持度約為38%,約4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並不滿意。您對此有何解釋? 總統:我們的經濟正在復甦,但尚未恢復到美國經濟所引發的金融海嘯前的狀態。因此我們會更努力。「國際貨幣基金」(IMF)已預測,我國2010年的GDP成長率將達6.5%,因此我確信,我國的經濟好轉後,情況會有所改善。 A主持人:您希望展現出成果-具體成果的議題之一,就是您希望與中國簽署「兩岸經濟協議」(ECFA)。但您的人民表示,他們並不瞭解ECFA,並認為ECFA將使台灣過度依賴中國。您要怎麼向他們說明? 總統:這個協議的全名叫做「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ECFA包含3部分。第一部分是關稅減免,第二部分是投資保障,第三部分是保護智慧財產權。當我向人民解釋的時候,民眾會瞭解。事實上,在週日(4月25日)與在野黨主席電視辯論後,瞭解且支持ECFA的台灣人民已較之前大幅增加。因此我很有信心,只要今後持續說明ECFA的內涵,人民將會支持我們的政策。且這項政策將對台灣極為有利,不僅是出口增加,還可吸引更多外資。 A主持人:我是否可以—我想引述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您當選後發表的談話。他呼籲中國與台灣「建立互信、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共創雙贏」。您是否同意,而除了ECFA之外,您將如何做到這些? 總統:除了經濟關係,我們也希望增進兩岸文化之交流。例如,我們已開放數十萬名大陸觀光客來台。他們將—事實上,他們確實能認同—台灣的生活方式—自由、民主與繁榮。 A主持人:在何種情況下您會同意與中國國家主席會面? 總統:我目前沒有與中國大陸領導人會面的計畫。我認為,對兩岸最重要的事,是從經濟協議、文化交流、教育交流開始,為雙方進一步的關係奠定基礎。我認為,兩岸領導人會面的時機尚未成熟。 A主持人:有人提出,您可能會接受由美國主辦的2011年「亞太經合會」(APEC)峰會之邀請。該峰會將在夏威夷舉行。您是否會接受邀請?當然中國國家主席也會出席。 總統:這是一位美國學者提出的假設性問題,我們仍未收到APEC主辦單位對此議題的任何資訊。 A主持人:但您認為,如果從現在到APEC舉行之前,您接獲正式邀請——而正如您所說的,您將需要更多關於邀請的細節——您是否會考慮?您是否會接受參加APEC之邀請? 總統:正如我先前所說,這是一個高度的假設性問題,因為過去我們一直無法派遣高層代表參加APEC會議。我不認為這個情況在短期內有任何改變的可能性。 A主持人:如果您願意的話,我想請問您關於未來的政治情況。您對「一國兩制」的觀點與立場是什麼?例如,就像中國與香港的模式,能適用於中國大陸與台灣嗎? 總統:不行。我不認為「一國兩制」對台灣是好的方案,因為台灣與香港迥然不同。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我們選出自己的總統、自己的國會,並且獨立運作。我們希望與中國大陸有更緊密的貿易與投資關係,但確定的是,我們希望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因此,我在兩年前就職時,就已經非常清楚地表示,我們將會維持現狀——也就是在1946年制訂的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不統、不獨、不武」。 A主持人:而正如您所知,全世界很多人,包括美國都認為中國是一個日益強大的強權--經濟強權與政治強權。若干人士擔憂中國日漸增長的軍事實力,尤其中國持續增加國防支出,您是否認為中國將成為一個逐漸擴大的軍事威脅? 總統:60年來中國大陸一直是台灣的軍事威脅。我們決定改善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希望透過軍事以外的手段降低台海緊張。就我們而言,過去兩年來我們已緩和台海緊張,使這個地區較以往更和平。因此,我認為緩和緊張並降低敵對氛圍甚為重要。但達成此事的方式不必然要從事軍備競賽。我認為我們有其他降低緊張的方法,且事實上我們已做到了。 (美國總統歐巴馬曾說過) 「有關我國與台灣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我們完全支持數十年前美中三個聯合公報所反映的一個中國政策。