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大陸委員會

大陸政策文件資料(民國97年-105年)

馬總統偕同副總統與國內媒體茶敘:有關兩岸關係談話內容

  • 發布日期:97-05-22

  問:在一開始我們先從兩岸與外交關係出發,請教一下,大陸國台辦主任陳雲林今天上午是以書面的方式回應了您的就職演說,請問您認為他的回應是善意的嗎?在現在兩岸融冰的氣氛之下,吳主席也即將前往大陸訪問,我方也希望在七月達成兩岸包機直航的目標,也即將六四了,請問您在今年還會繼續投書追悼嗎?您認為在今年以及您任內未來的幾年之中,您都會這樣做嗎?另外在金援外交的部分,您前天才上任,結果您昨天就遇到友邦甘比亞當面向您要求金援,這是一個外交現實的問題,而且未來勢必不會只有一個友邦提出這樣的要求,您認為就您現在作為總統,您的立場會接受這樣的要求嗎?您認為以目前台灣的困境,你覺得台灣可以說「不」嗎?

        總統:你這樣算是四個問題。首先關於國台辦陳雲林先生對於我就職演說的回應,我想基本上應該是善意的,我們希望透過雙方能夠建立互信的過程,開始恢復協商,並且把雙方關心的議題儘快地提上協商的日程表中,因為海峽兩岸在過去八年當中,雙方的關係可以用「停滯不前」四個字來形容,進展非常的有限,所以我們覺得這是一個歷史的契機,大家應該非常認真地把它把握住,共同為兩岸人民的福祉來努力。

        其次有關國民黨的吳主席準備訪問中國大陸,我們確實樂觀其成,主要是希望在兩岸復談的前後能夠有更多有幫助的力量,讓復談的過程更為順利。吳主席多次的表明,將來中國國民黨跟中國共產黨之間的溝通管道,是屬於一種輔助性的性質,我們透過海基會、海協會,還是最主要的管道,兩會所作的決定,對雙方也才有拘束力,但是維持一個第二軌道,應該是可以彌補兩會管道可能出現的不足之處,所以我們基本上是樂觀其成的。

        再來有關「六四」的問題,「六四」從1989年發生之後,我每一年都會以不同方式致意,下個月我也會作適當的表示,到時候我會向大家來說明。

        最後有關友邦的金援,我們看到在野黨對我們接見外賓時候的方式有一些批評,其實在國際外交場合,接見外賓或者我們到國外去拜會該國重要人物的時候,往往是帶著國內長官甚至於是元首的信件來,這是十分常見的事情,當我們接到的時候,應該趕快把它打開來,看看有沒有什麼重要的訊息,然後可以藉著帶信的訪客,把訊息傳回去,我覺得這才是一種禮貌,如果你接了信以後交給了秘書,對方一定會覺得很失望,覺得你好像不重視的樣子,所以我覺得我們這樣處理,完全沒有違反國際的禮儀,反而是表示對他們的一種重視,至於說友邦對於援助的事項表達關心,在我們來看應該也是很常見的,現在你看到的是某一國到台灣來,那我們到別的國家去偶爾也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我倒覺得不必因為這件事情而感覺到好像有什麼特殊的情形,在兩國交往的過程當中,這些都是很常見的現象。

        問:總統您好,想跟您請教台美關係的兩封信。第一封是布希總統親筆交給您的簽名信,還有就是您也有交一封信給他,我知道在外交慣例上是不方便透露信的內容,但是在方向上,是不是台美關係有些好的互動在信的字裡行間,可否跟我們講述一下這個部分?另外一封是美國民主黨幾乎篤定要出線的總統候選人歐巴馬,他在昨天也致函給您,談到未來對台美中關係的看法,現在還在初選階段,這是很不尋常的,因為民主黨的候選人歐巴馬對台美政策是一無所知的,可是他在這個時候忽然給了您這樣一封信,您會不會非常訝異?您怎麼樣看待年底美國就要產生他們的新總統?

        未來的台美關係不論是John McCain、或是在民主黨是希拉蕊或歐巴馬出線,您和他們的互動會不會影響到未來台美中的三邊關係?第二個問題也和台美關係有一些關係,過去在陳前總統的時代,他一直把出訪過境美國的規格及禮遇當成非常重要台美關係的指標,不曉得在您的規劃上,如果您以後有機會出訪,會不會也把這個看成一個非常重要的台美關係試溫計?

        總統:首先關於我們跟美國的關係,我們確實收到了布希總統及歐巴馬候選人的來信,我只能大概地跟各位報告,他們對蕭副總統跟我的就職都給予非常熱烈的慶賀,並且祝福我們有一個堅強有活力的民主。我覺得對美國人來講,不光是從他們兩人的信,這次美方的訪客,他們對台灣情勢發展感到欣慰跟樂觀,欣慰是說,覺得未來的發展應該不會像過去那樣顛顛簸簸,因為互信的不足而造成很多官式發展的阻礙,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我們跟美國互信之外,兩岸關係在我們主導之下,已經朝向一個和平發展的方向邁進,這點對美國來講具有歷史意義。

        因為,各位可以想像,國、共雙方跟美國打交道都已經超過六十年了,從來沒有一個時刻,美國可以在國、共雙方處於相對和平的狀態,同時保持良好的關係。昨天我跟美國智庫的訪客也談到,當年我們在美國的時候,1979年美國政府承認中共、建立外交關係,然後七任總統下來,政策沒有變,三個公報和一個台灣關係法,為什麼?因為這幾樣東西可以使美國同時跟東亞最重要的兩個國家,中國大陸跟日本,保持友好的關係,而他們彼此之間,就是中國大陸跟日本,也保持友好的關係。在上一個世紀,50年代之前,中國跟日本在打仗,50年代以後,日本跟中國大陸也處於敵對狀態,美國在其間的運作十分困難,所以大家都希望看到和平,可是和平何其不易!所以能夠看到,至少在全世界最重要的,以前稱為「火藥庫」、現在稱為「燃點」(flashpoint),一個是朝鮮半島,一個是台灣海峽,看到台灣海峽出現一線曙光,換言之,至少台灣方面不會在某些議題上採取一些挑釁的行動,我們提出的「不統、不獨、不武」,符合各方的利益,因此受到各方的肯定,這一點是我剛講到美方感到欣慰很重要的理由。

        你剛提到,歐巴馬現在是民主黨的候選人,民主黨到底誰出線,鹿死誰手,還在未定之天,實際上這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去年蕭副總統訪美,那時是十月的時候,他就特別跟各個總統候選人主要的外交策士舉行早餐會,分別向他們說明我們對美國、對大陸的政策,我們不知道誰會當選,但不論誰會當選,他們對台灣、對大陸的瞭解都應該要足夠,才不會做出錯誤的判斷,所以這樣的接觸應該是非常正常的、應該的。

        我在這邊要特別跟大家提一下,3月22日蕭副總統和我當選的時候,我們就收到布希和歐巴馬的賀函,布希的賀函提到台灣是亞洲跟全世界民主的燈塔,歐巴馬提到台灣跟美國的關係特別用一個字「重開」(reopen),我們看過這封信的人都覺得,這個是行家寫的。你們也可以去猜,誰是這個行家,因為他這次也來了。無論如何,我讓大家瞭解,如果美國總統候選人他未來的外交策士,或者他未來的主要顧問,都能先跟我們有很好的溝通,這絕對可以保證未來雙方的關係能夠平順的發展,我覺得是非常正面的。但不只是歐巴馬,希拉蕊跟共和黨的麥侃都有給我們來信祝賀,而且內容都不是很貧乏,我覺得這點是很值得我們欣慰的。因為他們知道,這一塊他們要照顧好,萬一沒照顧好、出事的話,他們美國也承受不了,主要是有中國大陸的關係。他們重視,我覺得是好事,也是應該的事。