我們無意改變這樣的政策與立場。」 A主持人:我想繼續探討台美關係--但當然也包括美中關係。過去數年甚至數十年以來,許多人認為這是將引發或可能引發美中衝突的議題。您認為這樣的憂慮是否仍切合實際? 總統:是的,這的確是一項擔憂,但已是過去的擔憂。過去兩年以來,我們在促進兩岸關係方面的作為已緩和緊張情勢。換句話說,我們與大陸達成多項協議,擴大了經貿、投資及文化交流。因此,曾經是東亞衝突引爆點的台灣海峽如今已成為和平繁榮的地區。台美中三邊關係正處於60年來最佳狀態。 A主持人:談到這裡,在我們休息之前您曾提到降低軍備競賽想法的必要性。當然,最近美國宣布售台價值逾60億美元的武器,顯然引發了北京方面極為強烈的反應。我要播放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對此事的評論給您聽:「美方的行徑嚴重損害中方核心利益,嚴重損害了中美關係。中美在國際與區域問題方面的合作將會無可避免地受到影響,美方要為此負起全部責任。」 A主持人:那麼,馬總統,這是北京方面的觀點。我提出這點是因為這個問題在美國愈來愈常被提到。我要唸一段美國前官員對台美關係的看法給您聽:羅斯可夫(David Rothkopf)年初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雙月刊撰文表示「台灣很小。她能給我們帶來的真正戰略利益非常少。事實上,中國可以隨時取回台灣,不管美國數十年來的說法為何,確實不值得為台灣捲入戰爭。」您對此如何回應? 總統:我們並未要求美國捲入與中國大陸的戰爭。我們只是尋求購買防禦性的武器。事實上,美國所做的是依據「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而「台灣關係法」是美國聯邦法律。我們需要防禦性武器來捍衛台灣的民主。實際上,這不僅符合台灣的利益,也符合美國的利益。美國學者的觀點並非反映行政部門的觀點。 A主持人:然而,您知道,許多美國人表示-即便美國正在伊拉克、阿富汗竭盡全力打擊恐怖主義-但為台灣甘冒走向戰爭的風險真的值得嗎?因此,我想再次請教您的是:若美國為了改善與中國的關係而減少對台軍售,您覺得會發生甚麼情況?而這也是您的目標-改善與中國的關係。 總統:如果美國對台軍售少於目前的標準,這會降低這個區域的信心。台灣需要武器來捍衛其國家及民主,而過去2年因為我們努力改善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已經大幅降低緊張情勢,這比減少對台軍售更為重要。事實上,尤其當台灣正與中國大陸就貿易及其他事務進行談判之際,美國對台軍售可增加台灣的信心與安全感,台灣希望從有利而非不利的立場來談判,也因此華府非常瞭解軍售會有助維持區域安全。 A主持人:當然,您提到中國對台瞄準飛彈。讓我問您一個問題,如果可以的話,請您立即回應這個在美國時而被問到的問題:美國為何要為台灣冒這麼大的險? 總統:誠如我所說,目前美國承受的風險為六十年來最低,過去的風險遠遠超過現在,因為我們採取與中國大陸和解政策的努力結果,緊張情勢已大幅舒緩,這就是為何如同過去的政府,現任政府對過去2年達到的成果感到非常滿意,我們將持續降低風險並向美國軍購,但我們不會要求美國為台灣而戰,這是非常清楚的事。 A主持人:讓我們討論另一項中國與全球間--事實上是與西藏間的爭議性議題,您認為西藏自治區的爭議及達賴喇嘛的議題,是否受到或應該受到美方更多或更少的關注? 總統:我們也支持西藏自治,我們贊成達賴喇嘛與中國大陸當局進行對話,我認為這是解決西藏問題的唯一方法。 A主持人:您是否擔心北京有關網路自由及其它公民社會議題的政策走向,例如,您應該有看到最近谷歌與中國當局的爭議吧? 總統:是的。我們對其中某些爭議確實表達了看法,因為我們距離中國大陸很近,所以不僅在人權議題上,還包括其他的自由議題,我們也相當關注這類議題,也在很多場合表達過對中國大陸人權議題的關切。 A主持人:有關亞洲的權力核心,當然美國目前在此區域具有強大的外交、經濟及軍事力量。當您前瞻未來,您是否認為美國仍將維持其在亞洲的領導角色?中國是否將取而代之? 總統:我認為在此刻美國扮演著較重要的角色。但我認為,在軍事不平衡的情況下,未來的情況將有所改變。這就是為何我認為此區域的國家應該共同致力降低緊張,進而促進穩定與和平。 A主持人:馬英九總統,十分感謝您參加我們的節目! 總統:謝謝,Amanpour女士。 【總統府新聞稿】

類別

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