        至於說提到過境外交,我們未來當然會要出訪,這次來參加祝賀團的許多友邦元首、國王、或者是特使團的團長,都有邀請希望我們去。尤其在中南美,距離台灣很遠,他們有的飛機要換兩次才能到台灣,因此很希望藉由這些個人的出訪來增進關係,這我們都會儘量配合外交部的安排,但是到目前為止,都還在安排中,所以沒辦法向各位報告現在要去哪裡。但是有機會我們一定會願意去,因為外交工作是總統、副總統非常重要的工作,同時,如果剛好過境某些國家,只要在這個國家許可的範圍內,我們也願意去進行一些適當的活動,讓我們的旅行能夠非常充實,但是我們一定會充分尊重地主國,在相關規範的範圍內來從事。

        問:第一個要追問之前的一個問題,陳雲林今天有提出一些回應,但是他的回應除了有在九二共識下雙方可以來談之外,最重要的他還提到希望能在「和平統一」的前提下,那您之前有講到這好像是一個善意的回應,但是否會抵觸到您所提到的「不統不獨不武」的狀況?

        總統:首先關於你提到大陸方面提到的「和平統一」,至少這段期間以來,我比較少看到他們用這四個字,最近比較常看到他們用「和平發展」,各位都知道,在研究中國大陸的話,文字政治學非常重要,用語他們非常講究,所以我們可以觀察一下。

        其次,有關「九二共識」,我想我們在就職演說中呈現得很清楚,我們在1992年確實有「一中各表」的共識,這個我們有當年11月3日海基會的去函、11月16日海協會的回函,這個都有文字資料的證據。現在我們談「九二共識」,就是要「恢復協商、以九二共識為基礎」,跟對方的說法基本上是若合符節,再加上胡錦濤先生最近三次的談話,這些都構成了一個雙方相當清楚的諒解,在這個基礎上是可以的,因此我們期待,當海基會改組完成後,海協會也產生會長後,兩會儘快開始協商。

        問:請問總統先生,在5月26日國民黨的吳主席就要訪問大陸了,總統是否有託吳主席帶什麼樣的訊息讓大陸方面知道。總統也提到,兩岸的領導人最近在兩岸關係的拓展上面有很多高度的共識,這是很友善的一種表現,總統會不會邀請大陸的國家領導人胡錦濤來台訪問?

        總統:吳主席到大陸訪問,我們都明白表示樂觀其成,後天我們會以茶會為他們餞行,我們主要是希望這次執政之後,第一次有執政黨的主席到大陸去,如果再往前看的話,上一次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在一起把酒言歡,大概是抗戰末期,這麼長的時間,兩個相互對抗、鬥爭乃至於廝殺的政黨,能夠坐下來握手言和,共同規劃未來的和平發展,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過程。我們千萬不要錯過這中間的意義。我在就職演說中提到,我說以世界之大,中華民族智慧之高,我深信雙方一定可以找到和平共榮之道。這不是一句空泛的用語,因為就職演說篇幅有限,我不便也沒有空間再去引用孟子梁惠王篇,他答覆齊宣王的話,因為我過去常常引用,請各位自行參考,是孟子梁惠王下,事實上,我們古人都有這個智慧,為什麼到了現在反而沒有呢?因此我覺得,應該是可以能夠找到兩岸和平共榮的空間。

        再來就是說,我會不會邀請大陸的領導人物到台灣來,我一再覺得,這應該是最後的階段,我們剛剛才開始融冰,我覺得在程序上,這應該不是最優先的項目,等到水到以後再渠成,而不是要揠苗助長,我們深刻體會到,就像蕭副總統說的,融冰融太快也不好,萬一發生洪水怎麼辦?所以我想我們一步步地走,走得穩比走得快更有意義。

        問:未來有沒有計劃開放陸資來台買股票刺激台灣股市?

        總統:您提到陸資入台的問題,我前兩天也提到,基本上我們是歡迎的,當然我們歡迎的是所謂「投資設廠的投資」(green-field investment),而不是股市或短期、短線的炒作,包括房地產,我們基本上是持這種態度。我們也提到,蕭副總統4月13日在博鰲開會的時候,有舉行有關台灣投資的座談會,有點像招商說明會,大陸就表示願意來台參加愛台12項建設的投資,這點我們都歡迎,尤其是愛台12項建設的部分。


        【資料來源:總統府新聞稿】